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苏璃胡曜辰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苏璃胡曜辰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08 16:49:22来源:WXB发布:奋起的叶子

养狐为夫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杀人的妖物

胡曜辰似乎是想训我,但看我哭的厉害,完全是一副被吓傻的可怜样。他的语气软了下来,“知道怕了?”

  我狠狠的点头,哆哆嗦嗦的说道,“死……死人了,我还听到江姥姥的声音,她说……说……”

  不等我说完,胡曜辰勾起我的下巴,低头吻了上来。强势的吻带着他独有的气息灌入我的口中。他的味道,让我惶恐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我像是一个病人终于找到了能治愈自己的药,贪婪的吸食他口中的味道,纠缠他的舌不让他离开。

  吻了许久,胡曜辰松开我。

  他的手指摩挲着我的唇瓣,低头注视着我,一双桃花眼深如寒潭,隐着让人看不透的情绪,“你若听我的话,今天乖乖在家,古老头就不会死。”

  胡曜辰让我在家等他,我也答应了,但结果却食言跑了出来,还把自己吓个半死。听出胡曜辰话里的怒意,我低下了头,没敢反驳他说的话。

  我知道自己错了,虽然我跑出来是有原因的,但我确实是没能听他的话,就是真遇到危险,我也是活该。

  我沉浸在自己的这种思维里,完全忽视了,胡曜辰竟然认识古老头,而且他并没有进入店铺,他却知道我说的死人,是古老头死了。

  胡曜辰开车带我回家,路上我才想起那块让古老头修的玉牌。

  我忙道,“送我回去,玉牌还在店里。”

  胡曜辰眼睛看着车前方,完全没有掉头的意思,“我说过,那块玉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不要也罢。”

  怎么能不要!爷爷用他的命威胁我,让我修好玉牌,我哪敢把玉牌扔了。

  “不能不要,你快送我回去!”我急了。

  店里死了人,要是警察去了,玉牌被带走,我就真拿不回来了。

  “我说,不要了。”胡曜辰凉凉的瞥我一眼,虽然他表情没什么变化,但眸光中所带的寒意,还是吓得我立马闭了嘴。

  我没听他的话,从家里跑了出来,对此,胡曜辰似乎格外生气。

  看到他生气,我立马软下来,脸上堆起讨好的笑,对着他道,“你生气了?我这不也没出事吗!而且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我拿了三张黄符,我也是有做自我保护的。你要是气我,嫌我没听你话,那现在我就向你保证,下次我一定听你的话!”

  “呵,”胡曜辰不屑的挑眉,斜睨我一眼,“你的保证,有用?”

  “有用有用,绝对有用,”我继续说好话,“老公,那块玉对我家真的很重要,你就带我回去拿吧,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

  胡曜辰没理我。

  我被他的态度刺激到了,我都这么低三下四了,胡曜辰还是不肯松口。我有些火了,“今天出门,又不是我想出去的。而且你上嘴唇碰一下下嘴唇,就是一句一天不能出门,我还是学生,还要上学的。我要是上学的时候,你说我不能出门,是不是我连课都不用上了!”

  “是。”胡曜辰道,“下次你再敢偷跑,我就打折你的腿!”

  这句话别人说也许是开玩笑,可从胡曜辰嘴里说出来,我却莫名腿疼了一下。

  我忽然有种感觉,胡曜辰这么生气,并不单单是在气我私自出去危险,他更气的是我没听他的话。

  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我又道,“我明天上午有课,现在要回学校。”

  “明早我送你去学校。”胡曜辰道,“古老头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胡曜辰突然岔开话题,我愣了下,稍后想到古老头说的大妖,我立马紧张起来,道,“古师父说我惹上了一只大妖,但其他的,他根本不敢多说。胡曜辰,你知不知道那只大妖,我什么时候惹上的!”

  胡曜辰瞥了我一眼,他心情似乎变好很多,没说他知不知道那只大妖,只说我听话,他就能保住我的命。

  我忙点头,又想起胡曜辰去黄家总堂口的事,于是问他,黄家那边的事解决了没有?

  胡曜辰没理我。

  他不说话,我便以为事情没办成。我家跟黄鼠狼的恩怨都这么多年了,解决问题也不差这一两天。眼下着急的是我大姑,我爷爷要知道玉牌不仅没修好,还被我弄丢了,他一定会上山去的。

  现在我能求的人也只有胡曜辰。

  车驶进小区停下,我跟在胡曜辰身后上楼,边走边把我大姑的事,给胡曜辰讲了一遍。

  回到家。

  胡曜辰才转回身,理我一句,“所以呢?你不听我的话,和我吵架,惹我生气,现在还要我去帮你解决事情?”

  听起来我好像是有那么点过分,不过,现在我也没别的办法啊,我总不能真让我爷爷去上山找黄大仙。

  命与脸相比,命重要!

  我豁出脸,伸手勾住胡曜辰的脖子,对他笑靥如花,“老公,你就帮帮我,我也是没办法才去慈善堂的。我就爷爷这一个亲人,你是我老公,我爷爷也就是你爷爷,你……”

  不等我说完,胡曜辰捏住我的脸用力,我疼呲牙咧嘴。胡曜辰眼底含着盈盈笑意,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让我叫一个俗人爷爷,你也不怕折你爷爷的寿!你大姑变成一头母猪,跟黄皮子有什么关系,你大姑父是做什么的?”

  我恍然大悟。

第十章 死者关系

我大姑夫是屠户,他家养着几头猪,也帮别人家杀猪。大姑发疯时说的是给猪生孩子赎罪,又不是给黄鼠狼生孩子赎罪!

  当家我家出的事让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一出事,就下意识的认为是我家做的孽。大姑是我家的人,可她嫁给了大姑父二十多年,生儿育女,更是大姑父家的人!

  这关黄鼠狼什么事,又关我家什么事!

  我就说,刚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觉得特别奇怪。

  可,我都觉得奇怪的事,苗奶奶会看不出来吗?她却让爷爷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修玉牌。还把这件事扯到了黄鼠狼身上……

  她是真不懂,还是故意的……

  我总觉得这件事哪里不对,可又理不出头绪。这时,胡曜辰突然将我横抱起来,走进卧室,将我扔到床上。

  他扔我时,距离床还有段距离,即使床垫够软,我也跌的有些脑袋发晕。还没等我缓过来,胡曜辰就压了上来。

  “这种时候你想别的事情,可是会让老公生气的!”

  我心里还想着大姑的事,哪有心情跟他滚床单。我推着他,“可是……”

  “明天我去一趟,放心了?”

  他愿意为了我,去我的老家解决大姑的事情。我心里这叫一个感动,紧接着,就听他继续道,“请我出山可是贵得很,现在先收取定钱。”

  说完,胡曜辰一个翻身,竟从我身上下来了。

  他半倚在床头,衬衫敞着,露出白皙健硕的身体,两块面包一样的胸肌,八块腹肌,帅气的马甲线,人鱼线延绵到西裤内。

  他眯起眼,如一只慵懒的猫,随意的瞥向我,“快来付定钱。”

  我心跳如鼓,脸烫的厉害。

  跟他又不是第一次了,我这么紧张干什么!况且,如此美男,我俩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我爬过去,跨坐到他身上,伸手抚上他的胸肌,头慢慢的低下,吻向他。

  一开始胡曜辰还跟个大爷似的,一动不动的等着我主动。但我摸在他身上的手毫无章法,很快,他就翻身将我压在了他身下,一双黑眸燃着炙热烈焰,喘着粗气,盯着我道,“等你主动,真是折磨我自己!”

  我沉溺在胡曜辰带给我的感觉中时,我手机突然响了。我不想接,胡曜辰却伸手将我手机拿过来,递到我耳边,按下了接听键。

  “小璃,”爷爷的声音马上传入我耳朵,“玉牌修好了么?”

  我紧张到瞬间全身绷紧。

  胡曜辰低哼一声,他动作不停还坏心眼的提醒我,回答爷爷的话。

  我告诉爷爷,玉牌修好了,并且古师父的徒弟明天会去老家,帮大姑驱邪,大姑一定会没事的。

  情急之下,我不知该如何解释胡曜辰的身份,只好说他是古老头的徒弟。

  这通电话打完,我被胡曜辰折腾的眼泪都出来了。又羞又气,握拳往他身上打。

  胡曜辰任我打他出气,一侧唇角轻勾起,笑得妖邪肆意。

  第二天,胡曜辰开车将我送去学校,他给了我一张黄符,告诉我,遇到危险,就把这张黄符烧了。

  我点头,把黄符塞兜里。

  胡曜辰长得帅,今天他换了辆银色奔驰小跑,往车旁边一站,帅气的跟个明星在街拍一样。

  没两分钟,胡曜辰就被一群女生围住了。我顿时就不爽了,有种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勾引的感觉。我脸沉下来,让胡曜辰赶紧走。

  胡曜辰扣住我的后颈,狠狠的在我唇上吻了一口,稍后嫌弃道,“一股酸臭味。”

  这是说我吃醋了!

  围着的女生发出尖叫声,我脸都红到脖子了,推开胡曜辰,转身低着头往学校里快步走。

  我正低头走着,突然与迎面疾走过来的人撞了个正着,我哎呦一声后退一步,揉着撞疼的脑袋,抬头看过去,跟我撞的女生已经摔坐在了地上,是江秋兰。

  江秋兰满脸是泪,昂头看到是我,哭的更凶了,“苏璃,胡爷……胡爷呢?我找胡爷救命!”

  “怎么了?”我忙把她扶起来,问道。

  “我姥姥……”江秋兰怕的身体开始发抖,哆嗦了半天,才把一句话说完,“今天早上,我姥姥给我打电话了……她说,让我去凌云大厦找一个叫凌寒的……他能救我的命……呜呜呜,苏璃,我好怕……”

  我也好怕!

  昨天在慈善堂,古师父也对我说,让我去凌云大厦找凌寒。

  古师父说我惹上了一只大妖,后来又说凌寒能救我的命,我便以为凌寒能对付那只大妖。可这跟江秋兰有什么关系?难道那只大妖也要杀江秋兰?

  这时,我手机突然响了。突然的铃声吓得我和江秋兰都是一个哆嗦。

  我掏出手机,是个陌生号码。接通电话,听筒里传来沙沙沙的声音,像是信号不好的样子。接着,一个苍老阴森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

  “咯咯咯……一个都跑不了……大家都得死……要想活命……去找凌寒……咯咯咯……狐妖……小心狐妖……”

  是古师父的声音!

  我吓得尖叫一声,甩手就把手机扔出去了。

  江秋兰也听到了电话内容,她苍白着一张脸,问我,“古伯伯昨天不是死了么?我姥姥也说我会死,我也跑不了,难道你也一样?”

  其实把手机扔出去,我就后悔了。把电话挂断不就好了,干嘛摔手机!我家条件不好,这手机摔坏了,我就没手机用了。我正弯腰捡手机,就听到江秋兰说这番话。

  我看向江秋兰,奇怪的问,“你认识古师父?”

  江秋兰点头,“姥姥是古伯伯的师妹,姥姥跟我断绝亲缘后,不方便照顾我的生活,都是托古伯伯照顾我。”

  这样说来,江姥姥,古师父,苗奶奶,这三个人是师兄妹关系。江姥姥和古师父已经死了,并且他们都说过,都要死,一个都不能少。

  这句话真的是说给我听的吗?苗奶奶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才借着我大姑的事,让我去找古师父?

  我的疑惑,也许凌寒能告诉我。

  我拉住江秋兰的手,“走,我们去找凌寒。”

第十一章 他是狐妖

江秋兰还是怕,劝我让胡曜辰跟我们一起去。

  胡曜辰去解决我大姑的事去了,我哪能现在把他叫回来。

  我告诉江秋兰没事,胡曜辰给了我一张保命符,啥也伤害不到我俩。

  听我这么说,江秋兰才放心跟我走。

  凌云大厦是江城最高的大厦,作为江城地标性建筑,我对它还是有所了解的。大厦是由凌氏集团建造,整栋大厦的使用权都在凌氏集团手里。

  路上,江秋兰告诉我,接到江姥姥的电话后,她总觉得凌寒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就上网搜了一下。结果,这个凌寒竟然是凌氏集团的总裁,是凌家的独生子。

  听完我就惊呆了。

  开什么玩笑!这样一位大人物,哪是我等小民能轻易见到的!

  果然,到了凌云大厦,前台一听我们要找凌寒,又没有预约。脸上的笑容立马就消失了,她鄙视的瞥了我和江秋兰一眼,阴阳怪气的道,“现在的大学生,好的不学,坏的学。小小年纪就想着来傍大款睡总裁,你们以为现实里的总裁真的会爱上你们这种人啊!生活不是小说,别在这丢人现眼!”

  “你!”江秋兰气到满脸通红,“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你连个电话都不打,你怎么知道凌总不会见我们!”

  “我就是知道!保安,”前台喊道,“把她俩赶出去!”

  这要是被赶出去,下次估计连大厦的门都别想进来了。我总不能在外面晒着大太阳,守株待凌寒!

  我举起手机,对着前台就拍,“我们只是让你通报一下,可你什么情况都没了解清楚,就让保安赶我们走!我会把这段视频传到网上,不知你们凌总看到,前台是这样接待客人的,你还能不能继续在凌氏干下去!”

  “你把手机放下!”前台被我吓到了。她气愤的样子,却在看到我身后时,突然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了下来。

  这时,一个低沉冷漠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倒是很想知道,坏了的手机是如何拍视频的。”

  我吓了一跳,忙回身看过去。

  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男人二十七八,五官立体,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眸底都似结着冰碴,浑身上下释放出生人勿近的寒意。

  他身材高挑,个子有一米九左右,看人时带着一种来自上位者的威压。

  我被这样一个男人戳穿小把戏,心立马就有些发虚了。

  “凌总,我有事找你。”江秋兰向前一步,挡在我身前,对着凌寒道,“我是江仙姑的外孙女,姥姥说,只要见到我,你就会知道是什么事。”

  凌寒轻瞥江秋兰一眼,然后目光越过她,落到我身上,“你是苏璃?”

  凌寒的气场太强,我被他点名,有种小学生见了教导主任的感觉,立马恭敬的站好,中气十足的回了一句,“是。”

  回答完我就后悔了。我这也……太丢人了!

  江秋兰似是嫌我傻气,略带责备的看了我一眼。

  现在不是注意形象的时候,这次与凌寒错过,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再见到他。我硬着头皮,抓紧时间道,“是古师父让我来找你的,我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你留下,”凌寒看了眼江秋兰,然后又看向我,“你跟我过来。”

  我和江秋兰都是一愣。我俩遇到的情况是一样的,为什么要单独见我一个?

  见我没动地方,走到前面的凌寒停下脚步,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三分钟后我有个会,现在你只有两分四十秒的时间了。”

  我回神过来,赶忙追上去。江秋兰也想跟过来,却被凌寒的秘书拦住。

  我跟在凌寒身后,上了总裁专用电梯。

  电梯里,凌寒终于开口了,“因果报应,江仙姑他们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你身边多了只狐妖。”

  狐妖?!

  我一惊,稍后想到我还没为胡曜辰建堂口,于是道,“他不是狐妖,是我家的保家仙。”

  “仙?”凌寒冷哼一声,他从西裤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大小与结婚戒指盒子差不多,他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枚赤色的药丸。

  “我不喜欢做浪费时间的事,你不信我,我说再多也没用。”凌寒将盒子递给我,“这是由朱砂,雷劈桃木屑,黑狗血等炼成的丹药,你给狐妖吃下,是仙是妖自有分晓。那时,你信我了,再来找我。”

  我还没从得知胡曜辰是妖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就又陷入给他下药的慌乱中去。

  我想也没想就说道,“就算他是妖,我也没想毒死他。”

  凌寒看向我,“我有说这丹有毒么?这枚丹能除妖,但他道行高,这只会让他虚弱而已。而若他是仙,根本不怕这丹。”

  我凭什么信你!

  这句话刚要出口,电梯门打开了。门外站着两名秘书,凌寒下了电梯,让其中一个秘书送我下去,他则带着另一名秘书进了公司里。

  凌寒似乎根本不在意我是否信他。也对,命是我的,我要是放任不管,人家也懒得救。人家可是个大忙人!

  一路上,我都在琢磨,我是否要相信凌寒的话,要不要让胡曜辰吃下这枚丹,要不要试不试……

  江秋兰叫了我几次,我都没有反应。她火了,抬手拽住我的胳膊,“苏璃,我跟你说话呢!凌总都跟你说什么了!”

  夏天衣服的口袋本来就浅,江秋兰猛地一拽我,我身体一歪,放在口袋里的小盒子就掉了出来。

  小盒子摔在地上,盖子打开。圆形的丹药便咕噜噜的滚了出去。

  我吓了一跳,赶忙去追药丸。

  药丸滚到路边一人的脚下,那人弯下身,将药丸捡了起来。

  “谢谢,这药是我的……”我话没说完,当直起腰看清面前人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胡曜辰穿着一身银色西装站在我面前,一张帅气的脸上扬着笑脸,看上去比此时的阳光还要耀眼。

  但我却从这灿烂的笑容里,感觉到了丝丝寒意。

  他手捏丹药放到鼻下闻了闻,然后抬眸看向我,凉凉的笑道,“除妖的,加料十足,给我准备的?!”

养狐为夫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养狐为夫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养狐为夫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杨宛溪毕千厉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