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慕斯井炎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慕斯井炎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08 15:14:27来源:WXB发布:标姐

别样情深井先生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糗到极致的“非礼”

“但话说回来,对你没兴趣也就意味着,对你的项目企划案没兴趣!”井先生掐灭香烟,阴着脸站起身,佯装要离开,“慕小姐还是去找对你能燃起性趣的男人投资吧!”

“井少留步!”

也不知是被刚才的“误会”弄得惊魂未定,还是对投资太过心焦。慕斯一个箭步冲过去本是想拦住他的去路,可偏偏在他面前没站稳,愣是滑了一下,不慎将井先生推倒在沙发上……

下一秒,时间凝固!

因为两人的姿势很不雅:男人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双腿分开;女人因为没站稳,脑袋恰巧扑在他的某处上。

双唇被某坚硬物品膈应到,吓得慕斯脸色煞白,猛地抬头一屁股坐到地上,身体使劲后仰想远离,结果……

只听见咚一声响,伴随女人一句惊呼:“哎哟!”

真特么点背!

后脑勺居然磕到茶几边角上了,黑框眼镜也不慎掉落。

顾不上对刚才的窘况还心有余悸,井先生扑哧一笑被她逗乐,忙走过去扶起她:

“没事吧?”

还温柔的帮她揉了揉后脑勺。

此时女人脸上再无那副黑框眼镜,井先生被那双呼哧呼哧闪着浓密睫毛的美目吸引……

这时,女人闪电般弹开,糗到极致的一张脸,眼珠子慌乱转不停,再也不敢和他对视。

“没,没事。撞,撞了一下而已。”

井先生叹口气,对她的警惕性很是无奈。笑笑摇摇头,他转身边去洗手间拿医药箱,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取笑着:

“你说你也真是,想吃我下面就直说嘛!本少爷很好说话的,你干嘛要霸王硬上弓?”

慕斯只感苍了个天……

欲哭无泪!

没脸辩驳解释,甚至无力气恼,此刻只想钻洞。慌手慌脚的拾起黑框眼镜戴上,以掩饰脸上的糗态。

某“污先生”却不罢不休,回来后将医药箱放到茶几上,边找药瓶,边忍俊不禁的数落着:

“是不是怕投资溜掉?既然这样,刚才干嘛要故作矜持?”

“……”我没有!

没有!

“欲擒故纵也要有个度嘛,要是真把男人的火灭了,你霸王硬上弓都没用!”

有完没完?!明明是你先开车的好不好?!

慕斯气得牙齿咯咯作响,双拳握紧,正欲翻脸朝他破口大骂一句:我上你大爷!

结果刚抬头,就见一只碘伏药瓶映入眼帘,伴随着井先生温柔又无奈的声音响起:

“是我帮你擦,还是你自己擦呢?”

顿时,火又被他扑灭……

但她毕竟是个倔性子:“不用,我没事!”

明明后脑勺的包还隐隐刺痛着,偏要桀骜的头一撇,就是不接过他手中的药瓶。

井先生翻翻白眼,将药瓶往茶几上一丢,没好气说了句:

“可我有事!”

“嗯?”

慕斯惊扭头,傻愣愣的样子很有些可爱,再度让井先生忍俊不禁。他摸了摸唇掩饰嘴角的偷笑,继而清清嗓门,抄起手大言不惭的说道:

“我某处被你说‘短频快’的部位,刚才又被你的嘴撞疼了,怎么办?”

“……”慕斯瞠目结舌,此刻竟无言以对。

因为在刚才的碰撞中,她的嘴确实被膈应得有点疼,那么他那里也应该……

想到这里,慕斯彻底泄了气,低着脑袋弱弱从嘴里挤出一句:

“抱,抱歉。”

“只一句抱歉吗?”

某污先生又开始蹬鼻子上脸,上前一步稍稍靠近了些,弯下腰直勾勾的盯着她,语气魅惑,

“要不,你帮我揉揉?”

卧槽,这男人字典里有没有“适可而止”一词?!

慕斯倒吸口凉气努力让自己平静点,抵触质疑的目光射向他,义正言辞道:

“井少,记得您说过,井家是理性的投资商。今天您一而再再而三的戏谑我,似乎和理性两个字不配。”

“是吗?”男人直起腰耸耸肩,故作不以为然,“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理性?”

“理性就是……”

“就是有理有性!”男人打断,洋洋得意的解释道。

“……”慕斯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感他思路清奇。

井先生再度弯下腰将那张天使吻过的脸庞凑近,几乎和她是鼻尖对鼻尖,目光魅惑又迷离,轻轻柔柔的说着:

“你我之间既没有理,也没有性,我凭啥给你投资?”

开个车还说得如此有理有据、大言不惭?

慕斯只感步步被他完败,不仅如此,男人鼻息中的烟草味一阵阵扑面而来,轻缓的呼吸吹过她发际……

这一刻,莫名的她红了脸,竟毫无紧张感?

井先生微微勾唇满意一丝阴笑,轻轻拿掉她的黑框眼镜。顿时女人绝美的双眸无死角呈现,清澈的瞳孔星光点点,透着少女的羞涩,让井先生的心尖微颤。

于是,他粉柔的双唇慢慢移到她耳边,朝她的耳膜轻轻呼口香气:

“女人,也许你该重新想个投资理由。”

慕斯只感浑身酥麻了下,脑袋还没反应过来,突感腰间一紧,被井先生的右手搂住。

身体狠狠颤了下,她神情恍惚的抬眸,只见井炎那双邪魅的眸子已映入眼帘,淡色的唇瓣距她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

“很多事其实没那么复杂,就看你愿不愿意开窍?”男人嘴角噙着狡黠的冷笑。

可慕斯还是懵的状态,缺氧的大脑不知在哪儿游荡。被他的呼吸洒在眼睫上,她竟本能的眨了下眼,于是下一秒……

只感唇上一软,男人粗粝的舌长驱直入,瞬间夺走她的呼吸。

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慕斯整个人都是空的,只有本能!

唇舌间的感觉在告诉她:这个吻好熟悉,一点也不陌生,像是曾经不知名的时空里发生过?

前世?又或者在梦里?

本能让她的唇和舌配合了下,可就是这一下下,也让一股羞耻感全面席卷而来……

第10章 你要是觉得亏,要不再吻回来?

“唔……松开!唔……”

女人开始剧烈挣扎。

男人无视,右手搂紧她的腰,左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一边轻轻按摩她脑袋上撞的包,一边精准逮住她的唇啃噬。

女人眼角泛起泪花,却怎么都躲不开他的霸道。而唇舌间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让她内心极度挣扎,便索性发了狠,在他再一次探进的时候,她咬下牙齿……

咸腥味瞬间充斥口腔,男人蹙蹙眉,捏住她的下巴松开唇,冷笑了声。

慕斯一把打开他的手,喘着粗气连连后退了几步,狠狠擦了擦嘴唇:

“喂,你不说对我没兴趣吗?!”

“没错啊!”男人耸耸肩,不以为然的倒打一耙,“可你对我又是欲擒故纵,又是霸王硬上弓;最后我靠近时,你还心跳不停的羞红脸?所以我只能认为,你对我有性趣!”

“你?!”

慕斯气得无语,只感这男人不可理喻,心里比哗了一条狗还难受。

唉,也不能怪他,谁叫自己刚才那么不争气?居然还本能的配合了下?慕斯啊慕斯,你该不会是在冷宫里呆太久,从而……

“看来饥渴的人不是我,而是慕小姐?”

看着他那一脸的得意洋洋,嘴角还挂着超级可恶的阴笑,慕斯只感气炸肺:

“我没有!没有!”

近乎怒吼,她终于要爆发。

“没有你还咬我舌头?!还饿虎扑食?!”

某男一句理直气壮的话,外加一个狠狠的瞪眼,便将她的怒细胞扼杀在肚子里。

我去,注定干不过他啊!

某女羞得五体投地,顿时气场全无。

某男还在那咕哝抱怨,摸了摸唇上的伤口:

“卧槽,今儿个算是亏大发了,下面被你磕伤,嘴唇还被你咬破?”说着斜她一眼,没好气道,“说,你要怎么补偿?”

“……”补偿你大爷!

“别想着肉偿!”

“……”你大爷才想肉偿!

“爷对你没兴趣!”

“老娘对你更没兴趣!!”某女忍无可忍。

某男小小一惊,继而嘴角的阴笑更甚,弯下腰在她眉睫之内呼哧呼哧的闪动着浓密睫毛,勾引加挑衅:

“你确定?”

“shi……是!”

某女嘴上说得大言不惭,身体却很诚实:目光躲闪、手心冒汗、嘴里生津、小鹿乱撞、双腿发抖。

井先生看在眼里暗暗得意,便进一步的撩拨道:

“可知是个女人都逃不过井少的魅力?慕小姐认为自己还能例外么?”

“……”慕斯只感欲哭无泪,这男人的自恋已超出汉语词典的形容范围。明明很想挖苦他一番,嘴里却偏偏怼不出一个字,脸颊还不听话的涨得通红,小心肝也不争气的扑通扑通跳不停。

“除非你不是女人!”

井先生直起腰,慢悠悠的又补上一句,引得慕斯脱口而出:

“你才不是女人!”

男人耸耸肩:“我的确不是女人。”

“……”某女又特么被吃瘪。

井先生扑哧一笑,被她傻萌的样子逗乐,抬起手宠溺摸摸她的脑袋:

“安啦!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

本是给她台阶下,可慕斯没法领情,认为自己囧到无法形容,便嘟起嘴鼓着脸,目光不停的慌乱躲闪:

“有,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

“那你说怎么办?”井先生瘪瘪嘴翻白眼,悠然自得的回到沙发上点根烟,“反正咱俩吻也吻了,你要是觉得亏,要不再吻回来?”

“你?!”

慕斯气得脸铁青,一向高冷寡淡的她,在应酬中没少遇到男人耍流氓,都能沉着智慧的击退……

今天却败给一个弟弟?

“吻回来可以,但仅限于唇,别再打我下面的主意!”

“……”大爷的,鬼才打你下面的主意!

短频快也好意思洋洋得意?

不对!刚才糗到极致的“亲密接触”中,他好像不短哦!

就是不知道快不快,频不频……

卧槽,慕斯你想啥呢?难不成被他带“污”了?

正神游着,就听见沙发上的男人突然冒出一句:

“刚才咱俩说到哪儿了?哦对,很多事没那么复杂,有理有性就成!”

只见井先生慢悠悠的拿起茶几上的项目计划书和投资协议,放在大腿上一边翻着,一边轻声嘀咕道,

“如果这份旧城改造的企划案,算是你我之间有了理;那刚才你成功引诱我吻了你,算不算有了性?”

成、功、引、诱?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这回轮到慕斯生无可恋,身体犹如泄了气的皮球正欲瘫坐下来,猛然又脑袋开窍,似乎悟到他话里的暗语,整个人唰的弹起来:

“啊?”

一向反应敏捷、高冷优雅的她,今天愣是被某位“污先生”搞得思维慢半拍,淑女形象全无……

“啊啥啊?!”井炎没好气的白她一眼,命令道,“还不快过来跟本少爷好好谈投资?难不成真想上床发生关系啊?!”

苍了个天……

这个奇葩又极品的男人,你还真拿他没法!

慕斯在惊喜之余也被这句话羞到,却只能继续吃哑巴亏,有理不敢辩驳。乖乖坐过去,低着脑袋垂着眸,很糗的将项目计划一五一十向他汇报……

第11章 家事,不方便对你言明!

当她说能从曹主任那里弄来竞标资格证时,井先生眉间蹙了蹙,沉思道:

“听闻宁城市政府信不过本地企业,想将这项目外包给更大的财团,那我凭什么相信曹主任能给你竞标资格证?”

这话本是给她暗示,官场有玄机,曹主任靠不住。因为这项目省政府已基本有内定,招标会不过是装装样子走过场,顺便给内定的“金主爸爸”谋个施工方。

比如井家,专注于玩资本、管理娱乐圈,旗下的实业公司并没有涉及房产,如果全盘运作这项目,迟早要找本地的房产公司外包,或者……收购!

可慕斯因为对官场游戏规则没悟性,加上一系列的前奏让她本就不在状态,所以此时压根听不进去,还在那大义凛然道:

“凡事都有例外,连豆腐渣工程的易氏集团都能入围竞标资格,更何况我慕氏?”

井炎斜了她一眼,秒看出她瞳孔里的仇恨为哪般,便阴笑着试探道:

“女人,你似乎手中有王牌?”

“没,没有。”

慕斯回过神,再没兴趣跟他汇报昨晚在易苏寒那的战绩,便轻声敷衍了句,

“我纯粹是……自信。”

“可本少爷向来抵触盲目的自信!”井炎合上投资协议,再度站起身佯装要离开,“如果你还有所保留,那么抱歉,我要去泡妹子了!”

慕斯本就被他弄得不在状态,再无之前的沉着冷静,急忙拉住他衣袖,楚楚可怜道:

“别走!我,我……”

“怎么,又想色诱?”井先生嘴角挂着得意的阴笑。

“哦不!”

慕斯倏地松开手,无心再去和他做毫无意义的辩驳,长长叹口气道,

“既然井少把话说开了,那我也不再隐瞒。之所以有自信搞定曹主任,是因为……”

抿抿唇欲言又止,无奈将手机里的录音播放。

这可让井炎吃了一惊,没曾想她一个呆头呆脑的刻板女,还有这般手腕?

卧槽,好事啊!

他正愁要怎么把姓曹的贪官弄下台,帮爷爷的亲信——即将空降到宁城的某新任市长铺路,使其不被曹主任架空,以便“旧城改造”项目让这位市长掌实权。

毕竟是上百亿的工程,不可能不引起官场上的暗斗。局势在内部已很清晰:京城井家PK华南阮家,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

尽管井家的实力甩阮家好几条街,可无奈宁城官场是块难啃的骨头,谁叫阮家在本地有资源呢?

首当其冲就是曹主任这粒老鼠屎!

井先生正犯愁,慕小姐就雪中送炭?

这算不算旺夫?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录音?”井炎按捺住心底的窃喜,郑重其事的问道,“曝光,去市里告发姓曹的和易苏寒?还是……”

“没必要去告发!先且不说这录音并不能作为有效证据呈送检察院,就算曝光,易苏寒也能圆谎,完全可以说他是喝醉了随口瞎掰的……”慕斯表情无奈又忧伤,还带着一丝理性的果断,“单说现在家族企业命在旦夕,我没理由选择鱼死网破。如果能救慕氏,只能暂且放他们一马。”

井炎秒懂,尽管能理解她能屈能伸的大气,但眉间仍抹过一缕失望:

“所以,你只想用这录音威胁曹主任批你一张竞标资格证?”

慕斯轻点头,默认。

“不觉得便宜了易苏寒吗?”井炎皱皱眉,一点点的想把话说开,“毕竟我听说这几年慕氏的落败,都是你那位好老公一手造成的!”

本以为慕斯会吃惊,会问他怎么了解得如此详细?

可谁知她完全不在状态?

也许是之前见识过井炎把慕氏查得底朝天,让慕斯认为他知道这些也不足为奇。所以,她只是淡然一声苦笑:

“便宜就便宜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况且,我现在还不能跟易苏寒闹翻,我……”

欲言又止。

孩子的事情,婚姻上的狗血,她不好向一个才认识的投资商诉苦。

井炎却追问:

“为什么不能?”

眉头皱得很紧,十分不解她的想法。

“抱歉,家事不好对您言明。”慕斯只得这样搪塞。

孩子是她心底的痛,和易苏寒之间的僵持,她也不知要到哪天才能结束……

也许只有等她找到亲骨肉的下落,或者易苏寒坦白当年的阴谋。

可井炎却误会了:

“舍不得易苏寒?你还爱他?”

慕斯苦笑,长长叹口气:

“……就当是吧。”

井炎没再追问,心里十分不爽。这一刻莫名燃起斗志,发誓要把姓易的从她心里赶出去。

一连猛吸了好几口烟,他蹙眉思索,认为她手中的录音暂时不能贸然动用,否则只恐打草惊蛇。

而且,他要帮她未雨绸缪,不管是婚姻还是慕氏,他都要好好规划下。

“那好,我可以给你注资。第一步仅限于保住慕氏不破产,其他的将来再谈!”

“真的?”慕斯惊喜,只感眼泪都快掉出来,“您,您真愿意救慕氏?”

井炎很肯定的点点头,“但我有个条件,旧城改造项目得听我安排,暂时别去曹主任那里打草惊蛇,也别让姓易的察觉到你有录音,可行?”

慕斯不解,眼珠子转了转,直言问道:

“你想把曹主任拉下马?”

井炎目光回避:“不否认。”

“为什么?”

“家事,不方便对你言明!”

……

虽成功搞定了投资,保住慕氏不破产,但慕斯却轻松不起来。

想不通堂堂井家,远在京城,怎么跟曹主任这样一个宁城官员扯上“家事”了?若今后闹起来,她提供的录音证据会不会让自己殃及池鱼?

一直以来她只愿踏踏实实做生意、过安宁日子,对别人的恩怨纷争、官场和商场上的浮沉,她向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置身事外,远没有爱八卦的刘毛毛机敏。

于是从井炎家里出来后,一回到车里慕斯便给刘毛毛拨了电话,想叫她查下井炎的家庭背景。

“我说你也太后知后觉了吧?”电话里,刘毛毛语气很是无奈,“井炎的爷爷是谁,你还不知道?”

“谁啊?”

“中南海刚退休的井部长!”

慕斯狠狠吃了一惊:“我去,他家来头这么大?”

“可不是?”刘毛毛滔滔不绝的细数起来,“井家祖上握兵权;爷爷辈握政权;父亲是华尔街大鳄,算是握财权;几代单传到了井炎头上,却落了个极品花少的名号,每天净是和娱乐圈的女星闹绯闻……”

慕斯无心听这些,忙打断,问道:

“井部长是不是也染指了咱海东省的官场?”

“染指?这个词不恰当!应该说操控,因为海东省厅级以上的干部,一半是井部长提拔上来的!”

“我勒个去!厉害啊!”慕斯惊叹。

“但独独咱宁城除外!”

慕斯心口一紧:“怎么讲?”

于是,刘毛毛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跟她分析起官场局势来。可慕斯天生没啥政治细胞,只感越听越玄乎,压根理不清头绪。

直到刘毛毛说起:“听闻省里要调个新的市长来宁城,你说这个咱未来的父母官夏启明大人,会不会是井部长派系的人?”

慕斯狠狠一惊,眼睛长得老大:

“什么?夏,夏启明?”

别样情深井先生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别样情深井先生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别样情深井先生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顾湘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