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颜清清皇甫远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颜清清皇甫远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08 16:32:36来源:WXB发布:果子露

农家小厨娘,将军宠上天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大牛哥

  临近午时,皇甫远找了一辆小马车,颜清清坐在里面,她真没想到万源村这种小地方竟然有马车的存在。

  “皇甫大哥,这马车很贵吧?”她很新奇的在马路里左坐坐右坐坐,原本路颠,她这一闹腾,马车更不稳了。

  皇甫远很想按下她的小脑袋。

  “还行,朋友送的。”

  能送马车的朋友啊…颜清清一想就是城里的富贵人家才有这样的手笔。

  一个时辰后,马车停在城门口,皇甫远伸出手臂,准备带颜清清下来,马车离地面还是有一段距离的。颜清清探出小脑袋,皇甫远就这样直杵在她面前。

  男女有别…她刚想呢喃开口。

  “皇甫大哥,你能离远一点儿嘛。”她横下心,准备就这么跳下去。

  “我抱你下来。”皇甫远似乎并不介意这么多,但颜清清在意,她那个迂腐的爹更会介意死。

  一跃,还未等到脚落地,裙子很不争气的一勾,勾到马车边缘,还是皇甫远先一步将她完整纳入怀里,才避免颜清清受伤。

  皇甫远责怪道:

  “不是叫你抱住我的瘦不下来吗?非要自己跳下来才甘心?”

  被他这么一说,颜清清低垂下小脑袋。

  周围许许多多路过的商旅,皆是看向她们,有的妙龄女子掩着嘴巴偷笑着。

  颜清清挥舞着拳头:“看什么看,赶紧走!”

  一副小霸王的样子。

  皇甫远呵笑,带着她去了最近的米铺,颜清清买了粗粮,大米还有红枣。

  准备拎着小袋子,就见米铺对面有家裁衣坊,她身上的衣服破破旧旧还有补丁,鞋子穿的花白,不知道…穿了多少年头了。

注意到皇甫远在看自己的鞋子,颜清清将它缩到裙子底下,扬起明媚的小脸:

“皇甫大哥,我们走吧。”

  “不打算买点衣服回去?”皇甫远瞧大街上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再看颜清清生的好看却一点儿首饰都没有,头上还缠着细布条,就替她不值。

  “我…不需要了,留点补贴家用。”颜清清心一紧,皇甫大哥是在心疼她吗?

“跟我来。”皇甫远扛过大米,跃过裁衣铺,到了城里最大的首饰坊,门口守候的小厮,见是两个乡下人,眼神变得鄙夷起来:

“去去去,乞丐别进来了,污染了地方怎么办?”

  颜清清一阵的羞愤:“皇甫大哥,我们别进去了,他们这样瞧不起人,估计老板也是个不中用的!”

  “哦,不中用?”风骚的老板娘正在里面迎客,一听,立马扭着纤腰进来了,打量着小姑娘,清秀的很,要放在窑子里一定能挣不少铜板。

  “你的人骂人了,这样对待客人的小厮,你确定还要留下,不怕影响生意吗?”

  “说的有些道理。”老板娘眼珠子一转,朝小厮勾了勾手:“这位姑娘说你骂人,你骂了吗?”

小厮手心手背全是汗,连忙跪下请罪:

“老板娘,我…我是骂人了!”

  他竟然没有撒谎,这倒令颜清清意外。

  “那还不赶紧去伺候着,想我现在就踹你出去吗?”老板娘白眼一翻,小厮立马殷勤当然围到颜清清和皇甫远的跟前,腆着脸皮道:

  “小姐少爷请!”

  颜清清抽抽嘴角,皇甫远挺像个少爷的,她就不是小姐了。

  老板娘多瞧了顾茜茜几眼,眼中笑意深的很,连颜清清都不懂,她这样看自己是做什么?被她的魅力吸引了?不对,论魅力她更强吧。

皇甫远打定主意要送给颜清清一支簪子,颜清清却拐着去了卖发梳的地方:

“这发梳多少钱?”她想着家里那把破烂的桃木梳,跟颜杨氏一点都不配。

  “二两银子,不讲价。”

  二两…有些多了。

  颜清清囊中拮据,别说发梳了,那边玉质的簪子更是买不起。

  “清清,过来。”皇甫远拿了一支白玉制的簪子往她头上一插,这一弄人更清丽了几分。

他点点头:“清清觉得这个如何?”

  颜清清果断摇了摇头:“簪子太贵重了,还是算了吧。”

  尽管喜欢的紧,可她还是分得清当前最需要的是什么,簪子日后再买就是了。

老板娘瞧二人犹豫,晃了过来,抢过那只簪子,咯咯笑道:

“这簪子是最后一只了,卖光了可就没了。”

  “不过五两银子…”皇甫远说的谈何轻松。

  五两还不如买两把梳子呢,万一她半路跳着跳着掉下丢了怎么办?

  总之颜清清是越发不想要这簪子了。

  “算了,皇甫大哥,我们回去吧,这簪子你真想买就留着送给喜欢的人好了。”颜清清婉拒道。

“簪子啊,不就是送给喜欢的人吗?”老板娘插了一句:“看这位小相公肯为你买簪子,你瞧瞧那边,全是自己来买簪子的,不买不就吃亏的吗?”

  她这样做生意,东西买的掉是肯定的。

  颜清清被她说的又羞又恼,最后夺过簪子,往布包里一塞,再抓了五两银子放到老板娘的手中:“我买,我买行了吧!”

  老板娘拿着钱满意的走了,余下两人一人低垂着头,一人则是好笑地看着她。

  “我就是单纯想给你买个簪子……”皇甫远很是无辜道。

  被惹毛的颜清清气愤地跺跺脚,“她就是想找事情,我们走,再也不来了!”

  她主动牵着皇甫远的手,可能是无心之失。

  首饰坊旁边全是女儿家的东西,越往里走颜清清越觉得不对劲,偌大的镇里,走错一条路,就得兜兜转圈子。

  “皇甫大哥,我们好像迷路了。”颜清清求助的目光看向皇甫远。

  “不是我,是你。”皇甫远还是识得路的,只是很享受颜清清拉着她的手,才没有出声提醒着。

  “你知道路阿。”颜清清撅起小嘴,嘟囔着,那你还叫我在前面领路。”

“前面正好有家卖混沌的,我寻思着你可能想吃点东西,就索性跟你过来了。”皇甫远碰碰她的头发:

“别气了,大不了晚点我亲自送你回村。”

  颜清清要的才不是这个呢。

她恼的是她…竟然牵了皇甫远这么久,皇甫远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

第十章:恼怒

  混沌铺子开的也巧,就在花楼对面,颜清清知道花楼是什么地方,古代有这个也不稀奇。

  穿着暴露的姑娘就在门口接客,皇甫远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

  “里面好热闹啊。”颜清清喝了口汤,盯着门口婀娜的姑娘。

  “别看,不是你该看的。”皇甫远遮住她的视线。

  “都是女孩子,看看又没事。”她跟门口的淫徒不一样,只是想单纯了解了解青楼姑娘是如何接客的,是不是真跟传说中一样…会表演脱衣舞。

  皇甫远对这样的事情似乎很抵触,对上他凌厉的眼神,颜清清缩了缩脖子,丧气道:“不看就不看,那你也不许看!”

  “我看过了吗?”皇甫远将五个铜板压在桌案上。

  “是没有。”颜清清注意力分了一点点在皇甫远身上,他的确是坐如钟,一点心神都没有被那里姑娘的娇笑影响住。

  “走了,送你回村里。”

  吃饱喝足之后,两人闲逛够了,是该离开城里了,而且城里也不安全,颜清清待久了就会感觉不舒服,总觉得这里人的眼神都很怪异。

颜清清径直走过花楼,就听见身后传来道道熙熙攘攘的声音,一个男人被丢出了花楼,男人哎哟扶着老腰,叫喊着:

“我不就没给银子吗?你们这帮老女人犯不着给我都出来吧!”

  颜清清回头,男人被姑娘们包的严严实实,她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声音却是熟识的很。

  “清清,怎么了?”

  看颜清清坚持不走,皇甫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我看到一个熟人。”颜清清只是看着。

  被骂成老女人的一众姑娘怨念极深,尤其是四十迟暮的老鸨,她身形肥胖,动怒起来脸上的肉全部堆积在一块儿。

  抬脚朝男人的下半身踩去,男人挣扎往边上躲,冷汗连连,老鸨踩空,被踏的地方出现一个小坑,男人抚着胸口,庆幸着,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得做太监了,这老娘们下脚可真重。

  “给我把他腿打折,丢到猪圈里去!”老鸨一声令下,就有几个粗壮的汉子过来抬人。

  男人慌忙之际,透着人群,看到一个熟识的声音,立马叫囔着:“清清快救救二叔,二叔快没命了啊啊啊!”

  这声音!

  颜清清可谓是咬牙切齿,这辈子做梦都不会忘记的!

  “皇甫大哥,我们赶快走!”她先是疾步,就要离开,心底想着打死他得了,反正也是个祸害。

颜秉德预感到了颜清清可能会装作不认识她,捞住老鸨的大腿,就开始求饶道:

“前方那个漂亮姑娘是我侄女儿,我把她送给你们花楼,不要打我的腿成不成?!”

颜清清一听,惊愕的回头:

“你还有没有良心?!”她咆哮出声。

  老鸨趁她回头正好看清了颜清清的容貌,心下一喜,嘴快答应道:

  “好,这姑娘值不少钱呢,我们成交!”

  说着就要去抓颜清清,颜清清慌忙躲到皇甫远的身后。

“我不认识他,你们当街强抢民女我就告你们!”颜清清要挟着,她的要挟一点作用都没有,相反老鸨有恃无恐走到她跟前,还没碰到她娇嫩的脸蛋就被皇甫远一把打开:

“我没许你碰她!”

  “哦,小相公,他二叔都把她卖给我了,这生意还是得做,要么赔钱,要么赔人!”

  “我白瞎了这笔钱也不会给他还债!”颜家还的够多了,就因为这么一个败家子,她爹娘日子过程那样,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如今进了城,他还不放过自己,颜清清此刻,掐死他的欲望都有了。

  “你怎么跟二叔说话的!”颜秉德起身,摆出长辈的架势。

  颜清清瞧他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过的不是很好吧,是不是再过一段时间,又有人上门朝她爹娘讨债了对不对?

  “你在外面欠了多少银子,害的我爹为你还债不说,你现在还要卖我这个亲侄女儿,你问问大家,他是不是个人!”颜清清指着颜秉德,眼里全是愤慨。

  颜秉德没良心惯了,冷不丁周围人全来指责他,就有点畏手畏脚的,躲在老鸨身后,催促着:

  “你赶紧把她带走,五百两一笔勾销成不成?”

  五…五百两…

  颜清清差点没腿一软,他竟然在外面欠了五百两,那她爹知道了岂不是要活活气死不成?

  “你睡了我们花魁姑娘多少日子,就五百两,就能打发了吗?”老鸨嗤笑一声,“更何况你这侄女儿一看就是有家室的人,我们花楼不要残花败柳,要清清白白进来的!”

  老鸨意有所指颜清清身边的皇甫远,两个人站在一块儿跟夫妻似的,加上颜清清为了干活方便些,总爱把头发挽的高高的,像极了妇人。

  “我侄女儿还没嫁人呢,她身边那个肯定是什么泼皮无赖想对我侄女儿下手的,对吧,清清?”他朝颜清清使眼色。

  颜清清不是傻人,别人打了他一巴掌还得说打的好吗?

  “我和皇甫大哥是夫妻没错了。”颜清清改为明面儿挽着皇甫远的手臂,“至于二叔你,才是那个最无赖的混蛋!”

  她谩骂着,恨不得将最恶毒的字眼套在颜秉德身边。

  颜秉德指着颜清清的手指颤抖,嘴唇翕动,说不出话来,估计是被气的。

  “还不快把他拖走,非要老娘亲自动手吗?”瞅了眼快被活活气死的颜秉德,老鸨一脸的不耐。

得到吩咐,几个大汉一人抬着颜秉德一只胳膊,颜秉德吓得脸色惨白,颜清清不救他,他就朝民众呼救,但无一没人愿意趟这趟浑水。

第十一章:委屈

  颜清清冷冰冰看着颜秉德被抬走,花楼的人向来对待吃白食的人很残忍,他不掉层皮就不错了。

  她面无表情转过身,加快脚程,皇甫远跟在后头,直到颜清清郁闷的将一颗石子踢来踢去,最后怎么也踢不到自己想要的地方

  “清清,恼自己作甚?”皇甫远看的出她一点儿也不高兴,特别是他二叔硬是要把她卖到青楼的恶心作态,他一个旁观人都觉得人性凉薄,更何况是和颜秉德有血缘关系的颜清清呢?

  “我只是看不惯,他改不掉吃喝嫖赌的毛病,我爹又是个迂腐的人,根本不可能对他唯一的弟弟坐视不管的,迟早他会累死爹爹。”想到颜怀德的难处,颜清清鼻子酸了酸。

  “打折了就不会乱跑了对不对?”皇甫远就要转身。

  颜清清听清他话语中的意思,慌忙抱住他的手臂,“我只怨我二叔,可没叫你打残他,他这样的人养在家里也是浪费,不如就放他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不好?”

  如果可以,颜清清希望这辈子都不要见到颜秉德了。

  “你家的账单就没少过对不对?”皇甫远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是…是没有,往年一个月寄个一两个,几两银子就够了,如今几十两也是少的,更别说欠花楼的几百两。”颜秉德越发任性,也是颜怀德纵容所致。

  颜秉德就跟一块永远填不了的黑洞一样。

  与其顺从他,不如就此和他断绝关系来的干净。

  颜清清何尝不懂,诉着一肚子的苦水道:

  “爹就是死活不肯,说唯一的弟弟,家中无人照拂,他是长兄,就要事事依着他,就没想过娘和家里的感受。”

  颜杨氏干枯苍老的容颜算什么?

  还有家里那破烂的跟茅草屋一样的房子,他心里记挂着弟弟,却忘了她们母女俩还有自家的生活。

  “回去了我和伯父道道,就他那样残了半条腿,肯定做不了怪的。”皇甫远安抚着颜清清,颜清清习惯多于难过,没过一会儿,能沉静着性子回到家。

  颜怀德在院子里除草,他那双不利索的腿脚,抖来抖去。

  完全控制不住。

  颜清清小跑过去接过他手上的铁锹,“爹,不是叫你好好休息吗?”

  “你二叔的债还没还完呢。”颜怀德郁闷叹气一声,眼中尽是些无奈。

  颜清清丢掉铁锹,愤愤然道:

  “不是还完了吗?怎么又来了?”

  “是刚才寄过来的,你二叔摔坏了人家东西,据说要个五十两银子。”

  “什么东西贵成这样?是他自己缺钱了想来讹爹爹你吧!”颜清清咬紧下唇,如果爹爹知道了还要几百两的外债没有送到手,他会不会当场去世?

  “你二叔也是多年在外漂泊,作为哥哥照拂一下他应该的。”颜怀德尽管很不想看到颜清清和颜杨氏和他操劳,但无法割舍自己唯一的亲弟弟。

  颜清清动了怒,她瞪大双眼,一股无名火冒了出来,“爹你知道他在外面逛花楼,赌博还喝小酒,欠下的钱不是几十两这么简单了,总有一天他会带着一堆外债过来,害死咱们家!”

  颜杨氏听到女儿扬长的声音,从里屋走出来,见着人家皇甫远还杵在门口,女儿却在和丈夫置气,瞧这架势,女儿还占了一点上风。

  “孩子他爹,你就听听女儿的意思,她说的做的总归是为咱们家好。”说吧颜杨氏弯着那僵硬的无法弯下的背脊,择着新菜。

  “娘都这样了。”颜清清收紧粉拳。

  皇甫远走过去帮颜杨氏择菜,颜杨氏一副没事人的坐着。

  “清清你也来。”她似乎很不情愿看到丈夫和女儿有任何间隙。

  颜清清叹息一声,“爹你好好想想罢。”

  娘很好,爹也无错,错的是那个败家子的混蛋二叔!

  颜清清狠狠咬紧牙关,跟作对似的,择菜择的特别用力。

  “皇甫小哥一起留下吃个饭吧。”颜杨氏相邀道。

  皇甫远转而看颜清清,是要征求她的意思了。

  颜清清不以为意,“皇甫大哥帮了我很多,留下吃饭也是应该的。”

  她将手洗干净,拿起布包里的东西往小厨房而去。

  小厨房里干干净净的,一看就知道颜杨氏打理的很好很好。

  爹根本不是会做家务的那一类男人。

  皇甫远跟上来将一点东西塞到她兜里,是件很刺挠的东西,颜清清摸了摸,拿在手中,“皇甫大哥,你这是?”

  她掌心中正好是那把玉梳子,径直的雕刻,点缀上翡翠色的玉石,煞是好看。

  “收下。”皇甫远强势性合上她的手掌,“我知道你很喜欢。”

  颜清清只愣神片刻,便很快道谢,一来这是皇甫远的心意,二来她也需要这把梳子。

  “皇甫大哥,你吃过肉冻吗?”她一边将新鲜的猪肉切成条条,一边烧开热水。

  “没有。”皇甫远摇头,猪皮冻这种好东西只有皇宫才会有了,做起来也是极为的繁复,他没吃过很正常。

  颜清清却能轻易的弄出来这种猪皮冻。

  “那皇甫大哥待会儿可要好好尝尝呢。”她这话意思也是催促着皇甫远赶紧离开,她的秘方可是不外传的。

  皇甫远自觉退到小院子里,颜怀德还在小菜田里耕作,累的老腰抬不起来,还是皇甫远看不过去,才搭了把手。

  “伯父,今儿在城里清清受了不少委屈。”颜清清不好意思说,他就帮着说,终归要让颜怀德认清的。

  “委屈?她受什么委屈了?”提到女儿,颜怀德立马来了精神,话语中满满的维护之意,看得出颜怀德是很疼爱这个女儿的。

  “你的那个二弟说要卖了她还花楼的债,差点儿就让他得逞了。”

  果真,颜怀德一听,拳头攒紧,手臂上更是出现了青筋根根分明,显然是动了肝火。

  “这个该死的!”他怒骂道,“多年不回家也就罢了,连清清她的主意都敢打!”

  “伯父,需不需要我寻他回来?”如果可以,皇甫远很乐意去做这件事情。

  不过看颜怀德的面容,却是不愿。

  “他回来了,也待不了几日,索性别回来了,看着就来气!”

  颜怀德气的面色通红,咳嗽起来。

  颜杨氏嗔怪道,“你自己惯的弟弟成了这样,还想打我女儿主意,要他回来我就跟清清回娘家去。”

  在颜清清记忆里,颜杨氏难得这么有底气跟颜怀德说话。

  

农家小厨娘,将军宠上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农家小厨娘,将军宠上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农家小厨娘,将军宠上天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秦婉悦宇文慎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