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手游资讯 > 主角叫沈砚秦轻予的小说叫什么

主角叫沈砚秦轻予的小说叫什么

2019-12-08 16:55:05来源:WXB发布:九非炉

蜜宠娇妻:老公,翻墙作案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009你要带我去哪?

沈长风夹着烟走出来,一回头就看到一旁的两人。

  看着沈砚怀里女孩,沈长风好奇的笑道:“阿砚,动作这么迅速,来的时候让你点一位你还不愿意,这么快就自己叫妹子了?”

  说完,沈长风又看了眼沈砚怀里的女孩。

  只是,那女孩听到他的声音后,身体莫名的抖了一下,整张脸都快埋进沈砚的怀里了。

  女孩身上背的双肩包,身着略单调的纯白色短袖和短裤。

  不过,虽然没看到女孩的脸,但看到她白皙的皮肤,修长的脖颈,双腿笔直纤细,不难看出,应当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

  沈长风上下打量着秦轻予的时候,沈砚松开了秦轻予的手,转而揽着她的肩膀,强迫她回过头,语调平常的说:“这是我二哥,打声招呼。”

  秦轻予从来没有这么依赖过他的身体过,也从来都没这么紧张过。

  她听出来了,从沈长风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她就听出来是沈长风的声音了。

  她不知道沈砚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不是因为顾薇薇的事情耽搁,恐怕她就要在包厢里与沈长风撞个正着了。

  秦轻予死死的拽住沈砚的衣服,与肩膀上的力量做抗争。

  面前的人是沈长风,是从小就疼爱她的二哥。

  她怎么可以让他知道她如今的肮脏不堪?

  “害羞了?”沈长风轻笑道:“阿砚,你就别勉强这小丫头了,看她这么稚嫩,应该是第一次出来做这个。”

  听到沈长风的话,秦轻予鼻头一酸,眼眶瞬间红了。

  是啊,她现在跟小姐又有什么区别?

  沈砚垂眸看了眼怀里的女人,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打声招呼,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今天晚上的事情?”沈长风讶异的看着两人,“她不是你叫的姑娘?”

  沈砚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是我叫的。”

  话音落下,怀里的女人猛地扭过身,双手抱紧他的腰身,埋首在了他怀里。

  柔软的身子在他怀里微微颤抖,微热的湿意沁湿他的衬衣‘灼烧’着他的皮肤,抱着他腰身的双手仿佛在圈住救命稻草一般。

  沈砚下意识伸出一只手搂住了她。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秦轻予,眼底闪过一抹不自然的柔软。

  “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意思?”沈长风笑道。

  “没什么。”

  沈砚抬头看向沈长风:“我有点事要办,先走了,二哥帮我跟言廷他们打声招呼。”

  沈长风不自觉的又瞥了眼他怀里的秦轻予,摆了摆手道:“知道了,路上开车小心。”

  沈砚点点头嗯了一声。

  听到他要走,秦轻予绷紧的心猛然的放松了下来。

  不用沈砚催促她,她主动松开手挽住他的胳膊,低头转过身朝电梯的方向走。

  望着秦轻予的背影,沈长风有些迟疑的单手抱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喃喃道:“背影看着怎么那么熟悉……”

  ——

  离开会所,等沈砚取了车过来,秦轻予主动拉开副驾驶座坐了进去。

  一路上,秦轻予心事重重的望向窗外,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出神了多久,等秦轻予回过神看着窗外的风景的时候,才发现他们走的路线有些似曾相识。

  她不由得紧张起来,回头看着身旁的男人问:“你要带我去哪?”

010不那么讨厌人了

沈砚平视着前面的路况,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

  当车子拐入熟悉的街区后,秦轻予终于坐不住了。

  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脸色也突然变得苍白。

  随着车子距离目的地越来越紧,秦轻予的情绪变得越发的焦躁。

  “放我下去。”她颤抖着双手去拉锁死的车门,“我要回学校,放我下去。”

  沈砚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毕竟这两年多的时间里,秦轻予从未乖顺的服从过他。

  随着秦轻予拍车门的声音越来越大,沈砚才回头不耐道:“安静一会儿,明天早上送你回去。”

  这时,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看到是薄虞淑打过来的电话,沈砚回头看了眼停下动作的秦轻予,才接通电话。

  “喂。”

  “阿砚,你二哥说你们聚会已经散了,你怎么还没回家?”

  “有事吗?”

  电话那边的薄虞淑似乎心情很好,声音里带着愉悦的笑意:“小瑜回来了,都没有在家休息,特意过来看你呢。”

  沈砚有些敷衍的嗯了一声,“知道了。”

  薄虞淑嗔怪道:“别只嘴上说知道了,早点回来知道没有?你们马上就要订婚了,趁着时间多培养培养感情。”

  寂静的车厢里的,手机里的声音泄露了几许。

  秦轻予攥着手掌,薄虞淑电话里说的话,让她焦躁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

  她倚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但内心却抑制不住的激动。

  两年来,她不知道想过多少能摆脱沈砚的方法,却唯独没有想过他结婚。

  以薄虞淑那样强势的禀性,是绝对不允许儿子在外‘红旗飘飘’的抹黑沈家和公司的名誉的。

  一旦沈砚跟别人结了婚,他就不能再来骚扰她了。

  似乎是担心她会听到,沈砚将手机换到耳朵的另一边,通话音量也放低了下去。

  他依旧是敷衍的应了一声,电话那边的薄虞淑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沈砚不耐烦的说了句‘忙完就回去’,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十来分钟后,车子驶入景苑首府。

  停好车,情绪平复下来的秦轻予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时隔两年,当她再次站在这座给予她不好回忆的别墅时,身体与心里深处还是会做出最直接的胆怯和惊慌反应。

  即使她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双手还是忍不住的发凉颤抖。

  她用力攥紧拳头,想要汲取点温暖,但掌心依旧没有一点温度。

  忽然,垂在身侧的手突然被一只干燥的大手握住。

  沈砚动作自然的牵着她的手走进去。

  秦轻予低头看着他的手,心里本能觉得反感,可他掌心的温暖,又让她忍不住的想要汲取。

  她慢慢松开了攥紧的手掌,任由他握住。

  别墅里面很干净,里面的设施看着像是一直有人住在这里一样。

  沈砚换了鞋,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十分少女的粉色拖鞋放在秦轻予的脚边。

  秦轻予盯着地上的那双拖鞋,双脚忽然变得沉重起来。

  两年前,她就是穿着这双拖鞋,在这里被沈砚囚禁了三天。

  如今竟然还要她穿上它。

  “怎么不换鞋?”沈砚回头看了她一眼问道。

  秦轻予抿紧嘴唇,脱掉脚上的鞋,穿着袜子走了进去。

  她走到沙发边坐下,沈砚随手把外套丢在沙发背上,说了句‘做点吃的送上来’,然后就上了楼。

  秦轻予回头看了眼他的背影,想到薄虞淑在电话里说的话,她抿着的唇角微微上扬。

  只要再忍一段时间,她就能摆脱他了。

  想到此,她心情颇好的起身去了厨房。

  妈妈去世前,即使搬出了沈家,秦轻予也一直是娇生惯养的。

  后来跟着叔叔和婶婶一家居住,秦轻予也没怎么做过饭,但叔叔去世后,张莲忙着养家,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她和秦焱,秦轻予也学会了一点。

  这个‘一点’,仅限于下面和西红柿炒鸡蛋。

  书房里,沈砚正在跟国外市场的下属视频谈工作。

  秦轻予端着宵夜进来,他忙的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秦轻予没有心情跟他多说一句话,她将托盘放到他手边后,就转身走了出去。

  门关上,沈砚抬眼扫视了眼手边的食物,眉头微微挑了一下。

  他伸手将那碗面端到面前,嘴角含笑的用筷子挑了挑里面的东西,眼里露出一抹无奈的宠溺。

  视频那边的工作人员,看到一向冷漠不苟言笑的老板竟然这幅表情,惊讶的忘了说话。

  等他的目光看到老板面前的那碗面时,眼角顿时抽搐了一下。

  这一碗绿了吧唧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当他看到沈砚若无其事的从那碗‘绿了吧唧’的东西里,挑起面条吃的时候,眼睛都瞪大了。

  ——

  将厨房收拾干净,秦轻予就上了楼。

  今晚上想离开这里是不可能了。

  她走到楼上,看了看曾经住过的主卧,手握着门把努力试了几次,都没有勇气打开。

  她克服不了自己心里的厌恶与恐惧。

  最终,她还是拎着包去了客卧。

011不折不扣的牲口

不知道沈砚是经常住在这里,还是这里每天都有人打扫,床铺地板都是干净的,倒是免了她在铺床铺。

  洗完澡,没有换洗的衣服,秦轻予就裹着浴巾,借用了洗衣机将洗好的衣服烘了个半干,这样不耽误明天一早穿。

  等她都收拾好躺到床上的时候,掏出包里的手机看到不少未接来电和消息。

  消息是顾微微发的,询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是有事明天就不去训练了。

  电话是张莲打的。

  秦轻予一边给张莲回电话,一边给顾微微回了消息。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的是秦焱的声音。

  “姐,还没休息吗?”

  “没有,小焱打电话有事吗?”

  “没事,就是医生下午过来说了手术的事情,我想跟你说一声。”秦焱说:“赵医生说,明天上午就可以手术了。”

  “明天我请假回去陪你,你不要紧张,医生说了,基本上没有问题,恢复好你就能继续去学校了。”

  秦焱也在那边笑着点头道:“我知道,姐你不用回来了,明天有我妈在。”

  “明天上午没有课,我在学校呆着也没有事情。”

  她想了想明天上午的四节课程,咬了咬牙还是舍弃了。

  正在这时,卧室的门开了。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沈砚。

  秦轻予立刻拉着身上的薄被蒙在头上,跟电话那边的秦焱说了句:“小焱,不跟你说了,我们室友有人睡着了,明天早上我去医院。”

  电话挂断,头上的被子也被拉开了。

  沈砚深邃的双眸里,带着淡淡的不悦看着她:“在跟谁打电话?”

  秦轻予若无其事的把手机放在枕头下面,“我弟弟。”

  闻言,沈砚眼底涌起一抹厌恶的神色。

  他瞟了眼秦轻予被浴巾裹住的胸口,说道:“起来,去主卧睡。”

  “我困了,不想动。”

  说完,她不管不顾的拉着薄被重新盖在头上,侧身背对着他。

  被子里,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秦轻予心里也在打鼓。

  依照沈砚的脾气,估计又要折腾她一番。

  但她等了半天,床边的男人也没有什么动作。

  没多久,外面传来了关门声。

  秦轻予拉开被子,看了眼被关上的门,心里禁不住疑惑起来。

  竟然这么好说话?

  虽然惊讶,但她也乐的清闲。

  只要他不折腾她,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样想着,秦轻予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门口把房间的灯关了,然后上床舒坦的闭上眼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沉浸在梦境中的秦轻予的后背撞进一堵冰凉的胸膛里。

  虽然是夏天,但在凉气充足的房间里,秦轻予还是被冰醒了过来。

  卧室里的还是漆黑一片,沈砚一边把她搂在怀里一边关了空调。

  察觉到她醒了过来,沈砚低沉的声音在她脑后传来:“开着空调睡觉,不怕明天头痛?”

  秦轻予瞥了瞥嘴,在心里暗道了一声‘抠门’,装作不经意的推开他圈在她腰上的手。

  这是她之前在沈家时养成的坏毛病,夏天睡觉时,喜欢把凉气开的足足的,然后裹着被子睡觉,享受这种‘温度均衡’的舒适感。

  沈砚难得好脾气的不计较她的‘任性’,大手摸到她胸口,拽开在她身上裹着的浴巾,从被子里扔了出去。

  秦轻予里里外外的衣服都洗了,此刻没了浴巾,整个人都光溜溜的。

  虽然两人发生过不少次关系了,可秦轻予还是不适应这样光着身子跟他睡在一张床上。

  她立刻捂住胸口蜷缩住身体。

  沈砚圈住她的腰身,声音里带着浅笑低声道:“裹着睡觉不难受?”

  男人沐浴后的清冽气息递入秦轻予的鼻底,犹如他此刻的怀抱,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住了。

  温热的薄唇在她白皙的肩膀上落下,秦轻予忍不住瑟缩了下身体。

  揽在她腰上的大手一点一点拿开她抱紧的手臂,动作温柔的撑着身子将她压在身下。

  室内的冷气渐渐回温,秦轻予觉得自己全身烫的厉害,今天的沈砚也有些与众不同的‘变态’。

  没有以往的粗鲁,也没有以往的简单粗暴,没一个动作都像是在询问她的意见。

  习惯了他以往的粗鲁,现在被他这么对待,秦轻予反而觉得浑身更加不自在了。

  简直像是再对她行刑。

  与其这样被他折磨,不如干脆点。

  她用手揽着被他轻啄的胸口,咬了咬唇肉,别过脸艰难的说道:“……不舒服,你……进来吧。”

蜜宠娇妻:老公,翻墙作案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蜜宠娇妻:老公,翻墙作案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蜜宠娇妻:老公,翻墙作案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主角叫苏璃胡曜辰的小说叫什么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北京PK10计划网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