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薄曜施诗小说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全文免费阅读by麻辣秋风

薄曜施诗小说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全文免费阅读by麻辣秋风

2019-12-08 16:24:44来源:wyy发布:麻辣秋风

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麻辣秋风小说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太太什么的……听起来就很空虚寂寞冷!他双眼微眯:你觉得你会空虚?……&...

薄曜施诗小说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全文免费阅读by麻辣秋风

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 第一章结婚证上那位

  安北市。

夜幕之下,整个城市灯火辉光,万家灯火。

钻石人间。

施诗喝的伶仃大醉。

在她周围的男人都用各种目光打量着她。

她长得美,身材好,是万一挑一的美人。

但是那又如何,她早已嫁人了。

再过几天,她那个所谓的“丈夫”就要回来了,她最后一丁点自由都没有了。

她今年才24岁,那个从未见过面的老公据说五十了。她嫁给那个老头一年时间,只要他一回来,她就哪里都不能去,像一只鸟一样被困死在那个豪华的大宅子里,连去花园遛狗都要跟他的副官打报告。

“服务生,再来一打芝华士。”她高喊着。

服务生看她的样子,犹豫着说:“您喝的太多了。”

“什么意思!觉得我付不起钱?”施诗从包里拿出一张黑卡甩在吧台上,“我别的没有,就是钱多!你尽管给我上!”

服务员摇摇头,这种地方,醉鬼见多了,他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

施诗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通。

“喂!”她大声喊着。

电话那头,一个低沉的男声沉稳的说:“什么事?”

“叶珏,你个王八蛋!”她愤愤的冲着电话里骂道,“你个混账,我一辈子看不起你。”

“你打错了。”男人的声音听不出来一点情绪。

“我没有,你个王八蛋,你的号码我倒背如流。”施诗大声喊着。

电话那头的男人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喂?喂!你居然挂我电话!”施诗气愤不已的将手机重重摔在桌子上。她只觉得心口难受不已。

青梅竹马的爱人,下个月就要和她的表妹结婚。两个人暗地里来往了三年多她才发现端倪。

她真是傻,当初被叶珏那张脸骗的五迷三道。

如果不是因为这,她怎么会一气之下答应嫁给那个高高在上却老的可以当她爸爸的军官。

越想越气。

远处的一个私人卡座。周围站满了穿着黑衣的男子。不时有人端着红酒想要和卡座里的人套个近乎,都被那群保镖给拦了下来。

卡座里,一个年轻的男人坐在那里,他头发很短,像是出自雕刻家之手的五官,轮廓分明。他的眉角有一点疤痕,为他原本就充满了刚直气息的脸上平添了几分肃杀。

此时,他的脸色极为难看,预示着一场狂风暴雨。

“那个卡座里的是谁啊?”施诗身边的一个女人十分好奇地问着她的同伴。

“听说是军队里的,大官!”那个女的冲她挤挤眼,“能傍上,就飞上枝头了。我听我男朋友说了,那人跺跺脚,安北市抖三抖。”

“不会吧,这么厉害?”女人显得跃跃欲试,“难不成总统都要听他的?”

“没听人说过么你?总统是台面上的,他才是背后那个掌权者!”

“你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薄曜吧!”

“就是他!”

施诗听着身边的两个女人兴奋地讨论,皱着眉头,十分不爽。

薄曜?

呵呵,原来是那个人啊!

不就有权有势么?现在的女孩真是见钱眼开,五十多岁的老头子都能让她们激动成这样。

那老头可是早年死妻,中年丧偶,天生命硬克老婆。据说他枕边的女人,没名没分活不过一个月!

“喂,大姐,能不能别吵吵!”施诗指着自己的耳朵,说:“一老头值得你们发花痴么!”

“你什么意思,喊谁大姐!”女人手往桌子上一拍,十分生气,“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比你老?”

施诗口齿不清地说:“不叫大姐叫什么,叫你别的不是侮辱你么,难道你想听我喊你大妈?”

旁边的女人们指着她叽叽喳喳说什么,施诗却摇摇晃晃站起来。

酒喝多了,她憋得慌,要去解决一下三急。

跌跌撞撞走到洗手间,却发现居然有这么多人站在门口,还个个西装笔挺。

施诗笑起来,拍了拍其中一个男人,笑道:“哟,上个厕所,排个队,搞得像什么似的。”

男人看都不看她一眼。

施诗有些不耐烦,企图拨开那群人:“让开让开,你们让开。”

“您好,这里是独家片区,请到别处撒酒疯。”一个西装男一板一眼地说道。

“啥?”施诗指着自己,舌头打结地说:“你说什么?”

“请你离开。”

“诶,你、你怎么这样子?”施诗把开始跟他理论。

男子今天晚上见了太多这样装模作样的女人,正当他要把施诗拎出去的时候。卡座里的一个中年人眼明手快地说:“小飞,住手!”

小飞吓了一跳,赶紧松开施诗。

中年男人跑出来,看了施诗一眼,惊疑不定,脸色极为难看。他伸手架着施诗,带着她来到卡座里。

施诗酒醉的太厉害了,很快就不省人事了。

薄曜看着沙发上的施诗,对中年男子说:“李副官,你这是干什么?”

李副官无奈地说:“司令,这个、这个是……”

薄曜抬眼看了施诗一眼,依旧冷着脸说:“我对醉鬼没兴趣。”

李副官心急如焚,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司令,不知道该怎么说。

太太居然跑到这种地方了,司令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要知道司令的第一任妻子可是……

正当李副官组织语言的时候,薄曜薄唇轻启,不带任何感情的说:“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

“不行!”李副官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薄曜抬头,鹰隼般的双目盯着李副官,似有薄怒:“李副官,你这是违抗我的命令么?”

“司令,这个是、这个是您的太太。”

薄曜一愣:“什么太太?”

“就、就是您结婚证上的那位啊!”

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 第二章我警告你,不许动我

  薄曜这才将目光再次放在了烂醉如泥的施诗身上。

事实上,他对与这个新婚的妻子一点都不了解。只是当时有人将一摞适龄女孩资料放在他的面前,他随意地抽取了一份。

他的结婚照是PS合成的,他甚至连这个新老婆叫什么都不太清楚。

施诗此时头疼欲裂,她揉着太阳穴,刚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双如鹰隼般的目光。那个目光冰寒彻骨,吓得她一激灵,尿意全无。

“看什么看!”她没好气的冲薄曜喊道,“没看过美眉!”

一声嗤笑在她的头顶上方响起,她抬头,将头发扒拉到一边,对薄曜轻蔑地说:“不要故意装作高冷地样子,你们这种人,姐姐我见多了!欲擒故纵是吧!”

薄曜怔了一下。

这真是他挑的那个小妻子么?

以前他在家里的时候,只知道她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连去院子遛狗都要打报告。原以为是个无趣的女人,没有想到竟然这么牙尖嘴利。

施诗看着眼前的男人,见他长了一副好皮囊,不由得笑起来:“可以啊你,长得不赖啊!”她伸手拍拍薄曜的脸,一副“社会你诗姐”的样子。

李副官在一旁见了,简直不忍直视。他心想:坏了坏了,太太要倒霉了。

薄曜脸色不由得黑了好几分。他一把拉开施诗的手,皱着眉说:“你,现在跟我回家。”

“哟,小子,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啊。”施诗看着薄曜,笑的东倒西歪,“年轻人啊,你胆子还挺肥的。我们话还没有说几句,你就想让我去你家。你妈妈没告诉你,不能带陌生女人回家吗?”

薄曜脸上闪过一丝薄怒,他对着李副官说:“李副官,准备好车。”

李副官应了一声后,急急忙忙出去了。哎嘛,他再不离开,他一副老脸都没法看了。

“我是薄曜。”他看着施诗的眼睛,一字一句企图唤醒面前的醉鬼。

“薄……曜?”施诗愣住。但是接下来的话让人大跌眼镜:“薄曜是谁啊?”

薄曜脸瞬间黑成一片。

施诗痴痴地笑着,伸手摸着薄曜的脸,说:“好了。这么好看的脸,板着多可惜。来,给姐姐笑一个,笑的好了,姐姐请你喝酒。”

“司令,汽车准备好了。”李副官一走进来就看见施诗这样子,赶紧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天哪!他都看到了什么!

被他从小带到大的薄司令,一直冷若冰山,没想到竟然被太太这样调笑。

李副官觉得自己一把年纪了,但是心中的八卦之魂正在崛起。刚刚他出去那段时间,两个人的关系就这么突飞猛增了!

不愧是司令官,做什么的速度都是快准狠。

薄曜拉着施诗的手腕,毫不温柔地拽着她离开了会所。

会所外,一辆黑色军队牌照的汽车停在门口。

薄曜将施诗塞进车里。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我告诉你哦,光天化日之下,你可不能做犯法的事!”施诗口齿不清地说道。

糟糕了,酒劲上来了,好像头晕的越来越厉害了。

“现在是晚上。”

“晚上也不行!”施诗摇头晃脑的看着身边的薄曜,点着他的胸膛说:“我跟你说啊,年轻人啊,要节制!节制!”

“节制什么?”薄曜看着她一副醉态,真想知道她平时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是怎么装出来的。

“年轻时后不节制,以后年纪大了,再漂亮的女人摆在你面前,你都只能眼巴巴地看了!”

前排的司机和李副官,赶紧将车上的挡板升起来,眼观鼻,鼻观心,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你刚刚说什么?”薄曜一点一点靠近着施诗,他闻到她身上浓浓的酒精味,脸又黑了几分。

“我、我老公就是!年轻时候肯定是玩多了,现在四五十岁了,和我结婚一年了,连我手都没碰一下。你说说你说说,前车之鉴啊!”施诗拍着薄曜的肩膀,昏头昏脑地感叹道。

薄曜微微皱眉。

四五十岁?

她从哪里听来的?结婚之前,她难道对他一无所知么?

“四五十岁?谁告诉你的?”薄曜手钳着她的下巴,盯着她有些微合的双眼。

“谁?我亲眼见的还有假!”施诗伸手拍开他的手,“别乱碰,姐姐是有主的人。自重!自重!”

“你再说一句姐姐,你试试!”薄曜冲着她低低喊道。

“我叫自己姐姐怎么了?你管得也太宽了吧?”施诗吃吃的笑起来。

“闭嘴!”薄曜有点忍无可忍。

         

        施诗笑的极为夸张,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的薄曜脸黑的像包公。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

她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薄曜看她这副迷糊的样子十分头疼,将她的包打开,翻出手机扔给她。

施诗迷迷糊糊看着来电,点开电话,冲着电话大喊:“谁!”

“是我。”

施诗愣了一下,不小心碰到了免提键。

“诗诗是我,叶珏。”

一旁的薄曜顿了顿,微微皱眉,扭头看向施诗。

“哦,叶珏啊,没事我挂了。”施诗虽然头晕得很,但是还是分的很清楚什么人的电话该接,什么人的电话不该接。

“你在哪里,我听人说你在钻石人间。”电话那头,叶珏十分关心的说道。

“叶公子,你都说了我在钻石人间,你还问我在哪里。你不是脑子有病,就是脑子有病。”施诗毫不客气地说。

一旁,薄曜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弧度。

“你不要生我的气,我来接你。”叶珏不理会施诗的话。薄曜听了这句话,二话没说将施诗拉了过去。

“不好意思,我现在很忙。”施诗说着,看着薄曜,对薄曜说:“我警告你,不许动我。”

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 第三章原来你不是金针菇

  电话那头,叶珏听到是施诗的声音,急不可耐的说道:“施诗,你在哪里,是不是有人强迫你?”

这小子还没有挂电话啊?

施诗皱着眉看着电话说:“我在哪里管你屁事!你自己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施诗,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我要和婷婷结婚了,你心里不舒服。我什么都知道……”

“你知道个屁!”施诗实在受不了了,冲着电话大喊,“叶珏,本姑娘已经和你说的清清楚楚,咱俩早就没有任何瓜葛了,你怎么一天天这么多戏!”

施诗虽然说的很干净利落,但是薄曜却感觉到她浑身止不住的抖动。他突然想到刚刚接的那个电话,施诗在电话里大骂他“叶珏你个王八蛋”。

薄曜得不得正色看着施诗。

“叶珏,我再跟你说最后一遍,不要纠缠我了,从你爬山曾婷床上的时候,咱俩就彻底玩完了!”

电话那头,叶珏不甘心:“施诗,你不要说我,你难道不是为了改变命运而去嫁给那个老头子的么?难道现在的你就很幸福快乐?”

薄曜微微皱眉。他的小娇妻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嫁给他的?

施诗笑起来说:“对呀,我天天开心的不得了,我老公年富力强,床上功夫可猛了,一夜三次郎,你都比不上。”

“施诗,你真不自爱!”叶珏痛心疾首的说道,“你竟然愿意和一个老头子……”

“老头子怎么了,他可是我正儿八经的老公。我自认没有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而你呢,你做了什么,你说我不自爱,你比我更肮脏,更下贱!”

叶珏还要说什么,施诗毫不留情的将电话挂断。

她气的发抖。

从小的情分比不上那个大小姐的那张床,他当初爬上那张床个时候,还冠冕堂皇的说:“施诗,我如果不飞黄腾达,我没有资格来爱你。”

他就是用这种方式来飞黄腾达,他这种肮脏恶心的爱,她宁愿不要。

“怎么?旧情人让你伤心了?”薄曜看着施诗不断起伏的胸口,冷冷说道。

施诗回望了他一眼后,突然扑倒在他怀里大声哭起来。

薄曜被弄得手足无措。

“混蛋!你们都是混蛋!”施诗边哭边喊。

她的哭声太大,前排的李副官和司机听得清清楚楚,两个人互看一眼,心想:司令官真猛,把太太都弄哭了。

薄曜任由着施诗抱着他大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施诗趴在他身上不动了。

薄曜轻轻拍了拍她,却见她竟然睡着了!

他简直头疼,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心大的能装下太平洋!

二环路上除了一起交通事故,有点堵车。

薄曜吩咐李副官开到附近的五星级酒店。

订好房间后,薄曜抱着施诗来到房间里。

明明是一个成年的女人,可是却轻的像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一样。

他将她放在床上后,突然想到了她电话里说的那句“我自认没有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薄曜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他走到浴室,拿着温热的湿毛巾将施诗身上擦干净。

然后自己去浴室洗澡后躺在了她的身边。

朦朦胧胧中,薄曜感觉到一双小手在抚摸着自己的特殊部位,他睁开眼,见施诗闭着眼睛,嘟囔着:“原来不是金针菇啊。”

施诗的手很软,柔弱无骨。薄曜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经受不住这么撩拨。

薄曜并不想在她神志不清的时候乘人之危,于是将她的手给拿开。但是没想到过了一会她的小手又摸了上来,边摸还边说:“摸一下嘛,别这么小气。你有的我也有!”

薄曜伏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你有什么?”

“金针菇啊!”施诗边摸边喃喃说道:“怎么越摸越硬了?怎么我的就不硬”他说着拉着薄曜的手往自己的那个地方摸去。

施诗睁开眼睛,眼中满是朦胧之色:“我的怎么不硬?”

薄曜看着她,在她耳边说:“你想要硬的?”

施诗点点头:“我是男的,当然要硬!”

男的?

她这会估计醉得厉害了,男女不分了。

“想要是么?”薄曜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充满了诱惑咯一般,让施诗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等施诗明白过来身边的这个男人话中的含义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下面疼的不得了,她拼命想推开身上的男人,但是男人却将她的手死死钳住。

“不。我不要了!”施诗哭喊着。

“不要也得要!”薄曜看着梨花带雨的施诗,一向清醒的双眼变得有些迷醉。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年纪小,但是不得不说,很美。

薄曜一直以来的克制在这个小女人面前,竟然还有些崩塌的感觉。

还真是一个小妖精。

一夜翻云覆雨,施诗累的眼皮子都睁不开。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施诗才醒过来,她看着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吻痕,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整个人像是被泼了冷水一般的透心凉。

完了,她昨晚乱搞男女关系了!

她掀开被子,赫然看见白色传单上斑斑点点的落红,不由得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都说酒后乱性酒后乱性,她以前还不信,现在不信也得信。

她忘记对方长相了,只记得对方好像是个冰山大帅哥,身材很不错,身上摸起来肌肉分明……哎哟!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难道真的是年纪大了,那方面有需求了?

不行不行!她可是有老公的人!

万一被老公发现她给他戴绿帽子,她就完了!

施诗想也没想,赶紧穿好衣服,走的时候发现桌上竟然有几沓崭新的钞票,摆在床头。

这……

不会是……嫖资吧?

再一看上面的便签留言。苍劲有力的字体一看就是出自男性之手,上面写着:奖励你昨晚突出的表现。

施诗欲哭无泪。

这还真的是嫖资!

正当她沉浸在自责的心情里时,一个电话响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竟然是李副官的。

“李副官,你好。”她粉饰好心情,淡淡的说。

“太太,司令今天回来了……”

“他提前回来了?”施诗惊讶的大叫起来。

“对,还请您今晚早点回园子来。”李副官彬彬有礼地说着。

施诗简直想哭了。

“好的,我会回去的。”

挂了电话,施诗赶紧又打了一个电话。

“喂!我是施诗,我现在想修补处女膜。”

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宝贝别想逃薄少独家爱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