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颜洛菲凌辰萧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颜洛菲凌辰萧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08 16:04:01来源:WXB发布:冥沫子

盛世娇宠:名门狂妃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住口!

她还没缓过神来,肩膀上便搭来一只手,吓的她一激灵,差点没跳起来。

看清楚来人是凌辰萧后,她才松了一口气,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莫名从心底油然而生。

“方才同你在这说话的人是谁?他去哪了?”

凌辰萧一上来便直接开门见山问道,或许是因为太在意颜洛菲,让他这一瞬有些情绪失控,后等情绪稳定了,他才发现这种话当着颜洛菲的面问出来有些不妥,可为时已晚,话已经问出来了。

被质问的颜洛菲明显对凌辰萧有些反感,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两步,让自己跟凌辰萧保持一些距离,“那人曾救过我,仅此而已,还请王爷不要有什么想法。”

她连解释都这么轻描淡写了吗?之前哪怕是犯一点点错都不停地给他解释求他原谅,为何现在却是这般敷衍他了?

方才没看清那人的面目,但身形却跟凌亦寒颇有些相似,莫不是他眼花了看错了不成?也对,凌亦寒这个大忙人,已经几个月没有回宫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种花灯之地。

他尴尬一笑,换上温柔的语气说道:“既然是你的恩人,那也是我的恩人,下次再见到他时一定要留他,我好当面跟他道谢。”

颜洛菲机械般的点了点头,这才重新跟凌辰萧回到灯会上。

在颜洛菲跟凌辰萧从桥上离开后,凌亦寒才折回,站在桥上望向两人离去的背影,不一会儿,一抹黑影自他眼角余光处落下,良久,他才缓缓开口道:“云逸,你去查颜府小小姐的身份,注意,是死而复生后的,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错过。”

云逸嗯了一声,便消失在黑暗处。

云逸是凌亦寒最信任的手下,等同于他的左右手,交给他办的事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

只要是认识凌亦寒的都知道,他身边有一个很厉害的哑巴手下,无论大小事,他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简单换装后的云逸一刻也没有停留,连夜赶往洺桓县,那里没有人认识他,对于查探信息是最好不过的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奔波,云逸终于抵达洺桓县,他故作艰难地询问路人,“你好,请问……颜……颜府怎……怎么走……”

被拦住问路的这名路人是一名花季少女,她很费力才听懂了颜府两个字,看在少年是个有隐疾的人也不好拒绝,随即便给他指路道:“一直往前走,有一条岔路,你记得走左边那条,进去就是颜府了。”

又怕这个少年听不懂她的意思,花季少女直接拉起他的手腕领着他到岔路口,往左边看去,便看到一座华丽的房屋立在眼前,少女指着那座房屋耐心的继续说道:“那儿就是颜府,我听说颜府的小小姐被虐待打死,死而复生后就消失了,有点邪乎,你可得小心点。”

面对少女的关心,云逸努力扯出一抹微笑,看起来很牵强,他点了点头,这才朝颜府走去。

他来到颜府门前,抬手准备去敲门,便听到身后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站住!谁给你的勇气,敢擅闯颜府!”

云逸缓缓转过身来,僵在半空的手迟迟没有放下,女子一袭翠绿色纱裙,脸上蒙着一层白色纱布,却见她脸上的伤疤若隐若现,就在这时,正好刮起一阵大风,将女子的蒙面纱刮走,触目惊心的伤疤就这么展露在云逸眼里。

女子大惊失色,对身旁的丫鬟拳打脚踢,一顿痛骂,又重宽袖里取出一张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纱布重新戴上。

云逸僵在半空的手放了下来,他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初次来洺桓县……身上……毫无分文……很饿……”

虽然不曾听懂少年说的话,但女子还是让丫鬟将少年领了进去,毕竟外面已经开始围着几名路人,若是再停留,只怕围观的人会越来越多。

大堂内,颜明鹤来回徘徊着,看的一旁的李施很是着急,却又插不上话,只能干着急。

颜水儿一踏入大堂,便见颜明鹤不停地来回度步,便意识到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人还未到跟前,便急忙问道:“爹,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声音,颜明鹤才停下脚步,他长叹一口气,这才说道:“你妹妹现已经住进了王府,若是抓她,必定会得罪辰王。”

“什么?那个贱人住进王府了?”颜水儿惊呼,她千方百计,甚至不惜背上骂名都要处颜洛菲于死地,现在却告诉她,颜洛菲住进王府了?

辰王是她的,只能是她的!

李施赶紧安抚自家女儿,“你先别急,你爹正在想办法,这次一定能让那个贱人彻底消失在凌安国。”

“爹,您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

颜明鹤定眼看向颜水儿,明明正值桃李年华,可面容看起来却像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正因为上天如此不公,所以他们才把所有最好的都给她,包括她喜欢的辰王,只要是她想得到的,他们无论如何都会满足她。

若不是当年那一场大病,颜水儿也不会落得这般容貌。

“看来,我只能去一趟桃花村了。”

颜水儿不傻,也不单纯,方才她从爹爹的眼神里看出了几分厌恶,她这张脸能长成这样还不是因为她爹娘无能!如果当初请宫里的太医为她医治,她会是现在这幅模样吗?

“我跟您一起去,我倒要看看那个贱人的娘有多好看,至于把爹迷惑的这么糊涂!”

“啪!”

颜明鹤一巴掌毫不犹豫地打在颜水儿脸上,大堂内的下人们也是一脸震惊,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大声喘气,就连一侧的李施都惊的半天缓不过来。

颜水儿捂着被打的脸,愤愤看向颜明鹤,怒吼道:“爹果然还是没有放下那个贱人!如今您都能为了那个贱人动手打我,今后是不是还要拿我的命!”

“住口!”

颜明鹤气的浑身发抖,方才他也不想打颜水儿,只是忍不住。

 

第十章 区区一个庶出

李施见状赶紧把颜水儿拉到一边,以免又惹得颜明鹤不高兴,她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本来命就够苦的了,还要遭受这份罪,这一切都离不开颜洛菲那个贱蹄子!

她轻柔地抚了抚颜明鹤的胸膛,带着试探的语气道:“那桃花村你已经有多年不曾去过,万一……”万一那人已经不在了,颜明鹤岂不是白去一趟?

颜明鹤也明白李施的意思,旋即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一笑,“待我将她带回来,便能收拾颜洛菲那丫头。”

话虽如此,可他也不是个傻子,自从颜洛菲死而复生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以前的颜洛菲根本不敢直视他,那日竟然在大堂内敢当着众人的面与他对抗,当时他便起了疑心,只是……

云逸整个人趴在大堂的屋檐上,屋子里的人说的每句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只是不曾提到颜洛菲的事,看来,还需他亲自去问才能了解了。

待颜明鹤离开大堂后,他才从另一边飞下来,而后假装懵懵懂懂的迈进大堂,见一名妇女在不停地安抚那名女子,他止步不前,却打扰了两人。

“你这个叫花子,是谁允许你到大堂里来的?”颜水儿厉声喝道,眸光冰冷直扫向站在门口的少年。

李施也好奇地上下打量着这个少年,不自觉地点点头,脸色也比刚才好转了许多,她面带微笑,朝着少年迈出几步,问道:“你可是新来的家丁?为何我看你有些面生?”

“他就是个叫花子,在我们家门口要饭的,若不是被我撞到,且顾及到我的形象,哪里会让他进府里来?”颜水儿继续没心没肺地说道。

从始至终,云逸都没有说一个字,因为颜水儿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像是把气撒在他身上一样。

从大堂内出来后,云逸便被颜水儿的贴身丫鬟带到清水亭,等了许久也没见约他的那个人,便跟这名丫鬟询问起关于颜洛菲的事,“姑娘,在下有一事想请教姑娘。”

丫鬟叶子娇羞地瞥了一眼这个少年,后又点了点头,把头低的很低,“你问。”

“我初次来到洺桓县,可一路上却听到许多人都在说颜府小小姐的事,说她死而复生,把颜府上下闹的人心惶惶,不知那位小小姐可还在颜府?”云逸已经很委婉了,他倒是想直接开门见山,可这位姑娘似乎对所提到的颜府小小姐有些害怕,脸色有所变化,但很快又恢复回原来的样子。

叶子戳了戳手指,低下的头左右瞥了一眼,见周围没人,又对这个初来乍到的少年颇感兴趣,只觉得少年很单纯,不想他遇到恶人了还不知道如何分辨,便将颜府小小姐所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那日,我家小姐,也就是颜府的大小姐,她让我去把颜洛菲帮到后院僻静的柴房里,我以为是要饿颜洛菲一顿,也就没多想……”

哪知,待颜水儿进柴房没多久,柴房里便转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紧接着便是收到小小姐颜洛菲因承受不住颜水儿的折磨惨死,可还不到一个时辰,颜洛菲便又好端端地活过来了,且整个人都变的比以前更厉害了,颜府上下没有一个人是不怕她的。

这时,颜水儿拿着云逸的包袱走进清水亭,直接将包袱扔向云逸,拍了拍手上的灰,质问道:“你是何人?来我颜府究竟有什么目的?若是如实招来,本小姐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命。”

云逸听到这话时先是愣怔了片刻,后才意识到颜水儿话里的意思,“恕在下愚昧,不知颜小姐说的是什么意思。”

“哟!这会说话倒是挺利索的,看在你长的好看的份上我才给你机会,但如若你想死,本小姐也绝不对手下留情。”呵!真当她颜府是想进就进,想去哪就去哪的?那府上还养那些藏在暗处的高手做什么?这个少年也未免太天真了。

见自己的行为已经被发现,云逸也不打算再隐瞒,只是颜府那些所谓藏在暗处的高手,连他都未曾探到任何一丝气息,就已经发现他了,高手果然是高手。

云逸扯出一抹微笑,弯腰捡起地上的包袱,没了之前那副傻愣的模样,而是严峻冷酷的脸,“实不相瞒,我此次来颜府就是为了打听颜洛菲的下落,我与她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还望颜小姐能将她的下落告知……”

“巧了,她也是我们颜府所有人的仇人,我倒是知道她在哪,那地方别说是你一个江湖侠客,就连我都无法进入。”尽管大哥是现任的大将军,她也依然无法靠近凌辰萧一步。

好几次,她都让大哥帮她制造机会,可大哥总偏向颜洛菲那个贱人,说什么那本就是颜洛菲的未婚夫,让她早点死了这条心,呵!区区一个庶出也敢跟她这个嫡出的争男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不用颜水儿说,云逸也知道颜洛菲在哪,只不过是临时解身的法子罢了。

“在下还有要事,就不劳烦颜小姐了,告退。”他向来我行我素习惯了,难得这次临走前还跟颜水儿道别。

见少年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从自己眼皮子底下离开,没想到他竟是这般目中无人,不就长的好看了点吗?切!

叶子望着前面拐角处云逸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能回魂,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长的这么水嫩秀气的少年,若能再见到他,这辈子便无憾了。

桃花村,简陋的竹屋里。

一位穿着朴素的妇女端庄而坐,不敢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中年男人,叠放在一起手很不自在地搓来搓去,可见妇女是有多么惊慌。

颜明鹤时不时抬眸看向妇女,他长叹一口气,拿起茶杯轻抿一口,这才开口道:“曼荷,若你还想见你女儿最后一面,就按照我说的做,如果你觉得没必要,那就当我没来过。”

“颜明鹤,你实在是欺人太甚!!”

 

第十一章 你很可爱

曼荷被彻底激怒,她拿起木桌上的茶水往颜明鹤脸上泼去,怒目道:“她也是你女儿!你怎能如此待她?我当年真是瞎了眼了,如今害的我们母女不能团聚,你们都开心了吧?”

颜明鹤也不怒,一脸无奈地看着曼荷,并非他想赶尽杀绝,实在是颜洛菲的所作所为威胁到了他们的安危,当年颜洛菲出生时草木枯竭,天地出现异变,本以为是个煞星,没想到却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材。

当时他答应曼荷,无论如何都会保颜洛菲长大成人,可如今,颜洛菲哪里是需要被他保护的?都已经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了!

“曼荷,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这些年来洛菲在颜府吃了不少苦,我本想等她满及笄便送到你这来,谁知……唉!先如今她死而复生,跟之前判若两人,或许只有你出面才能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

他知道曼荷的软肋是什么,也知道颜洛菲并非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材,只是她一出生体内便有着强大的力量,当即被他封印,为的就是等一个最佳时机,将她体内那股力量化为自己所用,只是,计划都被她大乱了,他不得不提前出手。

曼荷终是没能忍住眼泪,两行热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地掉落,滴在木桌上溅起许多小水珠。

她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女儿,也恨自己看走眼嫁错了人,如今女儿陷入危险,她这个做娘亲的却只能干着急。

颜明鹤无非就是想利用她让颜洛菲现身,好取走她身上那股力量。不行,她绝对不能让颜明鹤这个老贼得逞,女儿的封印得尽快解除,不然到那时,颜明鹤必定会祸乱整个凌安国。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呵!都到这份上了,还敢跟他谈条件?

“我出桃花村这事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

“好,我答应你。”

两人各怀心事,看着对方都没有再说话,沉默之中还夹杂着许些不明的暗斗,颜明鹤自认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却不知,曼荷已经在心里盘算好,必定会让他付出让她们母女分离的代价!

京城,皇宫里。

此时已是深夜,凌亦寒却毫无睡意,他简单披了一件深蓝色外衫,站在门外仰望着空中洁白的月亮,脑海里浮现出那日在澡堂与颜洛菲相遇时的画面,特别是她拽着他的衣角撒娇时,还有在客栈他临走时,她紧紧拉着他的手不放,每一段画面的出现,都让他不自觉地扬起嘴角。

云逸就站在凌亦寒身侧,见凌亦寒时不时便勾起嘴角,面带喜色,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

自打他进青阳山起,便从他人口中得知,他们的门主生平不爱笑,也未曾有人见他笑过,从来都是冷着一张脸。

“可有打探到什么消息?”凌亦寒问。

云逸这才收起了他理不清的思绪,禀报道:“我在颜府从一个丫鬟口中得知,颜洛菲确实跟之前不一样,都说她死而复生后变了一个人,却没人得知其中的缘由。”

“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颜洛菲的事跟他本来一点干系都没有,只因那次澡堂里见到她那双会好看的眼睛,像是装满了透亮的星星一般,让人看了便忘记烦恼,再到后来,他每每得空,脑子里就总会浮现出颜洛菲的画面,这究竟是为何,至今他都无法得知。

现如今,她已住进辰王府,若是去见她,必定会让凌辰萧误会,他这个皇叔,别的都肯让给他,唯独他的未婚妻,在他面前从来都是只字不提,生怕会被他抢去一样。

星空下,有人欢喜有人忧愁,凌辰萧亲眼看着颜洛菲睡下,给他盖好被子便要离开时,却听颜洛菲嘴里嘟囔着什么,他俯下身凑近她的嘴巴倾听,便听她断断续续地喊出一个人的名字,“凌……亦寒……”

待他听清楚那人的名字时,眉头不由一皱,一脸复杂的神情望着床榻上熟睡的人儿,颜洛菲不曾见过凌亦寒,又怎会知晓他的名字?

且从颜洛菲的神色上看,是欢喜的,这种表现只有在对喜欢的人才会表现出来,难道她……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凌辰萧快步走出颜洛菲的房间,把门拉上后,才依靠在门上深呼吸一口气,望着皎洁的月光,他的心情如同杂乱的线团一样。

“寻燕,你去安排一下,明日一早本王要进宫面见皇上。”

自拐角的阴影处走来一位身形挺拔的男子,他不解地问道:“皇上不是忙着处理青阳门的事吗?什么时候回宫了?”

凌辰萧不语,直接往书房走去,留下寻燕一脸懵逼地站在那挠了挠后脑勺,始终想不通自家王爷的话,但还是照做,不敢有一丝怠慢。

翌日,颜洛菲睡的正香,睡相极为有损形象,嘴角还流着哈喇子,凌辰萧温柔地叫了几声,最后竟直接将颜洛菲从床上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从水盆里拿出脸巾就直接往颜洛菲脸上一顿擦拭。

奈何这水实在是太冰凉,颜洛菲不得不从睡梦中惊醒来,她嫌弃地白了凌辰萧一眼,从他手中夺来脸巾,在脸上边擦拭边说道:“你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啊?洗脸不是像你那样洗的,要像我一样,轻轻的,很温柔的擦拭,看懂了吗?”

凌辰萧宠溺地扬起嘴角,浅笑一声,温柔道:“看懂了。”

见凌辰萧一脸受伤模样,颜洛菲以为是自己刚才的话伤到了他,便委婉地给他道歉:“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因为没睡醒,有起床气,让你遭罪了,不好意思。”

“你很可爱。”

哈?她可爱?不应该说美的吗?可爱这个词用在她身上简直是……那个叫什么成语来着?给忘了。

总而言之,她就是不希望被别人当成小可爱,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别提有多别扭了。

 

盛世娇宠:名门狂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盛世娇宠:名门狂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盛世娇宠:名门狂妃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楚兮歌墨郗尘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