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游前瞻 > 乔少囚爱成瘾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迟欢乔盛霆大结局

乔少囚爱成瘾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迟欢乔盛霆大结局

2019-12-07 16:01:34来源:zzy发布:傲娇喵

《乔少囚爱成瘾》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我跟她长得像吗

“迟小姐有什么事吗?”

迟欢捂着脖子,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苏寒。

或许,她觉得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可以让苏寒放了她。

“你能替我倒杯水吗?”迟欢抬眼问。

苏寒看着她,眸色很清澈,怔了怔,本想拒绝,但看着她那双眼睛,他竟不忍心拒绝。

给迟欢倒水,后又端了过去,“迟小姐。”

迟欢端过水杯,喝了一口,喉咙的干涩渐渐得到缓解,将水杯放了下来。

抬起头看苏寒。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刚才是他救了她。

如果不是苏寒,她或许,已经被乔盛霆给掐死了。

“迟小姐要是没什么事了,我就先下去了。”苏寒提醒着她。

收回了思绪,迟欢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刚才,谢谢你。”

苏寒怔了怔,蹙起了眉头。

迟欢继续说,“不然,我已经死了。我知道,你是无心救我,但是,还是要感谢你。”

她微微眯着眼的样子看上去很美,玲珑娇俏,只是脸色很苍白,有些绝望的气息,又平添了几分病态美。

苏寒是乔盛霆的贴身保镖,迟欢想,如果他肯帮助自己,她一定会逃出去。

“唐婉婉是谁?”

苏寒看着迟欢眼里的迷茫,微微怔了怔:她的演技,是真的很出众。

想着王家兄弟的话,苏寒蹙了蹙眉,“一个伤害过先生的人。”

“我跟她,长得很像吗?”迟欢问。

苏寒不说话了,的确很像,只是迟欢少了一块胎记。

“我不是她……”迟欢的眼眶里全是痛苦,“我不该承受这些的……我不认识她,是不是,只要我承认,我是卧底,他就会放过我?”

迟欢的声音很轻,也很绝望。

苏寒那颗平静的心,竟然轻轻松动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缓缓抿了抿唇,“如果你不是,乔先生会放了你。”

迟欢看着苏寒那无法说动的样子,脸色有些死灰,缓缓的坐在了床上,“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都是乔盛霆的人,她怎么会觉得他会放了她呢?

真是可笑。

苏寒面对迟欢忽然的冷漠,有些愣怔。

“如果你不是,乔先生会补偿。”

补偿?

迟欢笑了,眼里有了冷意,不说话。

拿什么补偿?

她宝贵的第一次,受伤的心灵,还有她爱了三年的乔昇。

一闭上眼,脑海里就是那些男人朝她走近在她身上乱摸的画面,一睁开眼,就是乔昇仓促逃离的背影。

苏寒看着迟欢这幅样子,突然有种相信她是无辜的心在作祟。

有些莫名自己的心软,深深的看了迟欢一眼,不再说话,转身走了出去,带上门,再锁了门。

出来后,再回想起之前的那些事,车库遇见,王家两兄弟的口供,再是乔昇少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迟欢果然是个卧底高手,三言两语就让他有所动容。

苏寒定了定心神,告诫自己别再看她那双眼睛。

乔盛霆到了乔靳深的房间,他坐在轮椅上正在看书,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再落在他的腿上,他看上去温润儒雅,眼底却蕴藏着一股沉痛。

乔靳深,他的亲生哥哥。

大哥和DS死了,乔昇成了孤儿,二哥瘫痪了……

一想到这里,乔盛霆心里的痛像是被放大了一倍。

手动了动,上面似乎还有捏着迟欢脖子的记忆。

他刚才,差一点掐死了她。

怎么能让她那么轻易死了呢?

他要让她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缓了缓思绪,乔盛霆才开口,“二哥。”

乔靳深勾了勾唇,合上书,“来了。”

乔盛霆走过去,在乔靳深旁边坐了下来,“二哥找我是有什么事?”

“听说你带了个女人回来?”乔靳深问。

乔盛霆点头,“是。”

“还和唐婉婉长得一模一样?”乔靳深又问。

乔盛霆的脸色很不好,点头,“她没有胎记,不能说完全一样。”

乔靳深莞尔,“你觉得,她是唐婉婉的亲生姐姐或者妹妹?都是陆骁的人,先后送到你身边?”

乔盛霆抬头,二哥是最了解他的人,自然知道他的想法。

“不是觉得,是事实,一个唐婉婉就害得……”眉色深了深,乔盛霆冷声说,“再来一个迟欢,我不相信她是无辜。”

乔靳深将书放在了一旁的书桌上,看着乔盛霆眼里的仇恨和冰冷,缓缓开口,“阿盛,给她和乐宝贝做个亲子鉴定,一切不都清楚了吗?”

乔盛霆浑身一怔,眼里有了几分煞气,“不可能!不能让她与乐乐有任何牵扯,唐婉婉是唐婉婉,她是她,我分得清。”

“世界上长得一样的人不是没有,千奇百怪的事都是很正常,亲子鉴定后,可以清楚地知道,她是不是乐乐的母亲,是不是当年害我们乔家的人,你别冤枉了好人。”

“她不配,这件事不要再提了,不管她是不是当年的唐婉婉。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她是陆骁送过来的人,唐婉婉和她,都该死!”乔盛霆冷冽的声音碎了冰一般的森寒。

乔靳深眯了眯眼。

他仇恨唐婉婉也实属正常,即使她是乐乐的生母,却也是杀死大哥DS的女人。她一开始就带着目的接近乔家的人,谁知道,她会不会利用乐乐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唐婉婉带来的伤痛,这么多年都没散去,又来一个迟欢,只怕,迟欢的日子不会好过。

他其他不担心,主要是怕他冤枉了好人。

“叫她来伺候我,我看看吧。”

“二哥……”

“你心里,二哥就这么废物了么?”乔靳深打断他。

乔盛霆怔了怔,最后只好点头,“她腿好了,我就送过来。”

“嗯,没事了。”乔靳深重新拿起了书。

乔盛霆站了起来,眼眸的寒意有些深沉。

这些天,迟欢几乎躺在床上养伤。

她被囚禁在屋子里,有人送饭过来,但不放她出去。

她的腿已经不那么疼了,她也没再见过乔盛霆。

如同往常一样,到了饭点有人送饭过来。

她看着这些饭菜毫无食欲,随意吃了点——她被囚禁了,她试过很多方法,都出不去。

这些天,没有家人的消息,没有乔昇的消息,活着都像是行尸走肉。

到固定的时间,门开了。

迟欢抬起头,以为是女佣,但看到门口的男人时,瞬间震住。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换上衣服,跟我走

那只无情的手似乎又攀上她的脖子,重重掐住她。

气息变得很绝望,迟欢感到无法呼吸,她下意识的往后退。

退到墙角,她就停了下来,脸上全是防备,“你又想干嘛?”

“这几天,舒服日子过得如何?”

乔盛霆眼底仍然是冷冽的,声音轻笑着,看上去明明和摄人心魂,但迟欢还是觉得害怕,发自内心的害怕。

一看到他这张脸,她就想到死亡的瞬间。

迟欢咬唇,不知道说什么。

“换上衣服,跟我走。”乔盛霆将手中的袋子扔在了旁边,“五分钟,我不喜欢等人。”

说着,乔盛霆就出去了。

迟欢捡起了地上的衣服,那是一件女仆装。

她一个海归,高学历,资深设计师,却莫名其妙的被抓来当仆人,还被这么折磨着。

迟欢恨不得将这件衣服给撕破。

但是,她不能。

她还要好好的活着,从这个山庄走出去,找乔昇,给他解释。

忍辱负重的将衣服穿上。

出门,迟欢就看见乔盛霆正在看手表,修长的俊眉轻轻蹙着,彰显着一丝不耐。

侧过头,乔盛霆就看到迟欢那张漂亮的脸蛋,一件他从来都觉很难看的女仆装被她穿着,竟然有几分俏皮和情趣的味道。

他眼里有了几分玩味,更多的是冰冷:陆骁送来的女人,姿色当然不会差。

收起了玩味的笑意,他冷冷的开口,“迟欢,我二哥要见你,你如果敢耍什么花样,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迟欢低着头,心情很不好,很不好。

她有些苦涩的开口,“你担心我耍花样,伤害你们什么的,你直接把我放了,岂不是一了百了。”

乔盛霆笑了,“放你回暗处,然后弄死我么?迟欢,你在我的眼皮子低下,我才更放心。”

迟欢,“……”

这个男人已经认定了,她知道,她就算说一万次,她不是卧底,也没有任何作用。

这个山庄很大,不知跟着乔盛霆走了多久,她终于走到了他二哥住的地方。

只觉得受伤的脚还有些发疼。

她听说过乔盛霆的哥哥,叫乔靳深,但传闻很少,这个人,似乎很低调。

直到书房,乔盛霆才停了下来。

女佣识眼色,第一时间帮他们敲门。

“进来。”

听声音,迟欢感觉乔靳深不像乔盛霆那么冷冽,到有些如沐春风的感觉。

门被推开了。

迟欢跟着乔盛霆走了进去,就看到坐在窗户前,正拿着一本书看的男人。

逆光而坐,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觉得,他像是被阳光软化了,融为一体,看上去,波光粼粼,像是温暖的源泉一般。

迟欢有些意外,这个哥哥,与乔盛霆这个弟弟,气质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乔靳深渐渐抬起头来,那张脸,与乔盛霆有些相似,只是更温和。

“你就是迟欢?”

迟欢点了点头,很意外,这个男人的眼里没有让她不舒服的打量和鄙夷。

“是,二少爷。”迟欢点头。

这样的乖顺是乔盛霆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长眉冷冷的蹙了起来。

果然是个心思缜密的女人。

她以为讨好了二哥,就能肆无忌惮了吗?

乔盛霆冷冷的开口,“公司有些事,我要和你商量一下。二哥,这些天,我就住在你这里。”

二哥心软,他担心二哥会被迟欢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给软化了。

乔靳深不禁得笑了,他怎么会不明白自己弟弟的想法,“好。”

迟欢的视线,不禁得落在了乔靳深的腿上。

她有些不愿意相信:这个看上去这么温润的男人,竟然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之后,乔靳深看向迟欢,刚好触碰到她正在看他腿的视线,抿了抿唇,“我是个瘸子,很多事都不会做。”

迟欢感觉自己的目光有些冒昧,笑容变得尴尬,“你们没放我离开前,意思是要我在这里做事吗?”

“嗯。”乔靳深点头。

迟欢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不讨厌乔靳深,至少,乔靳深没有像乔盛霆那么对她。

替他做事,比替乔盛霆做事,要好很多,不再说话。

“你的房间在出门右边第三个,有事我都会叫你。”乔靳深又说。

“嗯。”

迟欢转身就出去了,在心里规划着——

苏寒不可能放她走。

可乔靳深对她的敌意看上去不是很大,不知道是他隐藏太深,还是他本身就是个温和的人。

也许,有希望。

迟欢进了自己的屋,装潢称得上是华丽,这哪里是女佣住的地方?

刚准备进去,就听到女佣细细碎碎的声音。

“你听说了吗?张娇被打断了一条腿。”

“是啊,昨晚一直惨叫着,吓得我整夜都没睡,她算是老人了,这是犯什么事儿了?”

“好像是打了新来的那个女佣,好像叫迟欢。”

“这也……乔先生凭什么对她这么好?”

“嘘,就是她,看这样子,又勾搭上了靳深先生。”

两个女佣像是避瘟疫似的匆匆跑过迟欢的住处。

迟欢听力很好,耳朵比一般的人,灵敏很多,女佣的窃窃私语,她都听了进去。

她赶紧关上了门,一颗心,不禁得寒颤着。

张娇的腿被打断了?

因为她?

怎么可能?

不管是不是因为她,迟欢只觉得更害怕了,乔盛霆这个人,分明就是人间阎王。

他可以打断张娇的腿,也可以随时杀了她。

就在她恐惧中,门被推开了。

迟欢转过身,就看到乔盛霆那张英俊却寒冷得吓人的脸,不禁得想到了女佣的对话,她抖了抖,下意识往护退了一步。

乔盛霆一把拉住她的手,扯了过来。

一个不小心,她就撞进了乔盛霆的怀抱里。

男人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门板上,后背的疼痛让她差点尖叫出声,她眼里隐忍着怒气,“你做什么?”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关一辈子

乔盛霆冷眯着眼,“张娇不听话,但她在我乔家做了几年了,没有功劳只有苦劳,所以只是打断了腿……”

男人顿了顿,眉眼忽然染上了几分温柔的笑意,嗓音低沉得近乎无情,“你如果不听话,我是个很随和的人,你可以选择,是抽筋,还是剥皮。”

迟欢震住,有心而生的感觉到害怕,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在恐惧着。

这个男人说出如此嗜血的话,却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有着几分捉猎物的玩味笑意。

太可怕了……

腿有些发软,她几乎站立不稳。

如果不是乔盛霆将她压在门板上,或许,她已经跌坐在了地上。

“知道了吗?”

迟欢脸色苍白,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明明长得如此好看——她的记忆中就没有比他更出色的脸,更迷惑人心的笑容。

但为什么,他有颗令人发指的心?

“你这是……非法囚禁……”迟欢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一开口,就暴露了她的恐惧。

乔盛霆见她颤抖得说不好一个整句,露出了冷笑。

很好。

知道害怕就行。

他反问,“怎么,要告我吗?”

告他?

告他……可以,但坐牢的那个人,一定是她。

迟欢死死咬着唇,怎么也阻止不了颤抖,牙齿在嘴唇上咬出了一排齿印,“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是陆骁的人,就全都错了。”

说着,乔盛霆就松开了她。

迟欢只觉得像是溺水了一般,怎么都爬不起来,就好像,要被溺毙了,难受极了。

她觉得委屈,冤枉,无辜,可看到男人眼里的恨意,刺骨的恨意,只觉得一切的委屈都说不出口。

她想乔昇了。

很想很想……

这个男人,就是个恶魔,他知道她的身世,知道她的男朋友,还将乔昇带来看到了那一幕。

她知道,自己逃不掉的。

至少,现在逃不掉。

带着几许鱼死网破的情绪,她放狠话,“乔盛霆,你会后悔的!我不是你找的那个人,也根本不认识陆骁,你一定会后悔的!说不一定,真正的卧底早就混进了山庄,等着哪天你没有警惕时,就动手,轰了这山庄。”

乔盛霆额头上的青筋一跳,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看着迟欢那张因为恐惧而苍白的脸,却仍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乔盛霆笑了起来,勾着迟欢的下巴,“很好,你现在还敢跟我叫板,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你的热血全部浇冷。”

迟欢动了动,男人的手像是焊铁一般,让她根本无法动弹,愤怒极了,“你不能这样对我,就算你认为我是卧底,也必须要拿出证据来,让我心服口服啊?”

证据?

乔盛霆呼吸一沉,顺势想到了乔靳深说的话。

做个亲子鉴定……

不!

不需要这样的证据,这个女人,不配和乐乐染上任何关系。

如果没有任何血缘,拿她的血和乐乐去做对比更是对乐乐的一种侮辱。

王家兄弟的话,以及她这张脸,就足以证明一切。

乔盛霆五指用力,捏着她的下巴,有几分施暴的快感,冷笑,“别试图惹怒我,迟欢,没有卧底会在自己的脸上写上这两个字,你也不例外,不用激我,没有用的。”

迟欢用力咬着唇,她感觉不到痛,只觉得难受,难受到了极点,像是落进了一个深渊,无法动弹。

乔盛霆看着她唇上被她自己咬出来的血,很鲜红,模样残破得让人很想发了狠的欺负。

带着嗜血的欲望,不由分说的印了上去。

“唔……”

她发出声音,挣扎着,怎么也推不开他。

直到所有的氧气被他吸干,她彻底没了力气,僵硬着无法动弹。

好半天,男人才放开她。

迟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嘴唇被吻得又红又肿,愤恨的抬头看他。

乔盛霆性感的唇上是鲜红的血,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

乔盛霆擦了擦唇,眼里的森寒不减,“如果,你想通了,就告诉我陆骁在哪里,带我去找他,我就放了你。”

迟欢咬了咬唇,呼吸间都是他的气息。

心沉到了谷底。

如果是这样,那么,放过她,是不可能了。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陆骁在哪里,根本不认识这一号人……

没等迟欢的回答,乔盛霆转身就走了。

迟欢伸手狠狠的擦拭被他吻过的唇,心情几乎快要崩溃了。

乔盛霆,是个十足的恶魔。

迟欢刚想上床休息,外面就有人敲门了。

迟欢走出去,打开门见是个长相很甜美的女佣,看上去只有二十岁的样子。

“你好,我叫胡安安,你呢?”

“我叫迟欢。”迟欢的心情算是好了那么一点,这算是她来到这个山庄,除去乐乐之外,第一个对自己笑的人。

胡安安看着迟欢的唇,怔了怔,“啊,你的嘴唇怎么这样子?”

被她这么一问,迟欢更讨厌乔盛霆,看着胡安安眼里的疑惑,天真的模样,咬了咬唇,“没什么,我就是腿疼的时候咬了唇,就这样了。”

“那你腿好了吗?”胡安安又看着迟欢的腿,样子很担心。

迟欢笑着点头,“已经没多大的事了。”

“我是专门照顾乔二爷的护工,就住在对面,你今天刚来,乔二爷有些忌讳的东西,我给你说说。”胡安安说着,就进来了。

迟欢感觉很操蛋,明明她是女白领,结果被抓到这里来,还被迫去给人做佣人,还没有工薪。

但眼下,她只能先这样,有机会再离开。

“乔二爷的腿在五年前就没办法动弹了,但他不喜欢别人说他不能走路什么的,这个你要记住。”

迟欢点点头。

胡安安又说,“还有,乔二爷每天都会看书,大概的时间是上午十点和下午三点,不能去打扰。”

“嗯。”迟欢不厌其烦的点头。

“其他也没什么,你注意一下就行了。”胡安安笑着,眼睛像是小月亮,十分漂亮。

“谢谢,我知道了。”

胡安安走到门口,又很热心的说,“那我就先走了,一会儿晚餐,三爷应该要跟二爷一起吃饭,到时候要过来伺候一下。”

“好。”

乔少囚爱成瘾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乔少囚爱成瘾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乔少囚爱成瘾全部章节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