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厉北浔时晴小说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全文免费阅读by南小雅

厉北浔时晴小说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全文免费阅读by南小雅

2019-12-08 16:38:22来源:wyy发布:南小雅

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南小雅小说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南小雅读者QQ群:631052525,欢迎加入。]时晴在遇到厉家的一大两小之后,深深体会到了一句话的含义不该招惹的人绝对不能惹。她劫后余生的平静生活完全被打破,哪怕逃跑,...

厉北浔时晴小说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全文免费阅读by南小雅

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 001.一夜双胎。

  “这就是要给我生孩子的女人?”

冬夜。

一道凉薄的声音在隐秘的房间里响起,话音不重,却压迫力十足。

说话的年轻男人穿着熨帖笔直的深灰色衬衫,下摆整整齐齐的扎在黑色西裤里,深邃的眉眼之间带着一股常人无法触及的清冷。

他往门口一站,挺拔的身躯更是堵得人难以喘息。

面前的佣人连忙低头:“是的,大少爷,这就是老夫人为您定下的……最佳人选。”

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药物的甜腻气味。

被称为大少爷的男人就着月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欧式大床上——

朦胧的月光下,只能看到女人身形娇小,皮肤白皙。

除此之外,再看不清其他。

佣人赶紧要去找灯开关。

“不必。”男人幽邃的黑眸里闪过清冷的光,话语带出一股淡淡讽刺:“替我谢谢老夫人还能让我亲自上阵让她怀孕。至于她是谁,我不需要知道。”

不过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这个女孩既然是老太太找来的人,想必也是自愿的。

事后她也会得到丰厚的报酬。

所以她是谁,他完全不需要知道。

“可是……”佣人诧异了,难道不开灯做完全程?不知道对方是谁,也看不清楚脸,那过程势必不会愉快吧?

“怎么?”男人唇瓣凉薄一勾,已经开始动手解开自己身上熨帖笔直的西装了,“我只需要睡她,又不需要爱她,难道不是吗?”

“……是。”

佣人急速退了出去,关门之前还不忘朝床上偷瞄了一眼——

能有资格生下厉家的继承人,这个女孩的运气,还真不错……

.........

热。

非常热。

每吸一口气,就像吸入了岩浆般灼烫。

时晴的双手紧紧地捏着身下的床单,唯一的记忆,停留在了几个小时前——

她在晚自修放学的路上被人掳走,然后不知道被灌了什么东西扔在了这陌生的地方。

现在,全身都热得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身体里灌满了煮沸的水,翻腾着,咆哮着,渴望着得到点什么……

好痛苦!

她努力张开干涩的唇,想要大叫,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汗水一层一层地浸润出来,耳边,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

唇瓣一翕一合,努力地想要发出声音,她想转头把对方看清楚,可眼前好模糊,什么都看不到……

凉凉的指尖,没有半分何度,就这么拂过她清秀可人的脸颊。

冰冷的感觉激得时晴全身一颤,她想缩成团,可男人却不准,手按住了她的肩头,压了上去——

药效发挥中,她看不清楚他的脸。

月色朦胧下,他也不知道她是谁。

可他还是拿起了自己刚解下的丝质领带,蒙住了她的眼睛,打了个结——

时晴害怕,不停闪躲。

领带蒙在她的眼睛上,在彻底的黑暗里,她的意识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她摇着头,想要说不,可喉咙里像是堵着什么,根本发不出声音,就连手,也使不出力气了……

呼吸交缠,她一动,樱唇无意识地掠过了他的唇角……

气息甜美,竟然……比他预想中的要好许多许多。

男人愣了半秒,然后避开了她的唇,压下。

“唔……”撕裂的痛楚让时晴下意识地张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肩头。

男人却连眉心都未皱一下。

……

整个晚上,她如同置身在一个炼炉里,被撕裂开,被分筋错骨,被重铸....

两个人肌肤相亲,汗水交融。

她的身体,被烙印下属于他的记号。

……

三个月后,黄昏。

时晴再次被人从这栋陌生的海滨别墅门口抓了回来。

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一百天,足足一百天!

她被人绑来这里,莫名失了身,之后又怀了孕,几次试图逃跑,都被抓了回来。

想逃,根本逃不掉!

他们甚至把所有的窗户都封死了!连刷牙的时候都有人看着她,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逃掉或者自残!

而这期间,她连害得自己怀孕的罪魁祸首都没有见到,如果见到,她一定会把对方千刀万剐!

客厅里,年迈的老佣人拿来毛巾帮她擦脸,“你就别再跑了,现在都三个月了,想打胎也没那么容易了。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吧,少爷……不会亏待你的。”

“你们少爷到底是谁?”时晴捏紧了自己的双手,目光空洞地看着前方,重复了无数次这个问题。

“……”老佣人收好毛巾,走了。

又留下她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客厅里,发呆。

……

冬去秋来。

“孩子非常健康,过几天就是预产期了,这几天要多加注意。”家庭医生收好了自己的听诊器,对旁边的老佣人叮嘱道,“千万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

“是。”老佣人看着旁边的已经凉透却没有被动过的晚餐,轻声叹息了一下,“劳烦您再开一点营养针吧。”

“好的。”

佣人和医生一起离开房间。

时晴坐在窗边,看着防盗窗外面的灰色天空,一脸漠然。

仿佛刚才医生所说的一切,都跟她无关。

肚子里,忽然动了一下,踢得她下意识弯腰一缩。

来不及思考,手,已经放在了圆滚滚的肚皮上。

等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又赶紧地把手拿开。

然后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心里,五味杂陈……

佣人去而复返,手里拿着几只营养针,看着时晴瘦到不堪一握的手臂,还是不忍心,“要不,您……吃一点吧?少打针,对您和孩子,都好。知道吗?您怀的可是……”

“我不想知道关于孩子的任何事。”时晴抬头,坚决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可以打一个电话吗?打了电话,我就吃。”

老佣人为难,“您不能……”

“那就算了。”时晴站起来,挺着巨肚,像只企鹅那样笨拙又倔强地往床边挪。

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脸小得真的只有巴掌那么大了。

老佣人不忍心,看看她,又看看她的肚子……

罢了,刚才医生也说了,只有几天就是预产期了,让她打个电话,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吧?

拿来手机,递给时晴,“只能打一个,一分钟。”

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 002.痛苦生产

  时晴接过佣人递来的手机,如同握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她拨出了最最烂熟于心的那串号码——

嘟嘟嘟,三声。

“哪位?”清脆的女声从听筒里传出来。

时晴一愣。

她打错了?不可能。

自己的手机尾号是520,对方的是521,她不可能记错。

“喂?说话!”对方加大了音量。

这次,时晴听出了她是谁。

不好的预感渐渐如阴霾罩顶,“时雨?为什么你会有星泽的手机?”

电话那边安静了三秒。

时晴捏着手机的指尖越收越紧,手心浸出了一层细汗,“把手机给星泽,我要跟他说话。”

“你找我的未婚夫做什么?今天是我们订婚大喜,你作为妹妹,要来恭喜我们的?”时雨终于说话了。

“你……你的未婚夫?”

时晴原本混乱如麻的脑子里被劈得一片空白,机械地重复着时雨的话。

“对啊,我们今天订婚了!你和星泽的婚约因为你的不检点取消了,现在未来的何太太是我!”

“你说谁不检点?!”时晴倏地抓紧了床单。

“你!你给人生孩子大肚子的照片都被人寄到爸爸手里了,现在何家和我们时家都知道了!爸爸说,你永远都不用回来了,即便回来也会让你滚蛋!”

“……”

时晴呼吸一重,脸色瞬间惨白。

她还想追问,可那边已经传来阵阵恭喜声,时雨残酷地挂断了电话。

手机里只有嘟嘟嘟的忙音,像齿轮在绞杀着她本已脆弱的神经——

照片,大肚子,不检点,人尽皆知……

肚子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手一松,电话砸落在了旁边的地板上。

眼前的黑眩阵阵袭来,像有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身体,拉着她的五脏六腑不断往外撕扯——

身体里像是突然被撕破了,床单上很快就濡湿一大片。

老佣人吓得尖叫,“快来人啊!!!羊水,羊水破了……!!!!”

………

双手死死地扣着自己身下的床单,骨节泛白。

忍得那么辛苦,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浸透,嘴唇也已经被自己咬破,可时晴却还是一声没吭,只幽幽地盯着头顶的无影灯,已经开始分不清现实和幻觉——

“你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了,毕业我们就订婚。然后等你上完大学,我们就结婚。”是何星泽。

“生下孩子,就能放你走……”是老佣人。

“未来的何太太是我!”是时雨。

……

又是一阵剧痛传来,她觉得要被撕裂了,快要突破她的忍耐极限……

“小姐,拜托一定要配合,要用力,不用力的话孩子根本出来……”老佣人在旁边急得团团转。

时雨咬着唇,清秀的五官皱成了一团,努力要紧牙关,忍着那一波波地剧痛,不肯用力。

生孩子原来这么痛……

可是,她一定要忘记。

忘记何星泽,忘记时家,忘记这座人间炼狱,忘记从自己肚子里扯出去的血与肉……

“她再不配合,孩子就会因为难产而窒息死掉!”医生已经急得满头大汗。

老佣人哭着摸出手机打电话——

“少、少爷,难产,胎儿快要窒息了……”

老人手机的扩音效果非常好,清冷的声音毫无情绪地从那边传来,下达指令——

“剖腹。”

“是!”

医生也听到了,迅速地开始行动。

别墅里早就备有无菌手术室,时晴被推了进去。

几个人合力按住了她,麻醉药从她纤瘦脊背后穿透进去——

眼皮沉重,她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昏睡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里终于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啼哭——

老佣人喜极而泣,“太好了太好了,是位小少爷,还有一位呢?!”

医生又把第二位取出来,提着孩子的脚踝倒着一拍——

“哇——”晚一点出声的小家伙忽然挥了挥小拳头,哭得格外有力。

医生松了一口气,把孩子交给旁边的护士,擦了一头大汗,“是小小姐,去恭喜少爷,是一对龙凤胎!!!”

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 003.为什么偷看我尿尿?

  三天后,清晨。

时晴终于醒来,躺在熟悉的大床上。

周遭,却安静得如同真空——

没有老佣人,保镖也不见了。

还有她的肚子——

她伸手搭上去,已经空了!

挣扎着坐起来,旁边的床头柜上,一个银色的二十八寸RIMOWA行李箱半开着,里面放着整整齐齐的钱。

一叠一叠的,堆得很满,而且还全都是最大面额的美金!

她愣住了,看着那些钱,眼里的迷蒙渐渐地褪去,逐尔转成了一寸一寸的冰冷……

噩梦再长,终有尽时。

她起身,没有去碰那些钱,身上依旧穿着空空荡荡的孕妇睡衣,赤足,不带一丝表情地走出了这栋囚禁了她整整十个月的,如今已空无一人的神秘别墅……

……

六年后。

帝豪会所。

这里是全市最大的销金窟,一个包厢一晚最低消费六位数,没钱的人看一眼它的招牌都会吓得勒紧裤腰带。

顶楼明晃晃的水晶灯下,时晴穿着简单的白T恤靠在走廊墙壁上,长发垂顺遮脸,包裹在黑色九分铅笔裤里的腿笔直纤长,露在白色帆布鞋和裤脚之间的那一节脚踝更是白到透明,引人注目。

她身后的其中一个包厢门被推开了,一位脑满肠肥的客人喝得醉醺醺地从里面出来,看到走廊里的纤细背影,客人明显地一愣。

白T黑裤,明显是这里员工打扮。

要么服务生,要么是打杂的。

不是陪酒的公主,可是那又怎样?他有钱,想要什么女人都能得到。

他借着几分酒意摇摇摆摆地往前走,与时晴擦肩而过的时候,抬手就要去揽她的肩膀。

时晴感觉到了旁边人的举动,侧脸看过去——

客人忽然就愣了。

眼前的女人面容秀丽,肤色白如象牙,小脸不过他的巴掌那么大,可那双眼睛——

那双如秋日湖面般的浅褐色眼睛,看着那么澄澈,却透着一股疏离的冷意。

就好像那一汪湖水已经开始结冰,没有任何的感情。

他浪荡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风月场所,看到这样的眼神……

手,举在半空中,压不下去了。

时晴又低下头去了,继续等待,没再看他。

客人莫名不敢继续,又觉无趣,讪讪地收回自己的手,摸摸鼻子,走了。

时晴独自一人靠在原处,捏了捏自己手里的保时捷车钥匙——

她在这里做调酒师,却被人临时拉来顶岗要做代驾,送完这位客人,她也该下班了。

走廊尽头最大号的包厢忽然被人打开了门,里面没有歌声,只有脚步声传来。

找代驾的客人要出来了。

她站直了自己的身体,嘴角略微地勾了勾,露出标准的服务化笑容,只是这笑不曾经过眼底。

然后抬头,朝包厢那边看过去——

“哎呀,你们看看,星泽今晚喝多了,我也醉了……就不要瞎闹了……”

穿着大红长裙的时雨扶着已经微醺的何星泽,相依相偎地从包厢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周围簇拥了很多的人,有些是时晴曾经的朋友,有些是她不认识的。

何星泽穿着白色的西装,依旧是一脸温润的模样,只有他脸颊上的红晕和迷离的眼神提示着别人,他喝醉了。

可是他们站在一起,看起来那么光鲜……

而她一个人站在这里,看起来那么伶仃……

时晴咬住嘴唇,背脊变得僵硬。

那边的脚步声已经渐渐逼近了,他们只要再次抬头,就绝对能够看到她——

太阳穴抽动着,捏紧车钥匙的手心已经渗出了汗珠。

连空气都变得稀薄而难以呼吸。

五年前,何星泽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又如同魅影般钻入脑海中——

“我不要一个不干净的女人。”

时晴心口一紧,转身,推开了旁边的门,进去了。

外面的脚步声也在同一时间戛然而止,时雨的声音隔着门板还是那么地清晰可闻——

“咦,我找了代驾,说了在这里等的,怎么没人来呀?”

时晴紧紧地贴着门板,放轻了自己的呼吸,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没动。

可是这个“包厢”里,为什么那么安静?

安静到异常,也明亮到了异常。

甚至,还有小小的,细微却又急促的呼吸声从不远处传来。

她抬头,顺着声音望了过去——

看到了考究的大理石地砖,看到了精致的盥洗台,最后,看到了一个站在儿童小便池前面,顶着一个西瓜头,穿着白色小立领衬衫,黑色的小短裤已经褪到了膝盖窝的小男孩。

他约莫五六岁,一双黑水晶般的大眼因为受到了惊吓而瞪大,瞳孔微缩,声音防备,“……你,你为什么要偷看我尿尿……”

说完之后,他捏着小丁丁的小手又是一紧,一张圆乎乎的小脸……红得更厉害了。

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