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何青玉邳修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何青玉邳修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08 16:21:22来源:WXB发布:清卿飞雪

你好,我的鬼君大人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奇怪的问题

“不过你能进到这里来,倒是让我对你有些好奇了,要知道,能进来我这里的活人并不多。”

  “为什么?”邳修说对我好奇,我何尝不是对他,或者说对这家咖啡厅感到好奇。

  如果能进来的活人不多,那我能进来,会不会说明我与常人是不一样的?

  我又想到在医院看到的,那个飘在半空中的人,楼下就是他跳楼的尸体,现在想来,很显然那是一只鬼。

  我能看到,护士却看不到,这已经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邳修卖了个关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道,“以后不管你碰上什么问题,或者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找你做什么?”我皱眉,又是不解。

  “我们不是朋友吗。”邳修眯起眼睛灿烂一笑,身上的阴森气息一扫而光,好看是好看,可在这种环境下,也怪渗人的。

  又坐了一会儿,矿泉水已经喝完了,我一直盯着门外,希望赶紧有一个和我一样的倒霉蛋进入这家咖啡厅,我好能赶紧离开。

  一个老头往里面走来,我眼睛一亮,赶紧站起来往外面走。

  耳边传来邳修的笑声,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急匆匆的我与老头撞了个满怀,一股凉意从他身上传来。

  老头看起来有七八十了,被我这么一撞,身子连晃都没晃,反倒是我差点儿摔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道歉,“您没事儿吧?”

  老头没说话,朝我笑了笑,然后走进咖啡厅。

  我总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儿,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来。

  出了咖啡厅,外面已经黑了。

  我居然在里面待了这么长时间?

  走在华灯初上的街头,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一直萦绕在我的心中。

  我进入咖啡厅的时候,分明还没到中午。

  有人给我打来电话,是一串陌生号码,我本来还以为白柳见我这么晚还没回去,打电话来问,接通之后却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小何啊,白天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们殡仪馆并没有辞退你的意愿,陈经理滥用职权,擅自让你离职,让他侄女代替你,我现在已经让他卷铺盖滚蛋了,你看明天能过来上班吗?”

  我愣了愣,才想起这是殡仪馆老板,早上被辞退以后,我就把老板从通讯录里面删除了,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我可以去上班。”讨人厌的陈经理被辞退,老板还亲自打电话邀请我回去上班,再加上薪水着实不错,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好好好,那就好。”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老板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走在路上,我照例准备拦一辆出租车,把我带到白家。

  这次不知道是不是时间有些晚的缘故,走了挺久都没遇到车,偶尔路过一辆,里面还有人。

  就连人烟都比平时稀少许多,走在路上的除了我,还有稀稀拉拉几个人影。

  一阵风吹来,我打了个寒颤,摸了摸胳膊,上面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没想到这么快晚上就开始变冷了,夏天分明刚过一半。

  沿着路边走了好久,经过一个公交站牌的时候,正好公交车开了过来。

  “到水悦华庭吗?”我问道。

  水悦华庭就是本市的富人区,全是别墅,白家也在那里。

  司机可能是坐了太久,点头的姿势有些僵硬,我上了车在包里摸了好久,才摸出一个一块钱硬币。

  橘黄色的灯光洒满车厢,坐着的人不多,只有三个。

  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晚上坐公交的好像特别少,第三站的时候,才上来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也不坐下,走到我身边,扶着旁边的栏杆,一个劲儿地看我。

  “大娘,我脸上有东西?”我被她看得不自在,干脆问道。

  那老太太撇撇嘴,一脸鄙视:“你们这些小年轻,都不知道尊老爱幼,见了我这把年纪的老骨头,都不说让让座。”

  “让座?可是,还有很多位置啊。”我被这个老太太说得一头雾水,下意识看向别处。

  车厢里每一个位置都坐了人,我脑子嗡得一声。

  什么时候来的这么多人?

  “您快坐,我到站了。”正好公交车又停在了一个站点,我赶紧起身下车。

  走到车门的时候,司机幽幽地说道:“你不是在水悦华庭下车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沉不住气。”

  下了车,我才敢往司机那里看去,车门关上的那一瞬,我终于看清司机的面孔。

  脸色青紫,肢体僵硬,所有活人该有的特征,在他身上统统没有!

  街道上不再像之前那样冷冷清清,各种卖小吃的摊贩吆喝着,有很多出租车停在路边,空车的牌子亮着。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正常。

  回到家,我没敢和白柳说今天发生的那些事情,毕竟白柳不是鬼,而我遇到的那些,对于人来说,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我吃饭的时候,白柳依旧坐在沙发上看书。

  “怎么回来这么晚?”他突然问道。

  我一怔,下意识看向他,正好撞进他如同大海般浩瀚的眸中。

  “我去医院看了养父母……”说话的时候,我有些心虚,本来想要把咖啡厅的事情说出来,但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屏障,让我没办法把邳修所说的那些告诉别人。

  “你有没有碰上别的什么人?”白柳眉心一皱,眼神骤然变得深邃,仿佛我所有的秘密,都不着寸缕地暴露在他的面前。

  他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是不是知道了白天发生的事情?

  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要把我能看到鬼的事情说出来,但仅存的理智阻止了我的行为。

  “我认识了一个很奇怪的人,他……”我强忍着心虚,不敢看他的眼睛,“他帮了我一个小忙。”

  白柳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一双漆黑入夜的眸子仿佛能够看穿所有迷障,我心中惴惴,生怕自己撒的谎被识破。

  事实上,为什么要对他隐瞒今日所发生的事情,若要追究起具体原因来,我也不太清楚。

第10章 玉被偷了?

 “是么。”他漫不经心地哼笑一声,把视线又转移到手中的书籍上。

  虽然他语气中带着怀疑,但却并没有继续追问我,这让我提起的心又渐渐放了下去。

  吃完饭,他还在看书,我好奇到底是什么书能让他这么入迷。

  我凑近了一些,能隐约辨认出封面上的字体。

  《与命运的交易》,在我的印象中,是一本心理学著作,看不出,白柳还对这个感兴趣。

  第二天早上,我照例早早醒来,直到吃完早饭我都没有看到白柳,稍微有些不习惯,询问吴妈白柳的去向,得知他有些事情要处理。

  昨天老板给我打电话,说陈经理已经被辞退,邀请我再回去继续上班。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他让我走我就走,让我去我就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但思及殡仪馆极高的工资待遇,以及我非常迫切赶紧攒够钱还给白柳,与他撇清关系的愿望,我还是重新接受了这份工作。

  到了殡仪馆的小办公室,之前占了我位置的小姑娘已经不见了踪影,正好陈经理过来领他的工资,顺便来收拾东西,看到我之后,苦大仇深地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摸摸鼻子,心想关我屁事,要不是你个他利用裙带关系让你亲戚家的女孩顶替我的位置,你也不会被辞退。

  在我们这种大城市,最不缺的恐怕就是尸体了,几乎可以说每天都要死很多人,死因各式各样,就连我所工作的这家开在郊区的小殡仪馆,也从来不缺单子。

  刚坐下没一会儿,就有负责杂货的同事过来告诉我,又有尸体运过来了。

  尸体运过来后,尤其是在夏天,都会直接停放在专门放置尸体的冷库里面,冷库和医院的太平间差不多,只是规格相对来说小了许多倍。

  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防止尸体腐烂。

  来到尸体停放的地方,负责火化的王师傅已经在我之前赶到,面色严肃,叹了口气。

  我有些好奇,王师傅可以说是殡仪馆里面资历最老的了,什么样的尸体没有见过,这次的反应着实有些反常。

  快要走到尸体身边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死者的脸,心里咯噔一下,双脚像是黏在地上,怎么也没办法再往前挪动一步。

  在停尸床上躺着的死者,我绝对不会认错,正是昨天我在咖啡厅撞到的那个老头!

  老头面色青紫,嘴唇乌黑,耳后和脖子上还有一些紫红色的小点,像是过敏引起的红疹。

  没想到昨天还见过一面的人,今天再次相见,已经是阴阳永隔。

  我有些感慨,但毕竟与老头只是萍水相逢,犯不着我为他伤感,在最初的惊吓之后,我调整了一下心态,深吸一口气,拿着化妆包走到老头身边。

  “这老头也是可怜,都一把年纪了,还被人害死。”王师傅又叹了口气,往旁边的小凳子上一坐。

  “被人害死的?”我停下手中的动作,下意识反问道。

  “如果是因为心脏病之类的突发疾病去世,你看这个部位,还有这个部位,都不会起红疹。”王师傅业务熟练,耐心给我讲解了一番。

  听完,我不禁对这个老头产生了些许同情,确实如王师傅所说,都这么老了还被毒死,说不定还是被家人毒死的,也怪可怜的。

  这么想着,我看着老头青紫的脸庞晃了一下神,恍惚间竟然看到尸体咧开嘴朝我笑了一下。

  我心里一颤,手中的粉底掉在地上。

  “玉丫头,怎么了?”王师傅发觉我的异样,关切地问道。

  “没、没什么。”我捡起粉底,再看向老头,他静静地躺在那里,脸上一片灰败,什么表情也没有露出来。

  可能是最近发生的怪事太多,让我产生幻觉了吧。

  就在我调整好心情,照例准备给尸体化妆,最大限度还原出他生前的模样时,一阵嘈杂声从外面传来。

  “今天你们殡仪馆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这位女士,您先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声音越来越近,好像吵架的与劝架的都往这边走过来了,我疑惑地看了一眼王师傅,问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我去看看。”王师傅往外面走去。

  还没等他走到门口,冷库的大门就从外面被打开,几个身穿孝服的人走了进来,殡仪馆负责接待的小哥不停和他们好言好语解释着什么,他们却推推搡搡,根本不听。

  为首那个穿着高跟鞋,涂着红嘴唇的女人往这边看过来,突然啊哟叫了一声,跑到我身边,伸手就想拉扯我。

  我赶紧躲开,不明白她这是想做什么。

  “你离我爸这么近做什么?我爸给我托梦,说殡仪馆拿了给他陪葬的一块玉,你离他这么近,肯定是你拿的!”女人尖声叫道,声音听起来及其刺耳。

  托梦?

  听到这个玄乎的说辞,我忍不住皱起眉头,还没等我反驳,王师傅就把她拉开,站在我身前。

  “你肯定是误会啦,她是这里的葬仪师,给你爸化妆的,怎么可能拿走他的陪葬品呢?”

  王师傅慈眉善目,语气也很和缓,那个红唇女人却毫不买账,指着王师傅又开始骂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些违和感,又说不出来到底什么地方不对。

  “穷酸老头子,你说不是她偷的玉,那就是你偷的喽!”红唇女人不依不饶,伸手抓住王师傅的衣领,推搡了一下。

  王师傅年事已高,被突然一推,趔趄一下往地上摔去,我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他老人家。

  “都吵什么呢?死者为大,停尸间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一听到这个声音,我松了一口气,能主持大局的终于来了。

  一个西装革履,面露严肃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就是这家殡仪馆的老板。

  “你又是谁?”那红唇女人眼睛一瞪,朝老板看过去。

  老板没有回答,而是问道:“死的这个人是令尊吧。”

  “对啊,是我爸。”

  “逝者已矣,你还在这里吵,你是想让他死了还不得安宁吗?”老板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不怒自威。

第11章 莫非,她要杀了我?

红唇女人还想说什么,老板走到她身边,低声与她说了句话,她的脸色立刻变了变,可嘴里还是嘟囔着:“我不管,我爸又不是我害死的,我爸给我托梦说陪葬的那块玉让你们殡仪馆拿了,你们总得给我个解释。”

  这句话一出,她身后的人也围了过来。

  无一不是让我们给个交代。

  “王师傅,你没事儿吧?”我看王师傅在一边面色苍白,关心道。

  王师傅摆摆手,艰难地说道:“高血压犯了,去帮我把药拿来,就在小办公室的桌子上。”

  我挤着出去,经过那群闹事的死者家属身边的时候,听着他们吵嚷的声音,刚开始的那一股违和感越来越强。

  我来不及多想,去给王师傅拿了药,回来的时候,王师傅已经离开停尸间,在外面靠着墙闭目养神。

  赶紧把药递给王师傅,王师傅吃下药,脸色好了许多。

  停尸间的门没关,在外面我都能听到一群人闹哄哄的声音,声音里面有愤怒,有焦急,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却惟独没有逝者已逝的悲痛。

  原来如此!

  一道灵光自我脑海中闪过,我终于发现违和感来自于什么地方。

  跟着那个红唇女人一起过来的老人的家属,他们虽然统一穿着丧服,但从神色间看不出丝毫悲伤和憔悴,反而一个个红光满面。

  尤其是那个红唇女人,一口一个爸,但她却浓妆艳抹,丝毫没有父亲去世的那种悲伤。

  一个恐怖的念头从我心中冉冉升起——老人如果真的是被害死的,说不定与他的这些家属有关。

  但这些都不关我的事,警察都没有去管,我自然也不可能多管闲事。

  停尸间吵得热火朝天,想来也是没有办法工作的,我干脆没有进去搀和,而是扶着王师傅回到小办公室,在那里坐着休息。

  一直到了快晚上的时候,我去停尸间那边看,以红唇女人为首的老人家属才心有不甘地离开,红唇女人看到我的时候,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显然没有得到她满意的结果。

  停尸间终于又变得安静下来,我走到老人身边,坐下来,准备开始上午刚刚开了个头的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一直沉浸在工作当中,直到为死者描眉的眉笔突然断掉,我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才意识到已经晚上了。

  在我们的殡仪馆没有晚上化妆的规矩,晚上也没有专门的员工看守尸体,我给老板打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得到同意后,收拾好工具准备离开。

  为了保证室内冷气充足,停尸间的门一直是关上的,从里面可以直接打开,想要从外面打开的话,则必须要有钥匙。

  我扭动了一下门把手,咔哒一声,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卡住了,按不下去。

  现在的情景,与当初在白家,给白柳化妆之后的情景何其相似。

  不怪我胆子小,实在是情况太过诡异,我吓得一哆嗦,拼命扭动着门把手,门却好像焊死在门框上一样,纹丝不动。

  我的脖子后面传来一股阴风,就好像什么东西在我背后呼了一口气一样,我下意识想要回头看,但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说——

  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背后,到底是什么东西?

  人类的好奇心是致命的,越是不让我回头,我就越想回头去看。

  我猛地转头,本应该躺在停尸床上的老头的脸,瞬间映入我的眼帘。

  他的脸色青紫,嘴唇乌黑,与之前别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他看着我,嘴角缓缓上扬,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啊啊啊啊啊!”我叫出来的声音连我听着都觉得刺耳,划破周围的寂静。

  “女娃娃,你别怕,我不吃人。”老头和蔼地笑了笑,声音沧桑干涩。

  “你……你是人是鬼?”我跌坐在门口,身后靠着停尸间的铁门,鼓起勇气颤抖着声音问道。

  “唉。”老头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已经死了,应该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鬼吧。”

  鬼!真的是鬼!

  不知道为什么,在老头干脆利落地承认他是鬼之后,我倒是没有那么害怕了。

  只听老头继续说道:“可是我总觉得自个儿不该死,我的寿数还没到头呢,怎么就死了?”

  “我、我怎么知道,我就是一个帮你化妆的。”我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因为过于紧张,声音比老头的还要沙哑。

  “我还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我的二女儿怀孕了,我还没有看到孙子出生。”老头不理会我,自顾自地说着,沧桑浑浊的眸中充满对人世间的留恋。

  “还有我的小儿子,他生了很重的病,本来我是要卖掉老房子给他治病的,我这么一走,房子一分,还有谁能管他啊!”说着说着,老人的眼眶红了起来,浑浊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那个……老大爷,您跟我说这些也没用啊,您要不再托个梦,让您的儿女把房子给小儿子?”我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老头摇摇头,痛苦地说道:“我的能量不足以支撑我再一次托梦了,姑娘,既然你能看到我,那你也一定有办法帮我对不对?求你查查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看着一个年龄足以当我爷爷的老头在我面前声泪俱下,就差给我跪下了,我也慢慢从恐惧当中脱离出来,有些于心不忍。

  “我考虑一下吧,我也是个普通人,没有太大的能力。”当务之急是要赶紧离开停尸间,我给了老头一个模棱两可的回应。

  “你一定要帮我!你如果不帮我的话,就没人可以帮我了!”老头激动地大声喊道,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不答应吧,我没办法离开这里,答应吧,我又实在不想与鬼有什么交集。

  老头死死的盯着我,步步紧逼,颇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既视感,眼见着他离我越来越近,我身上的寒意也更重了些。

  我吓得紧紧闭上眼,这老头,该不会恼羞成怒想要杀了我吧!

你好,我的鬼君大人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你好,我的鬼君大人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你好,我的鬼君大人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慕小乔江起云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