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许丝绾齐世安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许丝绾齐世安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08 15:52:50来源:WXB发布:生亦何欢

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敬茶

许丝绾从穿越以来,头一次睡这种老古董的卧榻,她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酸痛,骨头都要碎了。

清水这时正好端着一盆清水进门,身后跟着两个宫女进来,见自家主子醒了,她将水放在一边,忙上前搀扶,说道:“小姐,你可算是醒了,今儿可是你身为妃子的第一天,是要给皇后和太后敬茶的,迟了可不好。”

说着清水将许丝绾匆匆忙忙的拉着梳妆台前,将她按坐在凳子上,吩咐身后的宫女准备好东西,便开始给她打扮起来。

许丝绾也没抱怨什么,就任由她们将自己裹得跟一个粽子一样,头上还顶着一个发冠,重得要命,原本就险些落枕的脖子负担更重了。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清水她们才停下来。

“呼。”许丝绾累得直接瘫坐在凳子上,看着自己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的,勒得她都要喘不过气来了,她用手扒开衣领子,想要将其宽松一些。

她很是不耐的说道:“清水,你给我穿这么多干什么?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你给我脱几件下来。”

“哎呦,小姐,你快别扯了,奴婢们可是费了好大力才将这些衣服给你穿上的,你可不能弄乱了,怎么也得见过太后和皇后娘娘后再拖下来。”清水见她不听话地扒开自己衣领子,生怕她等会直接来一个不穿了,忙阻止到。

清水听到这话,心里真是有苦说不出啊,她因为她想让她穿成这样的吗?

只是在上秦,不管是谁,就算是皇后,在第一次敬茶的时候,都需要穿成这样,更何况如今她是妃子,就更得遵守了。

清水耐心劝告道:“小姐,你如今已经是妃子了,各方面可得注意点,这种衣服也就穿这一次,忍忍就好。”

从昨天开始,清水也算是有些重新认识自家小姐了,她现在可是跟从前是完全不一样的了。

从前的许丝绾活的谨小慎微,唯唯诺诺,因此很注重礼仪规矩,如今的许丝绾倒有些随性起来。

有些时候清水都在怀疑自家小姐是不是被拒婚刺激到了,破罐子破摔变成了这样不羁的性子,要不然就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

不过清水也想明白了,管她是不是被上身,有那神通广大的能力她一个小丫头也抵抗不了什么,只要许丝绾过得好,只要她有许丝绾的样貌,还记得她就好。

最终许丝绾在清水的念叨下,强忍住想把她踹开的冲动,这才带着一众太监宫女前往长生殿去。

长生殿里,皇后带着众嫔妃早早就前来请安,等待着许丝绾的到来,此刻太后坐在上方,皇后坐在她的左下方,在下方便是嫔妃众人。

此刻长生殿中没人说话,也没人会笨到这个时候开口说话。

当然众嫔妃之所以今日会如此安静,为的就是想见见这直接晋升妃子的人到底长成啥模样,竟然能让皇上直接升她为妃。

就在众人着急的等待中,许丝绾这才缓缓到来。

她一进来,所以人的视线就落在她身上,只见她裹得跟个粽子一样,在清水的搀扶上颤颤巍巍的走来,许丝绾穿上这身衣服她显得笨重无比寸步难行,没有任何优雅的仪态。

看她跟个小丑在做戏一般,众嫔妃纷纷嫌弃不已,这身材还算可以,纤细高挑,可就算是身材又怎么样,在坐的哪一位身材不好了,这还不至于让她成为妃子吧。

这群莺莺燕燕们想着再次盯着她脸打量起来,这不看心里还平衡些,这一看,心里的平衡线就开始倾斜了。

脸上的胎记暴露在众人眼里,虽有些淡化,可张在脸上还是那样异常明显,这简直就是奇丑无比啊。

有人心里不舒服了。

“哟,这就是那淑妃吗,今儿这第一天敬茶就迟到,果真是有娘生无娘教的。”

丽嫔心里嫉妒许丝绾嫉妒得发疯,想她一个太傅的女儿,要才能有才能,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的,在这后宫有段时间了,竟然才混了一个嫔妃。

她许丝绾一个上秦公认的丑女,如今进宫竟然直接成为淑妃,还有没有天理了。

许丝绾用眼撇了一眼丽嫔,她觉得莫名其妙,这人她又不认识,怎么就对她敌意满满呢?

还知道她丧母了,怎么许丝绾和她的家世是这么人尽皆知的故事?

她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就这种挑梁小丑她从未看在眼里过,毕竟上面两个大人物谁都没有对这个吱哇乱叫的丽嫔表示不满,显然是默许了她的行为。

“儿臣参见太后娘娘。”说着许丝绾朝皇后说道:“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许丝绾自顾自的朝太后皇后行礼,按流程做事。

之后许丝绾按照清水告诉她的繁琐礼节跟太后皇后行了跪拜之礼,再就是敬茶。

敬茶间太后已经知道许丝绾是个伶牙俐齿的人,自然是没有为难,但到底还是没给什么好脸色。

脸上冷冷清清,结果茶小酌一口。

可到了皇后面前她就是装瞎子看不见了,愣是没有接这杯茶。

许丝绾倒是不怕尴尬,端了好一会儿,知道下面的丽嫔带头已经发出窃笑声了。

“哀家今日也有些乏了,你们先退下吧。”还是太后打破了这尴尬,直接打发众人离开。

众嫔妃原本是想怼怼许丝绾的,毕竟需要看皇后的脸色,这人啊都是见风使舵的,奈何太后直接下令赶她们走,众人也没再说什么,行礼告退。

“哼,有些人啊,就是这么不要脸。”

众人离开太后寝宫后,许丝绾原是准备直接离开回自己的勤殿,那想到刚走到御花园处,丽嫔就上前来阻拦她前行的道路。

恶语相对:“呵,许丝绾,你还真是心机颇重勒,本宫在闺阁之中怎么就不知你这般心机深沉呢?”

许丝绾看着面前女子,微微皱眉,她这话算是什么?她们认识?

“许丝绾,你给本宫记住,本宫是不会忘了,你当初是如何对待本宫的,本宫会一一还给你,让你痛不欲生!”丽嫔恶狠狠甩下这句话之后,转身便离开。

等丽嫔走远之后,许丝绾一脸茫然,方才在太后寝宫的时候,这人就对她敌意很深,如今竟然特意拦截她,还放狠话,她做什么了?

搜索原主的记忆,她们两个之前也算不上闺中密友,大约么也就是认识而已,细想也没发生什么深仇大恨,怎么这丽嫔就这么膈应起她了。

“哎。”许丝绾悠悠叹了一口气,算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第十章 千真万确许丝绾

安神殿中,齐世安正在批阅奏折,周围无一人在身旁伺候,或许有身处暗中的护卫,但此刻偌大的宫殿中只有他一人,显得很清冷。

周恒忽然从左边窗户外,轻轻推开窗户,纵身一跃飞进宫殿里,之后用气轻轻带上窗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宫殿中,他不声不响的来到齐世安面前,跪在齐世安下方,抱拳行礼道:“皇上!”

齐世安头也不抬,继续批阅着奏折,语气生硬问道:“查到了?”

“查到了!”

之后便见周恒伸手从胸口处摸出一沓纸张出来,他迅速站起来,来到齐世安跟前,恭恭敬敬的用双手将纸张递到他面前,恭谨道:“属下将她这些年来我们监视的内容,还有一些可打探到的大小事迹都记录在这纸上了。”

齐世安戚眉抬头,接过纸张,认真看起来。

不久后他愤然将纸张扔在桌上,猛然站起来,转身背对着周恒,浑身气温瞬间下降,勾唇反问:“是她吗?”

他怀疑的是许丝绾已经被偷梁换柱,换了个意图不轨的不安分人物妄图用一场意外和出色的医术获取他的信任,再尔为了她的目的做些有皇家的事儿。

周恒浑身一颤,刹那间就跪在地上,脸色带着惶恐,前一句十分笃定地说着:“是许丝绾,千真万确。”

“只不过……”但后一句他说着有些犹豫起来。

“只不过什么?”齐世安转身看着他,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嘴角微勾生冷的替他开口道:“只不过……你也没查到她会医术这件事,对吗?”

齐世安的话刚落下,周恒快速从自己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双手奉上,低着头声音坚定:“属下该死!没能查出来是属下的失职,请主上惩罚!”

周恒其实不怕死,但他懊悔的是像许丝绾这种人才,他派人蹲守了这么长时间,竟然都没有发现她会医术,甚至可以毫不吝啬的说,就拿太医院里的那群人来比,他们简直就是废物一个。

就许丝绾那套可以瞬间接骨,又可以瞬间拆骨的力能而言,这简直就是逆天的医术啊。

单单除开接骨这种事,在现在还未有人能做到的事情,竟然被一个弱女子做到了,还做得那样自然,那样高超。

这样的医者若是放在军营,不知道要让多少国家的君主感到害怕,甚至是不惜花费任何代价,都要得到这样的人才。

其实齐世安也没想到,一个被上秦百姓唾弃,亲爹嫌弃,庶妹巴不得死掉的人,竟然有这种本事,这种人不管是放在哪里,都是会被众人重视,如果是在一个家族里,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人就是带着家族登上高位的人了。

奈何,这许家貌似是已经错过了。

“下去!”齐世安语气里没有太多的起伏。

周恒听到这话,悬着的心顿时放下来,“还好主上没有发怒。”

他可是清楚自家主子的性子,稍有不顺心那就是掉脑袋的事情,他们暗卫也算是精心挑选出来的,从前在主上身边伺候的人并不是他,但很肯定的说,他是伺候主上最老的一个人。

而且也是第一批唯一能留下来的人。

周恒恭敬的站起来抱拳,恭恭敬敬道:“属下告退。”

就在周恒要离开时,齐世安忽然开口命令道:“让他们回来。”

周恒一愣,脑海回忆了一遍,也明白自主子说的是什么了,就是将派去许丝绾身边蹲守的人直接给撤回来了。

得到消息后,他回复道:“是。”

之后周恒一个纵身一跃再次从方才进来的窗户飞去,而宫殿外面的侍卫和太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依然坚守在外。

周恒离开后,宫殿再次恢复清冷的模样,一丝生气都没有。

齐世安并没有惩罚周恒,因为他心里明白,以周恒的能力不可能会有人在他面前隐藏如此之深,竟还不然他发现,唯一的解释是,许丝绾从始至终都在骗人,至于这次为何后会出手,他也看不明白。

既然都隐藏这么多年了,为何要暴露呢?

在许丝绾母亲去世时,齐世安就已经派人暗暗蹲守在许丝绾的身边了,竟然都没有发现她会医术这件事,而且她也隐藏得很好,这次为何要大冒险呢?

不管齐世安如何想都想不通,许丝绾是怎么在他安排的人的眼皮子底下,什么时候学会的医术。

既然想不通,索性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冷冷对外面的人叫道:“来人,摆驾。”

……

许丝绾正坐在软塌上,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嘴里不停吃着清水投喂过去的糕点和水果,她不由感叹道:“还是做娘娘好,那什么王妃的指不定还没这待遇呢。”

这些日子来,除了要早早去请安这件事让许丝绾感到很不满意以外,其他的到是很合她心意。

最近也不知道是太后不愿意看见她还是看她就心烦的原因,直接免了她去请安的流程。

偶尔会有那么一小只不长眼的苍蝇在她眼前飞来飞去,被她气得不行以外,其他都挺合意的。

清水听到这话,慌忙用糕点塞进她嘴里,忙站起身来走向门口,打开房门张望的看了看院子里,见没什么人在院子里,心里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嘱咐道:“娘娘你可别乱说话啊。”

随即关上了门。

许丝绾被突然飞过来的糕点堵住,来不及咽下嘴里的糕点就一起塞了进去,顿时她剧烈咳舒起来,“咳咳……”

“小姐,你没事吧!?”清水见状慌慌张张跑上前来为其倒了杯茶水递到许丝绾面前,紧张的拍打着她后背,“小姐,你慢点,这还有很多,没人跟你抢呢。”

“咳咳……”许丝绾慌忙喝了口水,糕点下去后,她这才舒服了有些,看着有些责备自己的清水,她顿时没好气道:“我说你这丫头想咽死我是不是?”

“我……”清水不解仿佛鱼的记忆,刚想说几句这才意识到,好像糕点是她塞进去的,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小、小姐,奴婢就是有些着急了,对、对不起。”

第十一章 老天不公

许丝绾摆摆手,让她不要介意:“行了,行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说着她端起茶水再次喝了一口,看向清水不解问:“你刚刚怎么了?慌里慌张的?”

清水见她提及刚才的事情,心里就很生气,自家小姐怎么就这么心大呢。

她不由有些生气道:“小姐,你现在是娘娘了,那些不着调的话,奴婢还是请你少说些好,这隔墙有耳啊!”

许丝绾觉着莫名其妙,她说什么话了?她有那么不着调吗?这隔墙的耳朵能抓住她什么把柄?她又没做什么,她只想安安稳稳的坐在这皇宫中为自己的系统升升级,然后争取赚点外快,搞清这个朝代的事物后,就带着银子跑路。

哦,不,还要带上清水!小丫头虽然太过刻板本分,不过对她是好的,做的吃食也是和她的胃口。

她想得很美好,那就是先借借着“淑妃”的名头,在宫里捞一笔,在回许府好好打原主渣爹的脸,心情还是不美丽的话,再教训教训许府里那些不长眼的狗,把从前欺负原主的人统统教训一遍之后,她才彻彻底底的在这个朝代好好游玩一番。

古代的风俗景色她还没看过呢,如今好不容易穿越了,还长得这么安全,若是不用来干些什么,还真是有些对不起她穿越这件事。

她挥挥手,不在意地劝着清水:“在意这些干什么?反正迟早是要离开的。”

“小姐,你说什么呢。”清水急了,眼圈顿时通红起来,跪在许丝绾的跟前,语气哽咽道:“小姐,奴婢知道这些年来你受了不少委屈,可如今你也成为淑妃娘娘了,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你可千万别再做什么傻事了。”

清水说着开始抹起眼泪来,继续道:“李小姐不过就是跟小姐置气而已,想来不久她想明白了,自然是会跟小姐和好的,小姐可不能再为了这些小事跟自己过不去啊。”

李小姐?和好?过意不去?

许丝绾瞬间抓住关键字眼,非常不理解清水这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她抬头望着屋顶上面,不由想要在记忆了回忆一下这李小姐到底是谁?

“清水,这李小姐谁啊?”既然想不起来,索性许丝绾直接开口问道:“你家小姐我最近脑子不够用,想不起来这李小姐了,你跟我说说。”

“小姐,李小姐,是太傅府中的嫡女,名晚晴,就是现在的丽嫔娘娘。”清水听到这话也没有质疑,反倒是站起来,擦干眼泪,看向自家小姐,解释起来。

她一心想到,夫人还在的时候许丝绾就算是长得再不得人们喜欢,日子也还是过得下去的,而且她家小姐的性子也还是很开朗的,因为她这性子到是交了些闺中好友。

可夫人一离世,自家小姐这性子就逐渐开始变了,变得唯唯诺诺的、变胆小怕事。

清水明白,自家小姐再遭遇到各种辱骂和欺负,还有老爷的不理不睬、不管不问之后,才开始变的。

她泪流满面道:“李小姐原本是小姐为数不多的闺中好友,甚至几次出面替小姐训斥二小姐,还教小姐琴棋书画,虽然她比小姐大上一两岁但她待小姐是真真好,只是后来……”

许丝绾听到这里也算是明白了,不过李晚晴不是她的闺中好友,零星的记忆力两个人的关系也算不错,可为何她进宫来了对她敌意这么大?

难道是恨她直接抢了齐世安这混蛋?还是她位份比她高,所以心里不舒坦打击报复她?

不过随即许丝绾就在心里将这几个答案真相了!

也对,像李晚晴那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太傅的女儿,一听太傅就知道,肯定是才气满满啊,哪能跟她这奇丑无比的丑女相提并论,娘不在爹不亲的,有娘生无娘教的丑女做对比呢。许丝绾心中想道。

她不以为然的坐起来,从盘子里拿出一块糕点问道:“后来她是不是进宫,然后我现在位份比她高,所以她心里不舒服了,就对我敌意满满了是不是?”

“嗯?”清水这时也没在哭了,她听到这话先是低头思索了一会,最后抬起头来看向许丝绾皱眉的回答道:“小姐你的说的对、也不对……”

“那我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啊?!”许丝绾朝天翻了个白眼,反正这些天来她也摸清楚这丫头的性子了,那就是一个跟原主‘许丝绾’翻版得不能再翻版的人了。

清水轻轻叹了口气,天真的解释着,“其实是李小姐喜欢的一个书生,并不喜欢她,书生喜欢的人是小姐你,唉,当初若是那书生能努力一点,中了状元,说不定就能求皇上赐婚将小姐嫁给他呢,可惜那书生在赶考的前一天竟与他人发生口角被人活活打死了。”

“为此李小姐还哭了很久呢,最后甚至还恨上小姐你了。”清水无奈道。

许丝绾听到这里,喝进去的茶水顿时呛得胸口疼。

她还以为很简单的就是女人嫉妒女人这种戏码,哪里想到原来是抢了人家情郎的事情啊!

顿时她脑海里浮现出李晚晴那张瓜子脸,一米六五的女神身材,秀发款款垂直,那仙气满满的画面,和周身气质;再看看自己这有些皮包骨的身材,摸摸脸颊上那长得有毛的胎记,她确定那书生就是眼瞎!

这都叫什么事啊!

许丝绾真想大叫一句“老天不公啊”!

想她许丝绾在现代也是白富美妥妥的一枚啊,竟然都还是母胎单身,这“许丝绾”长成这样都有人喜欢,还不是喜欢人家的家世,只是单纯的喜欢。

书中不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咋地,这架空的朝代还不按照常理来了是不?

“皇上驾到!”

就在许丝绾心里鄙夷自己不行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太监洪亮的声音。

清水忙扶起许丝绾从软塌上下来,为其整理好衣服发冠,院子里的丫鬟和太监早就跪了一地。

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宋映安江圣凌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