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秦婉悦宇文慎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秦婉悦宇文慎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08 16:26:59来源:WXB发布:秋慈

娇宠天下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峰回路转

秦连看着上面的红痕,知道可能是蹭上了自己手上的血迹,眼眸微转,哭的更加伤心,“爹,小娘咳了血,她不让我说。”

“咳血?”秦腾起一把抢过手帕,“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快,带我去见你小娘!”

“哎!”秦连急忙擦干眼泪,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小娘终于有救了。”

秦腾起刚往前走了两步,才感觉不对劲儿,回头看向冷脸的郑氏,“夫人,明天还要进宫去见太后,你早些休息吧。”

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郑氏不禁咬牙,“小贱蹄子,戏还挺多,这些不入流的手段,也敢在我眼前卖弄!!”

“大娘子息怒。”张嬷嬷远远地跟上来,“柳姨娘再怎么蹦跶,也不过是个姨娘,咱家大公子今年就要参加武举了,一旦中举,那是这些庶子庶女怎么也比不来的。”

“这话倒是不假。”郑氏稍稍放平了心态,“明天等悦姐儿进宫受了封上,他们嫉妒还来不及呢!”

第二天一早,秦婉悦还没有睡醒,就被人从被窝里揪了出来,又是扎辫子,又是一层一层的套衣服,好不烦人。

“我的小姑奶奶呦,今天咱们可是要去见太后的,您可不能睡了。”说话的是张嬷嬷,自从前一个嬷嬷被遣走,郑氏就将自己的贴身嬷嬷调到了女儿的身边。

“悦姐儿还没有准备好么?”郑氏被人搀扶着走进门来。

秦腾起彻夜未归,就算她脸上涂着厚厚地妆容,也是难掩憔悴。可看见自家闺女因为没有睡醒嘟着小嘴,还一点一点头的,不禁抿唇轻笑,接过一旁婢女手中的波浪鼓逗弄道:“悦姐儿怎么不开心啊。”

看着不断转动的波浪鼓,秦婉悦兴趣缺缺,一把抱住郑氏的手,不断的用小脸蛋蹭着。

困啊,娘,我困啊。

郑氏自然听不到她的心声,只以为她是在撒娇,利落的将她抱进怀中哄道:“好,娘亲亲自抱着你,你个小赖皮,咱们得快点出发了,要不太后就要等急喽!”

车队已经在将军府的门口准备好了,郑氏抱着悦姐儿上了马车,却没有看见自家老爷。

“将军呢?”

管家陈叔听见夫人问话,急忙上前回答:“将军在偏院耽误了些时辰,小的已经派人去催了。”

“偏院?”郑氏冷笑,“只怕柳姨娘现在已经回了偏院,将军正卧在她的温柔乡中吧。”

“将军来了!”回头就看见自家将军在柳姨娘的陪伴下,往门口的方向走来,管家更是一头冷汗。

“将军,你要早去早回啊。”柳姨娘妩媚的声音传进在场每一位的耳中。

“好。”秦腾起却像是看不见一般,拍了拍柳姨娘的手,“你身子不好,也要多休息,让连姐再将那大夫找来,帮你调理调理。”

“将军!”郑氏看不惯柳姨娘那做作的样子,冷言出声,“时辰不早了。”

秦腾起知道夫人已经不满,急忙推开缠上来的柳姨娘,走到马车前,看了一眼转着滴溜溜大眼睛的秦婉悦,笑着往车上爬:“悦姐儿,快来给爹爹抱抱。”

“哇——”

手还没有碰到衣角,秦婉悦就已将放声大哭,扭着小脸趴在郑氏的怀中。

爹爹是坏人,爹爹惹的娘亲不开心了!

“身上一股狐狸骚味,你快去骑马吧,不要再让悦姐儿哭了。”郑氏不满,心疼的抱着怀中的孩子轻哄。

“好,好,爹去骑马,悦姐儿不哭了哈。”秦腾起尴尬的退出软轿,让管家迁来一匹马,率先走在最前面。

“出发!”

一行人,浩浩荡荡向宫门口出发。

“小娘,你说爹真的会为我说成那门亲事么?”秦连走上来。

看着人影远处,柳姨娘才回过神来,仔细的打量着身边的女儿。

女儿长大了,竟然心眼比她还多,昨晚要不是秦连骗秦腾起说她重病,出去找郎中时,用她给的簪子买通了郎中说假话,她今天也不会安然的站在这里。

不愧是她刁柳的女儿。

想到这里,柳姨娘嘴角绽开笑意,怜爱的摸着她的头:“放心吧,只要你爹心里还有娘的一丝位置,娘就一定能给你找门好亲事。”

“谢谢娘!”秦连嘴角扬起笑容,只要她嫁给了周家的小侯爷,成了正妻,就相当于脱了贱籍,以后就都是好日子了!

“不过连儿。”柳姨娘面目担忧,“你爹并不是糊涂愚钝之人,你的这些伎俩一旦出了差错,后果不是你我能承担的。”

“我知道了,小娘。要是没有我,如今你还被关在柴房里呢。”秦连不耐烦的应答,心中却十分嫌弃柳姨娘的胆小如鼠,她是成大事的人,心中怎么能没有谋划。

要是她不在小娘面前装可怜,假说自己被大娘子和爹爹欺负,不在手帕上故意沾血迹,一切怎么会进行的如此顺利。

她的幸福,只能握在自己的手中!

感觉到冰冷的目光,秦连回头看去,就见宇文慎正站在竹林里,浑身散发的低气压,让她不觉打了个寒颤。

……

守在宫门口的太监常吉看见队伍,脸上露出喜色,对跟在身后的小太监说道:“快,快去通知太后,就说将军府的人到了。”

“是。”小太监急急跑开。

“常GG。”在队伍最前面骑马的秦腾起看见太后身边的贴身大太监,急忙下马:“GG等候多时了吧,实在是我等的过错。”

说话间,郑氏已经抱着秦婉悦下了马车,白了秦腾起一眼,才对着常吉屈了屈膝,算是见过礼。

常吉看着粉雕玉琢的小人,也煞是欢喜,急忙侧身引路:“太后早就等不及了,特命咱家再次等候,还备了步撵供夫人和小姐用。”

“这……”看着城门口的四人撵,秦腾起惶恐,在宫中能用上步撵的,都是贵妃以上的尊贵之人,“这给悦姐儿,恐怕不好吧。”

“太后的恩典,将军就不要推辞了。”常吉搀扶着郑氏上了步撵。

“耶!”

第十章 面圣之灾

秦婉悦兴奋的拍手大叫,蹬着一双小腿不断蹦跶。

太监哎!这可是她第一次看见太监呢!

“不愧是血脉亲情,看来小姐很是喜欢太后的赏赐呢。”常吉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以为她是被举高所以兴奋。

“这也是借了GG的光。”秦腾起从怀中拿出个钱袋,偷偷塞到了常吉的怀中,“今后,仰仗GG的地方还多着呢。”

不多时,一行人赶到了清宁宫。

郑氏将孩子交给了张嬷嬷,正了正衣服,待官人通报后才同秦腾起一起步入大殿。

“见过太后娘娘。”一进门,二人双双跪下。

“快都起来吧,悦姐儿呢?”主位上,一个容貌端庄的女子,已经安耐不住焦急。

张嬷嬷识趣的将怀中秦婉悦递给常吉。

“太后,您快看哪。小姐这是在冲着您笑呢。”

“快,快抱给哀家看看。”太后将小家伙抱在怀中,心肝儿宝贝甜蜜饯的叫着。

“吖,吖。”

知道眼前之人的身份,秦婉悦更加的狗腿,给了太后一个香吻。

“哎呦我的小可爱。”太后笑的合不拢嘴。

“悦姐儿,不得无礼。”在秦腾起的搀扶下,郑氏站了起来,看见自己闺女越界的行为,担心的训斥。

“咱们悦姐儿哪里无礼啦。”太后瞥了她一眼,“当初哀家抱你的时候,你还吐了哀家一身的口水呢。”

“姑母。”当年的往事被当众重提,郑氏不禁臊红了脸,“这事您怎么还记得啊。”

屋里其他的宫女太监也不禁掩唇,常吉见此,急忙将众人撵了出去,只留下主子们在里面叙旧。

“哀家怎么记不得了。”太后转头看向怀中的女婴,“是不是呀悦姐儿,你娘做了坏事,还不许人说了呢。”

“嘻嘻。”秦婉悦捂着自己的小嘴偷笑。

太后看了,更是觉得这孩子有灵气,欢喜的不得了,在她的脸上香了香,笑道:“看看,咱们悦姐儿听明白了,在笑自己的娘亲呢。”

“哎呀,姑母。”郑氏一改之前的端庄,只有在姑母面前才撒起娇来,露出真性情。

而太后也正是喜欢她这一点。

“启禀太后,皇上来了。”

“朕看看将军家的小姐。”人未到,爽朗的笑声先传了进来。

门帘被掀开,一身明黄的男子大步走来。

“见过皇上。”秦腾起夫妇双双跪下,皇帝虚扶,“爱卿不必多礼。”

“皇帝,快看,咱们悦姐儿在对你笑呢。”

“是么?朕瞧瞧。”皇帝宇文轩大步走去,打量着怀中的婴儿,“这女娃娃眉峰中溢着一股英气,今后前途定然不可限量啊。”

“借皇帝吉言。”太后挥手,让常吉将早就准备好的小玩意儿拿来,“这是哀家给悦姐儿备的衣服,哀家感觉与这孩子有缘,原本头疼的毛病,见到这孩子竟然就好了。”

“母后还经常头疼?”皇帝关心的问道。

“是啊。”常吉适时上前,“太后昨天还疼的起不来榻,这不今天见了小姐,立马就什么病都好了。”

“啊!”秦婉悦知道众人是在夸她,攥着小拳头大喊,寻找自己的存在感,却不想,身子突然一轻,身边响起众人的惊呼声。

“太后!”

“母后!”

皇帝一把扶住太后,转身道:“常喜,快宣太医来。”

“我没事!”太后抱紧怀中的婴儿,将她递给皇帝,“还好没有伤到孩子。”

“是儿子的疏忽。竟然没有发现母后已经头痛这般严重。”

这时,有宫女将药碗端了上来。

“太后,用药的时间到了。”

太后挥手,“放那吧,晚点再喝,这一碗药下去,估计又要睡一天了。”

淡淡刺鼻的味道传进鼻子,秦婉悦蹙眉,这个味道她好像认识。

“母后还是将药喝了吧,喜欢孩子,以后让秦夫人多来您这走动就好。”

“是啊太后,凤体要紧。”郑氏上前接过婢女手中的药碗,呈到太后的跟前。

“哎,你们啊。”太后无奈的端起药碗,“那你们以后要带着悦姐儿经常来我宫中看我啊。”

“臣谨遵懿旨。”秦腾起拱手。

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秦婉悦想起来了,这药里面有鹿街草的味道。

上一世她研究迷药的时候,就曾用鹿街草作为药引,虽然它有益肺定喘、补肾强骨的功效,但副作用也是极其可怕的,长时间服用,不但让人感觉头疼不已,还会上瘾!

“啊,啊!”看着太后端起药就要往嘴里灌,秦婉悦力挣扎,“不能喝啊,不能喝啊,多喝一次毒性就多一份,照着目前这个情况来看,不出半个月,就足以使太后毙命!”

“悦姐儿,不要胡闹。”

害怕孩子惹得龙颜大怒,秦腾起急忙上前抱过孩子,哪知在交接时,秦婉悦瞅准时机,一个飞脚踢了过去。

“啪!”

瓷碗碎裂在地,众人震惊。

郑氏和秦腾起慌忙跪倒在地,“太后赎罪!”

“啊啊。”秦婉悦挣扎着爬出父亲的怀抱,抓起地上的药渣,就开始放声大哭,嘴里不住的喊着:“坏,坏!”

“悦姐儿!”秦腾起懊悔自己刚刚竟然没有看住秦婉悦,急忙上前想要将人抓回来。

“且慢!”皇帝出声。

郑氏以为皇帝大怒,要对她惟一的女儿痛下杀手,也不敢上前去抱,只能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皇上饶命,太后饶命啊。”

“皇帝,悦姐儿年纪还小,这件事就算了吧,哀家再让人去熬一碗就成了。”太后也心疼道。

“等下。”皇帝抬手,步走到秦婉悦的跟前,拿起她手中的药渣,放在鼻前闻了闻,不禁变了脸色,“马上将御医宣来!还有煎药的婢女!”

看着皇帝的反应,秦婉悦知道自己遇到了个实货之人,这也为她省去了不少麻烦。

“皇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宇文轩将秦婉悦从地上抱了起来,一张脸黑的跟锅底一般,“母后,只怕这宫中有人要害你!”

“啊?”郑氏以为说的是自己家闺女,吓的当场晕了过去。

第十一章 否极泰来

“夫人。”秦腾起赶忙将她扶住,老泪纵横的看着宇文轩,“陛下,悦儿才刚满周岁,怎么可能……”

“是呀,皇帝。”太后也不禁蹙眉,接过秦婉悦,抱怨道,“一个女娃娃能懂什么,你切莫胡言了。”

“母后误会了。悦姐儿是功臣,朕赏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怪罪她。”

“功臣?”太后疑惑,看向怀中的女娃娃,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你打了哀家的药碗,皇帝却说你是功臣,你告诉哀家,这是为何?”

“等太医来了,母后您就知道了。”皇帝冷声。

不多时,常吉就领来一个小宫女和一位年迈的太医,看见地上洒了的药碗,急忙跪在了地上。

“见过皇上,太后。”

“嗯。”宇文轩端坐在上位,声音清冷,“你就是给母后煎药的婢女?”

“是,奴婢清莲,专门负责给太后煎药。”

“那这药方你可见过?”

“不,不曾,奴婢每次都是直接到药膳房抓药。”

看来这个应该不是凶手,秦婉悦在心中推测。

“刘太医,母后的病一直都是由你来治理的?”宇文轩话锋一转。

秦婉悦心中暗叹,这个皇帝旁敲侧击,步步击溃敌人的心里防线,如此老谋深算,不愧是城府极深的国君。

“是,是。”刘太医跪在地地上浑身发抖。

“那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宇文轩将手中的鹿街草扔到地上,刘太医急忙跪行过去,捡起来细细打量,最后还放在鼻尖问了一问,不禁变了脸色,“这,这是鹿街草。难道是在太后的药碗中发现的?”

众人听的迷迷糊糊,太后忍不住问道:“哀家的药中,难道不能有这味草药么?”

“臣惶恐,”刘太医急忙跪倒在地,“太后前期头痛是因为体内湿气未消,臣用鹿街草稍作调理,可是如今太后体内湿气已除,臣在开药的时候,早就不放这味草药了啊。”

“那哀家现在喝了又如何。”

“轻则头痛上瘾,重则……”刘太医心虚的看了皇帝一眼,哆嗦道:“殒,殒命!”

“什么?”郑氏候不住了,“究竟是谁如此狠心,竟然敢对太后下手!”

眼前的局势倒是让秦婉悦迷糊了,这样看来,这个刘太医也不像是下药之人,那究竟是谁呢?

“清莲,这个药可还有其他人碰过?”太后也不禁冷了脸。

“不,不曾。”清莲此时口齿不清,明知道这样说,自己就会成为最大的嫌疑人,可她实在想不出,除了自己,还有何人碰过这碗药。

“那你跟朕说,这鹿街草是如何进了太后药碗的!”

看见皇帝震怒,清莲吓的惨白了脸,急忙磕头,“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每次煎药的时候,都会亲自看着,只有——对了,我想起来了。”

清莲眼中放光:“自从一个月前,清宁宫新来了一个小太监,主动来找我,说是想要表现的机会,求我给他个差事,每次我就让她去太医院拿药……”

声音越来越低,宇文轩却震怒,将手旁的茶杯一把扔了出去,“混账东西,太后入口的东西,你还敢假她人之手?”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清莲不住的磕头,额上已经出现了红痕。

“嘶——”太后被眼前的景象吵的脑袋更疼。

秦婉悦见此,在太后怀中扭着身子挣扎,直到找个了自认为合适的位置,将小手伸到太后的颈后,按着她颈上的穴位。

“悦儿!”郑氏无奈,自己女儿在府中,向来都是乖巧懂事的样子,这怎么一进宫就成了个皮猴。

“夫人且慢!”刘太医出声制止,“小姐这是在帮太后缓解头痛呢,敢问小姐在家中,可有人教过医术?”

“啊?”一句话把郑氏问蒙了,“应该没有吧,毕竟连姐才刚满周岁!”

“啊,对对,看老臣这脑子。”刘太医一拍额头,“可据老臣所见,小姐所按的位置,正是冲关和液门两个位置,恰好对太后的头痛之症。贵小姐能无师自通,真是个天才啊。”

天才?

秦婉悦撇嘴,他从来不信什么天才狗屁言论,这是她一辈子积累下的医学经验,加上现代的医学技术比现在发达,她自然什么都懂!

医学鬼才的名声能是白叫的?

“这,这悦姐儿还懂医?”郑氏愣在了原地。

“朕看也是这样,不然,太后用了多日的药,怎么就偏偏被悦姐儿打碎,这么多药渣,悦姐儿偏偏拿着鹿街草哭?”

“哀家的好乖乖!”太后果然感觉自己舒服了些许,抱着秦婉悦猛亲,“你就是哀家的福星。”

“嘿嘿!”秦婉悦自豪的扬起小脑袋,斜睨向小看自己的娘亲。

看见没,本小姐能力就是这么强!

“皇帝!”太后将秦婉悦交给郑氏,脸上的笑容不在,“这件事必须彻查!”

“儿子明白!”

宇文轩扫了一眼在大殿之上的人,最后目光落在秦婉悦的身上,“秦将军跟夫人今天也辛苦一天了,不如先回府?”

秦腾起知道宫中的事不好搅和,如今自己女儿已经争脸到这个地步,他自然见好就收,急忙拉着自己夫人叩拜:“臣等告退!”

这样就离开了?

秦婉悦不满了,说好的打赏呢?没有打赏,起码让她当完吃瓜群众,知道凶手是谁吧!

哇——我不要离开,不要离开!

众人自然听不到她心里的话,只有太后看她这般,禁不住抹泪到:“好孩子,哀家没事,你不用担心。”

秦婉悦无语,这群古人难道都这么自恋么?

一场大戏,刚刚看了个开头就匆匆收尾了,秦婉悦很是不开心,但刚到家门口,紧接着宫中就传来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秦家喜得一女,甚得朕心,奉为明昭县主,赐良田百亩,水产百方,钦赐!”

秦婉悦不知道这是什么殊荣,但从全家兴奋的谈论中,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然是个富婆了,不禁开心的笑出了声!

娇宠天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娇宠天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娇宠天下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何青玉邳修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