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骆君庭盛浅予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骆君庭盛浅予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08 15:35:52来源:WXB发布:庞商蓝

总裁大人乖乖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你的爱莫名其妙

一年前,海岛的种种,他历历在目,然而,为什么她就是不记得了?

是出了什么事,失忆了?

还是单纯地玩够了,嫌弃他了,就是不肯认他?

毕竟,她们这样的豪门,也是要面子的。

但是有些豪门女人,控制不住自己,想在外面玩,但是又要名声,所以,总喜欢干这种事,事后就不认账。

这不单是男人喜欢干的事,有些女人也喜欢这样干,并不分男女。

盛浅予烦躁地看着骆君庭,她生气地说。

“你在说什么呀?我们怎么可能在那里认识?我根本就没有去过海岛。”

盛浅予越说越大声,越说越吼上劲。

她太烦这个男人了,没完没了。

她一个月前才从英国读书回来,真的没有去过什么海岛。

这时,骆君庭见盛浅予不肯承认,他真的激动了,他一下走过去,双手抓住盛浅予的两侧上手臂,说她。

“但是你承认你是盛浅予。”

他情绪激动,盛浅予也情绪激动。

她一下甩开他的手,生气地骂他,回答。

“对,我的名字是盛浅予,但是我确定我从来就不认识你,我昨晚才第一次见到你,你真是莫名其妙。”

说着,盛浅予转身就要走回去。

而骆君庭先前怔怔地轻微摇头,他也觉得她的话莫名其妙,两人明明一年前就已经认识。

一见她要走,骆君庭一急。

他立马就伸手去拉住她的手臂。

“莫名其妙?浅。”

骆君庭将她拉回来,双手抓住她双手的下手臂。

“你说我们的爱莫名其妙是吗?你说你爱我,你会来找我,但是你却消失了,过去的这一年,我一直在找你,因为我担心你发生不好的事情,但是现在我们见到了,你却说我们之间莫名其妙?”

他因为情绪太过激动,眼眶已有隐隐的泪花,声音也有隐隐的哑嗓哭音。

见他真情流露,盛浅予也被感染。

这次,她没有再像以往那样嫌弃厌恶地摔开他的手。

她是强迫自己冷静,慢慢地推开他的手。

骆君庭见状,怔了怔,下意识地松手了,她的表情看着有些认真的严肃,他知道大事情要来,所以,他也有些紧张。

对面,盛浅予没有再跟他吼。

她开始跟他讲道理,她逼迫自己平静地对他说。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我确实不认识你,回去吧,好吗?”

说着,她转身就准备走人。

一见她这样,骆君庭当即就挑破脸,他没有再去抓她,只是情绪激动地站在原地,冲她的背影喊。

“你是嫌弃我没有钱,对吗?”

闻言,盛浅予一下停步,她站定在那,没有转回身,而骆君庭也看着她的背影,情绪依旧激动,心腔剧烈起茯着。

他感觉,她会不肯相认,这才是整个事件的中心。

盛浅予沉默一下,她平复好自己的情绪,她才转回身来。

而骆君庭见她转回身来了,他悲伤地对她说。

“我们见面的最后一天,你问我的工作是什么。”

他自嘲地笑了笑,低垂了眼眸,显然在她这个富家千金的面前,显得有些不自信。

然后,他苦笑着抬眸看她。

“我说我是卖甜点的。”

看着他,盛浅予沉默地没有吭声。

整个社会的金字塔阶层,即使社会进化到现在,仍然有着非常封建的等级观念,金字塔上层的人,无论表面怎么虚伪地否认,仍会从心里、从实际行为里,表露出对金字塔低层人的轻视、看不起。

盛浅予突然的沉默,反而让骆君庭感受到了深深的被看不起。

他开始自卑,他侧过身,双手顺势锸入西装裤袋内。

然后,他沉默一下,又转回身,情绪再度激动起来,双手也直接拨出来,跟她装不下去了,他冲她哑着嗓子地生气地问。

“我就是个卖甜点的穷人的儿子,这就是你不辞而别,再也不来找我的原因吗?甚至,是你现在也不肯相认我的原因吗?”

既然嫌贫爱富,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不直接问过他的经济情况,再来跟他相爱?

为什么要跟他相爱后,问了经济情况,说消失就突然消失?

盛浅予看着他,她一脸同情地看着他。

她的心情很难受。

而骆君庭看见她这样,他以为,是她心软了,终于放下伪装,来承认两人在一起过。

他一下伸手将人扯过来,紧紧抱住她。

盛浅予反应过来,本能地挣扎几下,然而,骆君庭却不肯放手,她越挣扎,他抱得越紧,死死地不肯放开。

他抱着她时,语气近乎恳求的程度。

“告诉我真话,我马上就离开,告诉我吧。”

说着,他将她推开,双手捧住她的脸,恳求。

“浅,是因为我穷,你才不喜欢我吗?告诉我。”

对面,她轻微地哭泣,看着他也不知怎么回答,至此,她已经明白,这个男人只是想寻一份死心。

只要她亲口说出,是嫌弃他穷的这个致命原因,那么,他就会真的放弃。

而她,将得丢失的平静生活。

骆君庭抓过她的双手,紧紧地抓在他的两手之中,他看着她,恳求。

“告诉我,浅,是因为我没有家产吗?我穷,所以你才不喜欢我,告诉我呀,浅……”

他疯狂地开始逼她。

而盛浅予被他一声声地“告诉我呀,是不是?浅……”这样的话逼迫,她本来就焦急,又在这时,铁栅栏那里好像有车子开来。

她情急之中,也不确定是不是家人回来了。

盛浅予怕家人看见这一幕,所以,她在这样的紧张之中,她一下就从铁栅栏那里收回视线,她看向骆君庭,在他的逼迫中,也不管那么多,疯狂地就承认。

“是,是,我已经回答你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吧?”

对面,骆君庭一下怔住。

他怔怔地看着她,一时说不出话来,现在,他已经听到真话,也死心了,她就是嫌弃他穷,所以,才不想跟他相认。

看了她好久,然后,骆君庭苦笑一下。

他点点头,默默抿唇,暗咬下唇,对她说。

“谢谢,谢谢你对我说真话。”

说着,骆君庭默默低头地侧身而走,而盛浅予看着他心灰意冷的模样,她有些担心,担心着自己会不会说话太过份,导致他待会要是出什么事可不好。

 

第10章唯一继承人

毕竟,有人把爱情当游戏,可有人却把爱情视为生命那般重要。

所以,有些小说写的什么为爱自杀,那是发生在现实社会里的,并不简单地只是出现在小说的唯美浪漫中。

骆君庭没走出三四步,他忽然又停下了。

他转回身来,看着她,努力笑笑,说。

“我发誓,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打扰你,盛浅予小姐。”

一滴泪,缓缓从他眼中滑落,流向面颊。

盛浅予看着他,人怔怔的,莫名又有些内疚,但又有了一种轻微的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她总算摆脱这个莫名其妙的人了。

只是,让他难过到落泪,她又于心不忍。

骆君庭没有再说什么,沉默地转身走去,这一次,走得心灰意冷,也走得相当坚定,相信这一次,他是真的死心了。

见此,盛浅予看着他默默走远的背影,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苦恼着。

这究竟算怎样的一件事?

……

书房。

盛南诚正在整理文件,他站在那。

盛浅予在这时走进来,她看见他后,喊了声。

“爸爸……”

闻言,盛南诚应声看过来,他怔了怔。

“嗯?”

盛浅予的模样看着有些不对劲,似乎特别低落,走路都有点摇晃,像是没休息好的人才会有的样子。

这时,盛浅予一下走过来,来到桌子旁,手轻轻地撑在那支撑身体,疑虑又心急地问爸爸。

“我有没有长得跟我很像的双胞胎或者姐妹?”

一听,盛南诚正收拾着的动作,立马一停。

但只有两三秒,他就又恢复正常,他思考了一番,一边继续收拾,一边自然地问。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

盛浅予是没察觉出来那么几秒的事,她见爸爸这样说,她自己一副想不通的表情在那说。

“因为有人说,他认识我,但是我却不认识他。”

见此,盛南诚的动作彻底停下。

他看向女儿,先是思考一番,然后很儒雅温和地问,脸上还带着轻微笑意。

“那你跟他说了些什么?”

盛浅予还是那副郁闷的表情,她一副想不通的表情地回答。

“他叫得出来我的名字,但是我却从来都不认识他。”

闻言,盛南诚没吭声。

他沉着脸思考一番,然后又一笑,装作随意地往这旁的柜子走来,语气轻松,说。

“哦……这个呀,以前我也经常遇到,有时候有人叫我的名字,但是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我在哪里见过他们,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拿过了保险柜里的文件,他又走回来,重新在那收拾。

盛浅予看着爸爸,她轻微皱了眉。

“是不是说,确定我没有双胞胎姐妹?”

见此,盛南诚笑笑,语气轻松地看向女儿,对她说。

“确定,你没有双胞胎姐妹。”

很宠溺的语气。

盛南诚本来就是儒商,脾气温和,很难才会发脾气,也几乎没有对盛浅予发过脾气,他将温柔爸爸的身份演绎得淋漓尽致。

只有现妻有些事情做得太过份,他才会朝妻子发一下脾气。

盛浅予看着爸爸,听着他这话,她自己思考一番。

然后,她无奈地妥协,轻轻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地朝爸爸说。

“我知道了,爸爸。”

盛浅予没有再说什么,一副闷闷的情绪走出去了。

见此,盛南诚看着她的背影,直至彻底消失在拐角,他才慢慢地低垂了眼眸,看着近前的某处,沉默地沉思。

……

骆家别墅。

林书双老夫人静静地收拾了一下盘子里的水果贡品,然后,接过女管家手中的那柱香,她抬头看向墙壁上悬挂的、儿子多年前留在家里的照片当作遗照,拜祭着已亡人,说。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早就离开我,你一定知道,你爸爸和我,都没有生你的气,假如你泉下有知,请让我们尽快找到你的妻儿吧。”

说着,她将手里的那柱香插在香案上。

等她插好后,一旁的女管家当即说,女管家是那种看着非常精明的老女人,年龄跟林书双老夫人看着不相上下,只比林书双老夫人小那么几岁而已。

“你越说,我就越想知道,你的孙子是不是长得像少爷和素洁,现在嘛,他一定很年轻,说不定都已经结婚了呢。”

闻言,林书双老夫人有些伤神。

她默默仰头看着儿子的遗照,说。

“如果他已经结婚,我希望他找到好的伴侣,因为他将是骆氏家族财产的唯一继承人!”

林书双老夫人的目光坚定,语气也严肃起来。

儿子已经死了,甚至还没来得及见一面,现在,骆氏家族的财产,的确只剩下孙子可以继承。

而她跟丈夫,也已年老,家族财产即将面临无人继承与管理的问题。

……

市井街头上。

盛南诚的车不快不慢地开过,盛南诚坐在后座,司机在前方开车。

由于车开得不快,所以,司机可以很随意地闲着。

他看着前方不远处,一个人走路摇摇晃晃的,凭他的经验,他就忍不住随意地说一句。

“他走路走成这样,一定是喝醉了。”

闻言,盛南诚正坐在后面闭眼休息的,听到这话,他睁开眼,也随着司机说的方向看向车子的前方,问。

“你在抱怨什么?谁喝醉了?”

司机就说。

“哦,就是前面的那个人,他走路的样子,像是喝醉了。”

盛南诚也跟随着看过去,果然有一个年轻的男的走路摇摇晃晃,远远一看,身形倒是很健美,不是酒鬼的肥胖身材。

这样的人,怎么也这样墮落?

盛南诚就说。

“现在的年轻人,天还亮着就喝酒喝到醉了,离他远点吧。”

“是。”

司机应着。

然而,当车子开近时,骆君庭不知什么缘故,他摇晃的脚步一下没站稳,他一下就摔倒在地。

司机见状,吓得连忙刹车。

因为,差点就直接碾压过骆君庭的身体了。

司机刹车后,盛南诚也焦急地推门下车,查看情况。

“他没事吧?停下来看看。”

骆君庭情绪低落,呆呆地坐在地上,他试图挣扎起来,盛南诚跑到后,他连忙去扶人,问。

“你还好吗?小伙子,受伤了吗?”

 

第11章有人像到不能分辨?

闻言,骆君庭努力地笑了笑,回答着。

“我没事。”

“你确定没事?小心。”

在盛南诚跟司机的合力下,二人扶起骆君庭,他站起后,盛南诚问着他。

“怎么样?”

司机在这时说。

“谁叫你喝酒喝成这样的?要不是我及时刹车,你就没这么走运了。”

看着二人,骆君庭很麻木,他冷淡地说句。

“我没喝酒。”

盛南诚见状,他轻轻凑过去闻了下,然后看向司机,说。

“对,他是没有喝酒。”

然后,盛南诚又看向骆君庭,他是儒商,所以,对人一般习惯温和,语气温柔地关心地问。

“那你是怎么了?生病了吗?我看你走路的样子很怪。”

闻言,骆君庭的心终于触动一下。

他看着盛南诚,对他颇有好感,语气没那么冷淡了,解释。

“我心情不好,我没来得及看路,抱歉,耽误了你的时间。”

说着,他轻微地弯了弯身,然后,就转身走了。

可能真摔着了,走路有点瘸。

盛南诚看见他这个样子,实在不放心,当即伸手喊住他。

“等一下。”

闻言,骆君庭应声停下,他不解地回身看向盛南诚。

而盛南诚追上后,对他说。

“这是怎么了?我送你回家吧,你本来就不舒服,我又伤了你的腿。”

骆君庭轻微地皱眉,明显是有些犹豫的。

……

甜点铺。

“大哥,我在这里下车就好了,我们到了。”

骆君庭看见自家的店铺后,他说。

车子停下。

盛南诚看了下车窗外的店铺,他挑挑眉,然后看向骆君庭,对他说。

“甜点铺?你也是卖甜点的?”

盛南诚没记错的话,女管家说,素洁什么都不会,就只会做甜点,所以,他觉得有些巧而已。

骆君庭看向盛南诚,他态度很友好,浅笑地说。

“是的,现在,生意不是很好。”

闻言,盛南诚勾勾唇,笑笑地说。

“现在,很少有人能做出既正宗,又好吃的甜点了,你家店是卖些什么甜点?”

骆君庭就友好地笑答。

“有花式饼,蛋黄糕饼,蛋黄丝饼,四色菊兰饼,紫玫饼,卷皮包馅饼,所有的这些,都是我母亲亲手做的。”

见此,盛南诚就笑笑地说。

“今天我要支持你,甜点是夫人的最爱。”

骆君庭一听,他瞬间怔了怔。

“夫人?”

盛南诚就淡淡地掩盖过去,随意地找个借口解释过去。

“哦,我尊敬的一位老人。”

骆君庭也没多想,只是笑笑,也不多管别人的事。

“好。”

……

进到里屋后,盛南诚看着玻璃罩里的各式甜点,他有些惊讶,觉得居然有人,能把甜点做成花朵一样美丽,简直太神奇。

他就说,视线看着那玻璃罩里五颜六色的甜点。

“如果你不告诉我,这些都是你母亲做的,我会以为,是什么大餐厅的高厨做了这些。”

骆君庭就笑笑地说,对这个盛南诚越来越有好感。

“非常感谢,如果我母亲听到你的话,她会非常开心的,你先挑吧,我去拿盒子。”

说着,骆君庭就走过去了。

盛南诚看看他,也没吭声,只是,看看这玻璃罩里的甜点,又看看骆君庭的背影,盛南诚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或许不一定确定,不过,或许可以试着跟林书双老夫人说说。

起码商量一下,到时再断定具体的事也好过什么都不说。

……

夜,盛家别墅。

“天呐……”

“你小声点。”

盛浅予连忙制止郭婵清的过度惊讶之声,用食指竖在嘴前,心急着,害怕她的惊讶之声引来其他人。

对面,郭婵清站在那,她看着盛浅予,仍旧不能平复心中的震惊。

“如果你爸爸知道,有个男人找你,抱你,跟你这么亲密,你死定了。”

今晚,郭婵清穿着蓝色的上衣,一条黑长裙。

盛浅予穿着一条清新的碎花小长裙,长及脚裸。

她见郭婵清那么过度惊讶,她很急,眉头皱得紧紧的,不断地用手竖在嘴前,示意郭婵清小声点。

“小声点,所以呀,我是为了让他消失才这么说的。”

对面,郭婵清表现能理解。

“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

虽然,两人并不一定真的有多么地嫌贫爱富,盛浅予跟郭婵清玩得来,证明两人三观相同。

相比起单纯的嫌贫爱富,两人更注重对方的人品。

很多有钱人,钱再多,人品也依旧猬琐,爱占女孩子便宜,所以,盛浅予更在乎对方的人品。

她相信,一个人品正直的人,也不会让自己碌碌无为,一定会干出一番事业来的,只不过年龄与时间的问题。

盛浅予转过身来,她微微皱眉,看着远方的夜色,担心地说。

“但是我心里很不安。”

身后,郭婵清一听,她当即就迈步跟过来,有点生气地讽刺。

“啊?为什么?他不会再来烦你,不是很好吗?”

盛浅予闻言,转身看向她,不爽地说。

“你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我本来很生气,但还是忍不住可怜他。”

说着,盛浅予轻轻地叹气。

她转身往身侧走去。

“他一定很爱那个女人,他觉得像我的那个女人,那为什么那个女人,看不到他的爱呢?为什么呢?”

看着盛浅予在那伤春悲秋,郭婵清实在看不过眼了。

她走过来,来到盛浅予的身侧,没好气地对她说,恨铁不成钢的那种语气。

“好了,浅,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别心软了,现在的人,都很狡猾,可能因为喜欢你,他在自己编故事。”

闻言,盛浅予明显怔了怔。

她看向郭婵清,又觉得她说得有几分道理,毕竟,自己的身份,可是不俗,一些底层男人,的确会贪图,进而利用她得到她们盛家的扶持,俗称上门女婿。

这时,郭婵清双手抱胸,她站在盛浅予往前一步的位置,看着前方一副思考的模样,说。

“我还是不明白,真的有人像到让他不能分辨?”

闻言,盛浅予轻微地皱了皱眉。

郭婵清这话说对了。

真的有人像到,能让他分辨不清的情况?

会不会,压根的确就如郭婵清所说,他在编故事?

总裁大人乖乖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大人乖乖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大人乖乖宠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顾清浅祁少枫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