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慕小乔江起云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慕小乔江起云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08 16:15:15来源:WXB发布:见字如面

我的老公是冥王2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悬珠4

  

  

  

  不,这不太可能……

  我仔细回想姨公的生平。

  他幼年就离家了,根据沈家的记载,他不到十岁就拜入了沈家。

  如果他是妖魔鬼怪,吃穿用住都在沈家六十年,沈家的先辈们、以及他的妻子——沈家当家的沈老太太,怎么可能没发觉?

  我和我哥也跟姨公相处过,完全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最重要的是,我家那倨傲的帝君大人也见过他,如果他是妖魔,帝君怎么会没发现?

  而且他对沈家很忠心,对姨婆也一心一意。

  怎么可能……

  那团黑雾没有扩大,在地上氤氲了一会儿,就开始散去。

  周老幺原本恐惧的神色,带着一丝惊喜,喃喃的念道:“……君上没有出现,是原谅我们了吗……”

  我哥趁他不备,跳过去一把反锁住他的手臂。

  “周老幺,你神神叨叨的到底在说些什么,你们老周家在这里摆个棺材阵有什么企图,不说出来,我就把你送到派出所、再联系媒体来宣传一下你老周家的故事,如何?”

  周老幺的充满血丝的眼睛朝我动了动,低声道:“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别想拿走我们家的宝贝……”

  “你这么毁损尸体,我们可以作为苦主告你,然后把你抓去坐牢的,到时候你连一条底裤都是国家发的,还想守宝贝,呵呵,做梦去吧。”

  我哥这痞里痞气的话刺激了周老幺的神经,他的脸抖了抖,低声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我们老周家历来……”

  历来什么,我看着地上那一小块人皮,上面似乎有一个纹路。

  这是在下丹田的位置,下丹田在人身上脐下三寸,这种地方相对隐秘,不是极为亲近的人看不到。

  “历来带着这个印记?”我皱眉问道。

  周老幺有些怕我,他点点头道:“本家的男子有,可现在本家除了我和老三家的儿子,已经没有男丁了……”

  “那这个墓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定要回来下葬?”我哥追问。

  “这个印记,据说是辈辈流传下来的,我们老周家祖上从中原逐步南迁,将近三百年前在这里定居,有一次发大水,将山前那一块山沟硬生生的冲出了一条小河,格局就变了……”

  老周家祖上确实出过一个官,周老幺说是明朝中后期一位天文官员,告老还乡后,将家传的宝贝带到了这里供奉(隐藏)。

  也是那之后,代代训诫要落叶归根。

  “这印记是那时候出现的?”我追问道。

  “这我哪知道……反正祖祖辈辈本家的男子都有,分家的没有。”周老幺盯着我们道:“你们知道了,该走了吧,这里待久了会失去神志的……”

  他有些紧张的看了看腹地深处。

  这里有很多小小的光束,一直盯着看,会有些头晕目眩。

  不过这对我们来说,还不足以惑乱神志。

  “嗯……那是什么东西?”我的目光往最深处的山腹看去。

  周老幺面色紧张,嘴唇抖得不敢说话。

  这么多光,都有光束,修行之人耳聪目明,仔细看都能看到光束中带着的灰尘。

  可最深处有一个光源,它隐藏在众多的光点之中,却没有光照的来源。

  沉默又突兀。

  我要上前查看,周老幺被我哥制住,我听到他牙关打颤的声音。

  “小乔,小心点。”我哥叮嘱道。

  我点点头,知道这印记与沈家藏宝阁出现的黑洞有关,我必须要查明这其中的关键。

  从坑坑洼洼的腹地攀爬过去,我靠近那块山壁。

  这里的气场……丝毫不受周围的那么多棺材的阴腐之气影响,反而带着一股燥热的气息,源源不断的从这块山壁往外渗透,靠的越近,这感觉越明显。

  我咽了口唾沫,山壁上那块幽幽发光的东西,好像一只眼睛在看着我。

  莹润洁白,清幽寂寥。

  天上的月华仿佛都潋在这里。

  “……这是,悬、悬珠吗?”我走进了仔细看。

  这是颗能一手握住的悬珠,它有个通俗的名字叫夜明珠。

  这颗的光如同月华,而且是自行发光,就这么幽幽的“悬”在这里。

  我脚下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是朽烂的布条,上面也有弯弯拐拐的文字,我掏出衣兜里黄纸的字迹对比,差不多,是同一类。

  “周老幺,你家这黄纸符上写的是什么?”我哥问道。

  “……我哪知道!那是每个棺材上都贴的!”

  “你不知道?唬谁呢,你不知道你能写出来?”

  “我……我真的不知道……”周老幺的声音有点心虚。

  “周老幺,我们道家呢,讲求机缘,我和我妹既然到了这里,就说明大家都在机缘之中,谁也别想跳出来,你最好老实交代,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你守着秘密呢?”我哥“循循善诱”的说道。

  “……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我也说不出所以然——”

  “牢底坐穿噢?”

  “……”

  》》》

  要论耍赖,一般人还真是绕不过我哥。

  他能逻辑清晰的耍赖,还夹杂着看似玩笑的威胁。

  周老幺的手臂被我哥扭得很痛,龇牙咧嘴的说道:“……那黄纸符是流传下来的‘祝’,大意是周家弟子虔诚归葬,生死守护圣物……”

  我心里暗暗松口气,不是什么奇怪的咒语就好。

  圣物,应该就是这颗如月华般的天然悬珠了。

  我抬手想要将这颗珠子拿下来,右手刚抬起来,指尖的刺痛传来,我赶紧顿住手。

  差点忘了,指尖血要小心着意。

  我换左手去拿那颗珠子,我哥突然骂了一声:“槽,你发什么疯!”

  “沙沙……”一阵灰尘又落到我的脸侧。

  我被灰尘眯了眼,极力想看清我哥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一个东西落到我的肩头,飞快的顺着我的手臂爬动!

  “啊!”我什么都看不清,条件反射的想要甩掉手上的东西。

  晃动中,我摸到了冰冰凉凉的悬珠。

  如玉的触感。

  可我的手背猛然传来一阵剧痛,痛得我眼前一黑。

  眼前恍惚出现了巨大的白色月亮。

  月华如练,洒满整个天地。

  如昼。

  没等我冷静下来,耳畔又听到了我哥的骂声和周老幺奇怪的声响——

  “咯、咯……你、你们……老周家……的……任务……完、完成……了……”

  

  

  

  

  

  

第10章 陌生的声音

  

  

  朦胧中,月亮如同一只白色的巨眼在看着我。

  我双眼不受控制的流泪,细小的砂砾刺痛着眼球。

  看不清,看不清。

  这到底是月亮还是眼?!

  耳畔的呼喝声传来,不知道我哥是不是受到了袭击。

  我的左手剧痛,只能闭着眼,右手从挎包中掏出了沈家的法器紫霄玉如意。

  九天应元府,无上玉清王。

  不顺化作微尘,发号疾如风火……

  我抬起如意往周老幺声音的地方劈了过去!

  “卧槽……小乔你下手轻点!人要没了!”我哥惊呼道。

  我侧着耳朵,难受的说道:“我、我看不见……”

  “你别吓我!”我哥飞快爬到我身边,扶着我的胳膊道:“怎么看不见了?!”

  “这悬珠有古怪,刚才一瞬间白光差点晃瞎了我,而且我的手……”我拼命想要睁眼。

  “手?”我哥立刻看我的手:“槽,哪里来的大蝎子,你被蛰了?!”

  蝎子?

  刚才进洞的时候,我就发现有灰尘细细落下,是这只蝎子在洞顶上跟着我?!

  以前听一位玄医世家的朋友说过,猛烈的蝎毒能让人流泪不止、畏光发热。

  我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向周老幺。

  他的头耷拉在一边肩膀上,上身也朝一边折过去,肚子那里仿佛开了个洞,刚才我哥被吓到,就放开了他。

  我玉如意的剑气劈到他身上,腰侧裂开一道口子。

  他也不觉得疼,晃晃悠悠的站在那里,浅浅的黑雾从他的身体上蔓延开。

  “这印记……是尊上的斥候、印记……用在活人身上,那就只能用一次……真是、可惜,我还想多、打探一点消息呢……”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周老幺身上传来。

  “你是什么人?”我擦了擦眼泪。

  “哼……女人,你好、像有些与众不、同啊……那么猛烈的蝎毒也奈何不了、你?”

  我哥闻言立刻挡在我面前,我扶着我哥的肩膀,努力辨认这个声音。

  这声音我没听过。

  而且他的语调奇怪,不像正常人——有些生硬。

  “你说什么斥候?我姨公是你们安插在沈家的间谍?”我追问道。

  “哈,我们不需要、间谍,只是想要一件东西,刚好那个东西在沈家的藏宝阁,而离那件东西最近的印记,就是他,自然就用他咯……可惜被一个小丫头发现了……”

  我惊讶得无法言说。

  沈家藏宝阁被入侵的事情,居然与这人有关!

  这么说,姨公也不知道自己是斥候。

  他发现自己被利用了之后,生命迅速衰竭,千言万语,只来得及写下四个字——

  送我入山。

  》》》

  现在处境不妙,可我脑子突然异常清醒。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我的几位重要的朋友都在沈家。

  那时候,前山出现了一些异常的气场,我们去查看,并没有发现情况。

  此时沈家重地藏宝阁有人进入,沈家的一位小弟子沉烟发现了异常——沉烟当时应该看到了姨公!

  可那时候我去了前山,沉烟跑来求助,却又不敢将“家丑”告诉别人。

  我的朋友林言欢跟着沉烟去查看,两人看见了什么,没人知道,总之现在两人都还昏迷着。

  林言欢背景太大,他在沈家出了事,作为沈家家主的我经受了巨大的压力,询问、审查、隔离……

  这段时间,姨公的突然过世都成了次要的事。

  直到姨公的贴身弟子将他的日记和遗言交给我,我处理好了其他事情,才能将冰棺运送回乡。

  姨公身上的印记变成了异界通道,他大概也像此时的周老幺一般,恐惧又无助。

  周老幺现在完全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

  那个陌生的声音语调变化很快,跟我们说了几句话后,他的语调听起来已经与常人无异。

  “沈家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我忙追问,很怕这个声音突然消失。

  “哼哼哼……可惜,没找到……”这声音无所谓的笑了笑:“不过这东西既然现世了,总归会找到的……”

  这声音一边说,一边捡起脚边的酒瓶子。

  “喂……住手……”我哥最先发现了异常。

  周老幺剩下的那一只血红色的眼睛,流下了恐惧的眼泪,他自己的手,正拿着瓶子往自己身上浇汽油!

  轰……

  微不可见的一阵微微晃动,江起云一定在做些什么。

  那个陌生的声音“啧”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这股力量,我可惹不起,留待他日……尊上来收拾他吧……”

  他是在说江起云吗?

  如果现在谁有能力改变这里气场,那只有江起云了。

  而他口中的“尊上”似乎另有其人?

  江起云清冷凛冽的声音突然从空中传来——

  “你说,谁……来收拾本座?”

  说时迟那时快。

  周老幺突然按下打火机,将自己烧成了一团火!

  对方这反应太快了,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

  而江起云的注意力主要在我身上,他出现在我身旁,蹙眉看着我的手。

  “……慕小乔,我一不看着你,就弄成这般模样?”江起云的声音含着一股愠怒。

  天呐,比起蝎毒,我更怕帝君大人生气。

  他气了可难哄。

  那团火人突然低低的冷笑一声:“慕……小乔?”

  江起云袖袍一摆,细小的银色勾魂索从袍中飞射,将周老幺的魂从火中拘了出来。

  “……冥府仙后的闺名,不是你能叫的。”江起云的声音压低,十分不悦。

  鬼门将周老幺的魂拖入,那团火再也没了声响。

  山洞腹地,只有一股烧焦的气味弥漫。

  我站不住,一是因为蝎毒,二是因为这场面可怕。

  “这颗悬珠,收走……这里的地势就是为了养这颗珠子。”江起云说道。

  我哥不敢再让我去碰,他迅速戴上手套将珠子从山壁上抠下来。

  那只大蝎子还要袭击我哥,江起云抬手弹出一缕银色的光芒,如同钉子钉入,蝎子在山壁上动弹不得,银光消失,蝎子落了下来,死了。

  “啧,小乔你的血都沾到珠子上了,看起来有点惊悚……”我哥用手套擦了擦。

  我的手背上鼓起一个毒痈,痛得我一边龇牙抽气、一边泪流不止。

  “诶,别哭别哭,我们快走……让你老公带你去找大巫王,比去医院找蝎子血清还靠谱,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吧。”

  江起云要带我先走,我使劲摇头,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我不放心我哥一个人。

  “哥,别忘了那个野人……”

  如果老周家还有带有印记的人,那只剩那个野人了。

  我哥赶紧爬出洞,一路往山下跑去,江起云抱着我,轻飘飘的落到一块石头上。

  》》》

  月亮还是那么亮。

  可是这里奇怪的燥热感消失了。

  “起云……我好像梦见过这样的月亮……”

  江起云微微眯着眼,垂眸看着我。

  半响,他淡淡的说道:“修行之人,梦乃神识乍现,解不了的梦,说明机缘未到……机缘到了,自然顿悟,不用过分劳神去求解。”

  “喔……”我的头昏昏沉沉的。

  这蝎毒,还会致幻吗?

  怎么我仰头看江起云的脸,明明应该是清冷如镌刻的线条,却恍惚有点儿鼓鼓囊囊?!

  而且,而且……还有些红红绿绿的痕迹!

  “江、江起云……”我努力闭眼,想止住眼泪,可这蝎毒太猛了,让我眼睛都被泪水泡模糊了。

  “嗯。”他清清冷冷的应了一声。

  “你……你不是去巡视冥府的道场吗……怎么、怎么吃得鼓鼓囊囊的?”我昏昏沉沉的问。

  “……嗯?”

  “你好、好像于归和幽南养的那只仓鼠,哈哈、哈哈……”

  “……你、说、什、么?”

  “而且,你下巴上这么多红印子……谁给你烧了美女吗,这么多唇印,哈哈、哈哈……嘴都被亲肿了,哈哈哈……”

  “……”

  

  

  

  

  

  

  

  

  

  

第11章 小惩大诫1

  

  

  

  

  江起云的神职称谓太长,但他给我的名章上,阴文篆刻就四个字:北太帝君。

  大小神祇也经常以这个名称来称呼他。

  我有时也会叫他帝君大人,不过更多时候,还是叫他江起云。

  这个名字稍微带着一丝烟火气,也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名字。

  或许叫他起云二字的,只有我一人。

  因此一声普通“起云”,也能平白带上三分旖旎的情意。

  “起云……这下巴的唇印怎么擦不掉呢……”

  此时那蝎毒蛰得我又痛又晕,眼前五彩斑斓。

  我觉得自己是残存了神志的,可身体有些不受控制。

  蝎毒会让身体发热、畏光、流泪不止甚至昏迷,我现在的状况,除了昏迷几乎都齐全了。

  我看江起云的脸都是红红绿绿的,中元祀将近,不知道哪里的信众给他烧了美女纸人呢?

  我抬手去擦他的下巴,他好像很不悦,但是没有放开我,也没有躲开,就这么站着将我拢在怀里。

  我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完蛋了,那个野人跑了!不知道怎么挣脱了绳子……诶,小、小乔?这是怎么了?”

  “……她从刚才就这样。”江起云清冷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他好像不高兴,对,他之前还在生我的气呢。

  我艰难的抬着两只手,捧住他的下颌。

  “起、起云……我认错还不行吗……我以后不大声对你说话了……”我想趁自己还“清醒”,赶紧把道歉的话,认真的说出来。

  “嗯。”江起云淡淡的回应。

  我混混沌沌,听不真切,用手使劲在他脸上擦拭。

  “……就算、就算吵架,你也不能去找别的女人呀,你看,嘴都被亲肿了,帝君大人不是说过:凡配偶之外皆为邪淫吗?”

  “……”

  “……乖乖,这怎么回事?”我哥愣愣的问道。

  “大概,是蝎子的毒吧。”江起云的声音依然淡定。

  “那你还不快点带她去殷家、找沐挽辰和殷珞解毒啊!我家小乔本来就不怎么聪明,别给毒成傻子了啊!”我哥急道!

  “哈哈,哈哈……你说谁是傻子……”我回答道。

  慕云凡,你别以为我听不到。

  “说你!”我哥怒道:“都说了我来善后,你赶紧去解毒。”

  “我……我怕你走不出去……”我极力晃头,想要保持清明,不过嘴角一直咧开哈哈哈的傻笑,我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行了行了,我跟你们一起出去行了吧?快走快走!”我哥催促江起云。

  江起云抱着我,这里的双阴聚煞和负阴抱阳的气场被他拨正,山沟里的黑雾散了大半,那些鬼打墙的模糊景象也不见了。

  “先出去,我找村干部来搜索周家老三的儿子。”我哥说道。

  走过小土桥的时候,我哥走前面,江起云抱着我走在后面。

  我抱着江起云的脖颈,下巴放在他肩头,恍恍惚惚间,我好像看到远处小河里有个人。

  ……有个人。

  好像光着身子,只能看到背影,突然白白的身体从水中冒出来,然后又潜了下去。

  “起云、起云……有人……”我哭着扯着江起云肩头的衣服。

  “嗯?”他回头看了看,微微蹙眉道:“又看到水鬼了吗?这里的土地山神都消失了,我将阴阳拨正,稍后再派遣新的小神来处理吧。”

  我哥着急的说道:“你少说点话吧,江起云的衣服都快成你的口水巾了……”

  我们回到停在村里的车旁,沈家的弟子轮班守着车,我哥让我赶紧“滚”去解毒,他自己往车里去了。

  江起云抱着我,走到村口停着的白轿子旁。

  守着轿子的阴吏吓了一跳:“小娘娘怎么了?”

  “……你在这里守着,还问本座怎么了?”江起云冷冷的说了一句。

  这家伙,真凶。

  阴吏忙告罪道:“帝君大人命小人候小娘娘归家,可没让小的跟着小娘娘啊……之前小人还提醒小娘娘小心……”

  “废话少说,走。”江起云将我放到白色的轿子里。

  说是轿子,其实是个宽大的坐塌,只有背面有遮挡,其他三面都是“漏风”的,垂着白纱而已。

  阴吏小心翼翼的问道:“帝君大人,是归沈家山门、还是归慕家小楼?”

  我窝在坐塌上蜷成一团,江起云捏着我被蛰的左手,将我的头放在他腿上躺着。

  “……去殷家。”江起云将我的头发撩开,伸手附在我的额头上。

  他的手指冰冰凉凉,让我发热的身体十分舒服,我难耐的拱了拱,哼哼唧唧的想要抱着这个大冰块。

  “是小娘娘常去的那个玄医殷家吗?”阴吏问道。

  “她去过的地方,还有几个殷家?”江起云冷声道。

  他平时对下属说话都是用眼神来“意会”,这守轿子的阴吏大概很少接到他的指令,有些陌生。

  不过阴吏还是尽职尽责的小声建议道:“恕小人多言,小娘娘似有不适,走帝君大人的法门不是更快么……”

  “哼……”江起云轻笑了一声,幽幽的说道:“本座,就喜欢看她……这、傻、样。”

  ……他一定,是借机惩罚我教于归和幽南说谎。

  

  

  ——

  又到了国人最重要的团圆节日——春节,祝小仙女们猪事顺利、平安顺遂、阖家欢乐、大吉大利、心想事成!

  

  

  

  

我的老公是冥王2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我的老公是冥王2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我的老公是冥王2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顾琳年陆以尘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